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情良为成觞》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李意戚五月小说全文

时间:2019-04-14 16:47:12编辑:发呆草

主角叫李意戚五月的小说是《情良为成觞》,本小说的作者是忆笙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到作坊后的日子,渐渐的变得不再忙,王婆那双刁钻毒辣的眼光不再时时刻刻的盯着她,也不再每时每刻的敦促五月做那些永远也干不完的活。李一的话还是不多,虽然李一无论对谁都还是那一副冷冷的表情,但五月知道,其...

情良为成觞

推荐指数:10分

《情良为成觞》在线阅读

《情良为成觞》 第11章 解脱 免费试读

回到作坊后的日子,渐渐的变得不再忙,王婆那双刁钻毒辣的眼光不再时时刻刻的盯着她,也不再每时每刻的敦促五月做那些永远也干不完的活。李一的话还是不多,虽然李一无论对谁都还是那一副冷冷的表情,但五月知道,其实李一并没有恶意,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罢了。

打那天后,段文韬像是换了个性子,每日里呼呼哈和的练着拳脚,誓要练成武林高手。但每每见到李一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拉不开面子,只能恨恨的望向天,没好心的道着歉。

长安也跟在段文韬的后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一的一言一行。

他们惹上的男人很不一般,是高员外家的独子,平时无恶不作,上至街角高龄大爷,下至三岁幼儿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像他们这样的小平民,就算是被欺负也只能是打掉牙往肚里面咽。

高员外家的平生没有受过这种气,也找上门来几次,泼皮无赖的说要纳李一为妾,后来,是王婆出面打发了高员外家的,说是李一是李家大少爷的人。

李家是景城里面的大户人家,官家还要给几分薄面。他们不该带着李一出去的,还好李一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要是真的有了事,这作坊的主人,李家大少爷是不会饶了他们,弄得好的只是离开李家作坊,离开景城,要是弄不好,后果是不敢想象。

虽然这件事之后不再有人提起但还是有人记住了李家作坊里面有李家大少爷的女人,明艳动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作坊里面的人越来越多,时间走的越来越快。日子如流水般匆匆划过。

六月的时候,晚风习习,带着清爽的风慢慢的拂过夏季的石榴花。碧绿的叶子在夏季的晚风中幽幽发亮。

五月和李一的倒是贴近了好多,甚至是段文韬都难得见一面,长安和段文韬都不止一次抱怨她。

能够有段文韬这样的朋友是她修来的福气。

她就知道李一是刀子嘴巴豆腐心。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李一和五月背靠着背,空气中飘着纯纯的酒香。

清风朗月的声音传来,在空旷的夜里一点一点的扩散,有如月亮的高洁,又带着风一般的随性。

几朵白云在空中飘过,挡住了不少的月光,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然后恢复了月亮的洁白,谢谢的月光正好,打在挂满了石榴的石榴树上,晶莹剔透的透出一种叫做神秘的东西。

夏季的夜里空旷安静,月明星稀,五月靠在李一的肩膀上听她哼着轻柔的童谣。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歌声里面还带着年幼的稚气,但是温馨轻柔的音乐还是轻灵婉转的飘在上空。晚风正好,习习扑面。歌词带着不懂的深意围在这个奇怪的组合边上,温馨的不是歌,而是人。

其实,像歌里面说的,感动的不是歌,而是唱的那段情。

“丫头,你说,人是不是只有死了才会得到解脱。”李一低声问道。目光却是流连在高远的天空,似乎是在对着空气说。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些爱爱恨恨的最讨厌了,好在自己有娘疼还有两个相亲相爱的弟弟妹妹。

“呵……”李一对着五月浅浅一笑,眸中藏着莫大的心酸和无奈。

李一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细长的眼线完成一条好看的弧度,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弯弯的,嘴角还荡漾着一股由心传遍全身的暖意。

“一一,你怎么了。”五月问,莫名奇妙的对着她笑,虽然她并不介意李一这样好看的笑容,但是今天的李一似乎是遇见算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这样的笑怎么看都带着勉强的意味在里面。

“没,只是想听你唱唱歌。”

唱歌,这个李一今天是受什么打击了,她戚五月还真的是不会唱歌。她记得今天的王婆可是好心好意的对着李一打招呼,谁都知道这李一是李家二少爷的人,王婆怎么会不给她好脸色看。

不过,一提到这个李家二少爷,倒是长时间没有过来了,不会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吧,不过,有钱人家向来喜欢喜新厌旧,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够理解的,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李一还真的是有的难过了。

“嗯,一一,是不是二少爷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李一白了五月一眼,不说话。

“我知道,你一定是伤心了,不过不要紧,你长得那么漂亮,你还担心你会找不到对你好的人?像二少爷那样的有钱人最讨厌了。”“哦,是吗?”李一似乎是来了莫大的兴趣,“不过,你倒是说说看什么样的人才是好人。”

“你看段文韬啊,我不开心的时候会逗我开心,我难过的时候会陪着我难过,你看,这不是好人是什么人。”五月想了一想如是答道。

“是吗,听您的口气似乎是喜欢他?”李一有点恼了,说话的时候又恢复了以前的冰冷。

“谁说我喜欢他了。”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的秘密,五月红着脸向李一反驳。却不知道在有心人的眼里更是确认无疑。段文韬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会点小聪明,除此以外还会什么,他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对他一片赤诚。

“难道不是?”李一笑道,外人都道李一冷清,不苟言笑,却只有五月知道李一的嘲讽是多么的让人伤心。

“不过他段文韬的确是个好人,好心好意的不求回报的为你鞍前马后。不过,他可是和长安有婚约在身的,你倒是愿意为他委身做小啊?”

“李一,你凭什么这样说。”

他李一当自己是什么人,他凭什么这样的说自己,他凭什么生气,他凭什么作践自己。是自己痴心妄想,以为自己可以和她好好相处,活该被他嘲笑。

“怎么,还不给我说了?”见五月气急败坏的模样,李一倒是笑了,三分邪魅张扬,三分明艳动人,余下四分似乎是在压抑滔天的怒气。

她原本以为,明湖事件后,两个人的关系多多少少的都拉进了一些,可以好好的坐在这里谈天说地,可是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

说到底只是他讨厌自己罢了。

往后的日子,五月似乎都不怎么见过李一。偶尔远远的就看见了李一的袍子,五月也是早早的避开。

所有人都知道五月在躲着李一。

“喲,丫头,这么有闲心还不给我上工去。”王婆瞅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打盹的五月,骂骂咧咧说了一句,而后扭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走了。

看样子像是要见什么重要的人。不过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就听见王婆巴结奉承的声音从后面传进来。

“哎呦,你们看看,这可是贵客啊,还不快迎进来。”

说话间,一干干活的小厮丫头也纷纷的丢下手里的活,跑到大门的两侧,排成整齐的两排,恭恭敬敬的低下头。

五月也识趣的站到了一个位置上。甫一站定,一双酒红色的皂靴就站到了她的眼前。这样的皂靴,她倒是看见过一个人穿,就是李家二少爷,李离。

“喲,王婆,几年没见,你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哈。”

如果说王婆那个模样算的上是漂亮,那么李一就是神了,哦不,李一本来就惊为天人了。五月心里暗暗腹诽。

这样的话一听就知道是在恭维,可是偏偏有人喜欢的不得了。

“三少爷,说的是哪里话。”

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王婆的模样是怎么的灿烂,违心的话听多了,总会当成真的。不过,最近的李家怎么了,少爷整日的在作坊晃荡,是不用做事还是纨绔子弟的一贯做派?

“我那个不争气的大哥还真的是撒手不管了?”

大哥?李家后辈四子二女。长子李弦歌,次子李澜歌,三子李雪歌,四子李承歌。长女李清妃,次女李清丽。李澜歌,表字离,原本是老爷子三姨太的儿子,和这个大少爷年纪相差不大,但是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声名在外,五岁通文,七岁作诗,但却是个庶出。三子雪歌,表字甚。是李家的大夫人所生,虽然是大夫人所生,但是得宠似乎不怎么比得过二少爷,性子有些张扬,嚣张,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在李家的地位,不是长子,也算得上是嫡孙。四子李承歌,现年不过七岁,问比不过二少,地位也不及三少,就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地步,但却是最得老太太的心。至于这个大少爷,李弦歌。唯一知道的就是老爷子已过世的妻子所出。

“喲,少爷,你说的是哪里话,你要知道,最近老爷可是搏命的要找这个大少爷,你说这话就不怕老爷子知道?”

“管他呢,反正我呢是看上了这间铺子,他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五月听的是一愣一愣的,这个三少爷说话的声音总像是带着某些阴谋。

“好了,你们下去吧。总呆着这里也不是个事。”王婆挥挥手,丫头小厮领命退了下去。

一路上五月好奇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王婆对面的少年,五官眉目之间总有些熟悉,具体是在哪里见过却又说不上来。

少年也在这个时候抬起头,生冷的眼神直直的射到五月的身上。五月被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这样的眼神,是杀意,他刚才想杀了自己来着。

不好的预感总是来的很快。

等到五月愿意见到李一的时候,天气已经入秋了。

萧瑟的秋风裹挟了最后的树叶,零星的飘打在惨白的城墙上。总有人要离去。

李家传来丧事:李家老爷重病缠身,终是等不到李家大少爷的回来,撒手西归。

五月被逼着在袖子上缠上白布,说是要给李老爷吊念。作坊里面每个人都是。

李一的心情很不好,阴沉这一个脸。什么也不说,盯着五月的脸好久。这样的相处模式倒是诡异的安静。五月极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

但是却有人更想打破这种局面。

“哟,李姑娘,你可是叫我好找啊。”王婆不想多卖关子,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开口。

李一的目光在五月的脸上逡巡了一会,而后,转过脸,看了一眼王婆,目光没有多做停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王婆有事说就是。”

王婆有一丝的愤怒,但她是个贪财却又贪生怕死的小辈。看着李一那一张让人生恨的脸。她的脑袋在转了两圈后,明白惹上李一并没有好处。

很快,她掩住自己眼中的妒意,谄媚的走了过去,情深意重的拉起李一的手。可是李一的动作更快,在她要走过来的时候就收了袖口的手,留着王婆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而后将王婆刚才握住的地方在身上来回摩擦了几遍,仿佛王婆是带着身让人讨厌的东西。

王婆恨恨的咬了咬牙,这丫头还真是反了天了,几次见了她不躲也不喊,一张冰冷的脸,活生生的像是谁都欠了她。

“王婆,是李家的人叫你来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望向王婆。

李一换了个神态。阴郁的眸子冰冷的盯着王婆。

“不过,王婆,你大可以告诉李家的人,我李意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那样的眼神,不单单能是冷,更有多的是像来自地狱的寒,能在身上生生的扎上几个孔。可是王婆一个转身就看见了后面听的一头雾水的五月,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慢慢的浮现。

不过她的欣喜并没有表现出来,看了一眼李一,背过身,讥讽的笑了笑。

好戏似乎不远了。

而在后面的五月呆愣的看着王婆如走马观花的一个过场,他并不知道这个一和意的区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一会把一说成是意。

情良为成觞

情良为成觞

作者:忆笙箫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情良为成觞》这本书我给五星,我觉得这本书很精彩,无论是招式的描写,还是感情关系的处理,我觉得都很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