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乱世逍遥记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白慕华朱英)

时间:2019-06-28 15:07:03编辑:冷残影

经典小说《乱世逍遥记》是常居九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慕华朱英,内容主要讲述:程青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一急,忙问:“怎么,你与杨大哥在这里一同游玩过?”红绫仙子正想往事,忽然听了这话,不禁‘噗嗤’一笑,说道:“我又不识得你杨大哥,怎么会与他到此同游?”程青当即松了口气,红绫仙子见...

乱世逍遥记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逍遥记》在线阅读

《乱世逍遥记》 第一二章 太湖深处 免费试读

程青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一急,忙问:“怎么,你与杨大哥在这里一同游玩过?”

红绫仙子正想往事,忽然听了这话,不禁‘噗嗤’一笑,说道:“我又不识得你杨大哥,怎么会与他到此同游?”

程青当即松了口气,红绫仙子见她这般记挂着杨君,叹口气道:“这几日在路上冷淡了你,你叫什么名字?”

程青听她话声温柔,犹如自己的母亲一般,便道:“我叫程青。”

红绫仙子想起自己十余年来茕茕孑立,虽是洒脱,心底难免孤独,这时眼里柔情无限地瞧着程青,道:“即便你不认我做师父,准我叫你青儿吗?”

程青离家已有十来日,心中常自思念母亲,平日里母亲也是这般叫她,今日听红绫仙子叫起,心中对她好意递增,点头答允道:“嗯。”

红绫仙子见她答允,心中一喜,忙唤了声“青儿”。程青听在耳中,只觉心里温暖无比,一时忘了程秋水不准其拜人为师的话,笑道:“神仙姊姊,只要你以后不再对我凶巴巴的,我便肯叫你做师父。”

红绫仙子登时眼前一亮,喜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肯认我做师父?你不怕你妈妈责怪你了?”她一连问了三句,显是惊喜已极。程青点头答应,红绫仙子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轻声道:“你既叫我师父,便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又怎会忍心凶你?”

程青只觉肩头有水滴滴下来,抬头看去,原来是红绫仙子落的泪水,心道:“神仙姊姊不知受了谁的欺凌,竟让她一个人活在世上,受这般孤独,今后须得想法子使她快乐起来。”随即问道:“神仙姊姊,你带我来苏州做什么?”

红绫仙子苦笑一声,叹道:“也没什么,许久没来了,来瞧瞧。”程青见她心事甚重,是以不便再问。

红绫仙子当年误入情障,孤孤独独十余年,如今好容易有了个伴,心中自然欢喜无限。那泪珠却不知是因从此有了伴儿,喜极而落,还是旧地重游,相思所落?

两人在舟上说了几个时辰的话,不觉间暮色降临,天上已始繁星点点,明月初升,似此良宵,两人心中只觉说不出的舒畅。不知不觉已划进一片芦苇丛中,许多莲叶傍在芦苇之旁,程青顺手摘了一颗莲子,剥开皮来,月光照耀之下,但觉皮肉光洁,送入嘴中甘香爽脆,清甜非凡。不觉笑道:“这莲子清而不腻,真好吃。”说着又摘了一颗剥开递给红绫仙子,红绫仙子放入口中,莞尔一笑。

程青见她笑靥如花,便如十七八岁的姑娘一般,心道:“神仙姊姊如此貌美,不知哪个瞎了眼的要令她难过?”正想间,忽“咦”地一声,手指前方说道:“神仙姊姊,你瞧那是什么?”

红绫仙子顺着她手指转头看去,只见前面隐约泛起微光,登感大奇,暗想这芦苇深处哪来光火?道:“咱们去看看。”说着扳动船桨,朝那光亮处划去。

待划得一段行程,已隐约看出,那光亮是从一个庄子照射而出,两人均感大奇,红绫仙子道:“想不到这芦苇深处竟有人家?”

只见那庄子建在湖面,尤似搭桥一般砌石而成地面,上面盖有数间屋子,由几处院子连接而成。程青见庄子设在如此隐蔽之处,心中好奇登生,道:“神仙姊姊,不去咱们上去看看?”

红绫仙子也自好奇,点头答允,两人靠近庄边,相继登上庄去。只见庄门大开,匾额上镶着“致远庄”三个大字,细一看去,但见庄中有假山石,曲栏环抱,垂柳依依,其境似一林苑。两人不由得暗暗赞叹,心想江南人杰地灵,这庄主竟将庄子建的如此精致。

两人缓缓向庄内走去,隐隐听见正厅有人说话,当即止步。只听一男子道:“如今师兄不知去了何处,师父闭关未出,此事晚辈又做不了主意,还请王前辈示下。”又听得另一位年纪较大的男子道:“我心中虽敬沈掌门,但于朝廷之事,管不了,管不了!”

红绫仙子听那男子声音,想必便是逍遥门的徐嵩,待听他说到白慕华不知去了何处,霎时间,心中无数往事如电光石火般一闪而过,眼中竟自泪花闪闪,幽怨无比。

徐嵩见那男子不肯理会,想到朱勇在牢中定是受尽苦楚,心中一急,道:“此事关系到我大明百姓,难道王前辈也要坐视不管?”

那姓王的大笑一声,道:“大明百姓遭殃,也只能怪皇帝昏庸,任用奸臣,岂是你我便能改变的?何况我僻处这江南之地,也不见得未必便受靼子之辱。”

这徐嵩虽也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之士,但当时既受白慕华之嘱,如今朱勇又被关押,此刻更不知受着何等的折磨,是以心中急切,道:“晚辈敬重王前辈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当年为了家国,随程盟主一起征战,不知手刃多少外敌,又是萧老前辈爱婿,想萧老前辈与家师关系颇好,晚辈这才来请教,想不到也是徒有虚名。”

那姓王的更不理会,道:“我王复平是怎样的人要你来说?若非瞧在沈掌门人的面上,今日岂能容你如此不敬!你快些走罢,朝廷之事,我说了不管就是不管。”

红绫仙子在院中听得那人叫作王复平,心头一震,暗道:“王复平?这老贼许多年不在江湖上露面,原来隐居此间。”

程青手挽着她,只觉她身上微颤抖一下,轻声问道:“神仙姊姊,你怎么了?”红绫仙子示意她不可说话,程青一奇,暗道:“在青城寨那十个恶人见到神仙姊姊也自唯唯诺诺不敢多言,何以今日神仙姊姊竟害怕起来?”红绫仙子既不让她多言,她也不便相问,轻声道:“神仙姊姊,咱们走吧,别教人家当作了强盗。”说着拉了她手转身便走,哪想红绫仙子一心要听他们说话,程青竟拉她不动,反被摔倒在地。

“什么人!”王复平闻得屋外响动,喝了一声。红绫仙子情知不妙,暗叫声“糟糕”,急扶起程青便往庄外跃去,其脚步矫健,片刻间便回到小舟上,两人急扳动船桨快速划走。待王复平奔出庄外,那小船已划得有些远了,趁着月光,只依稀能看见有两个人影,暗道:“这两人身法好快,不知是谁?”当即在地下拾起石子,鼓劲催发,向两人激射而去。红绫仙子闻得风声,双袖一挥,一股内力使出,硬将那几粒石子挡了下来。

王复平见这人内力浑厚,急忙从袖中拿出一件物事来,朝天一拉,原来却是自制的烟花筒,被他这么一拉,便听得“嗖”的一声,那烟花弹径自飞向天空“砰”地一声炸了开来,五颜六色的,瞬间便没了。

程青见这烟花好看,笑道:“好美啊,要是再多放几颗那才好呢。”

红绫仙子见她不知世故,道:“快些划罢,附近想必有人,这烟花是用作信号的。”

程青道:“神仙姊姊功夫这般了得,再多人我也不怕。”

红绫仙子见她天真,道:“这里却有这世上我怕的人。”

程青一奇,问道:“是谁,会比神仙姊姊还厉害?我可不信。”

红绫仙子历来性子怪癖,这时心中急切,程青又喋喋不休,略有不耐烦之意,道:“你怎地这般啰嗦?”程青见她又显凶意,当下住口不语,急板浆划船。

这时两人又划至芦苇丛中,但见这丛中水路曲折交错,此时夜深,加之两人来时悠然自得,全没记住出路,此刻不免心中暗暗着急,红绫仙子暗忖:“在水上完全施展不开手脚,若是有人在这丛中设有埋伏,那可如何是好?”当下也不多想,随便找了一条水路快速划去,如此曲曲折折划了半个多时辰总是划不出芦苇丛,程青急道:“咱们进来时也没要多久,怎地现在划了这么久还出不去?”

红绫仙子不答她话,又始板浆前行,一路在芦苇上划下痕迹以做记号。又划得一盏茶时分,红绫仙子见两旁的芦苇上正有适才自己做下的记号,心中登时又急又怒,喝道:“何人在此戏弄,还请出来相见。”

这时远远传来一女声,道:“贵客远来敝庄,何不到庄中一叙?”

红绫仙子闻得这声音中气充沛,不由得心中一惊,暗道:“想不到王复平那老贼身边竟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不敢发怒,沉声道:“你我不曾识得,没什么好叙,还望指点去路。”

那女子忽长声大笑,笑声甫歇,红绫仙子两旁的芦苇便迅速移动起来,忽左忽右,如此绕了一圈,竟将两人团团围在芦苇丛中,红绫仙子再也按耐不住,厉声道:“远来是客,你胆敢戏弄于我!”那声音笑道:“你擅闯我千日红庄,我倒要瞧瞧你有什么能耐。”

程青眼见两人被围困此间,叫道:“你敢惹怒神仙姊姊,终会有你好瞧的。”话音刚落,只听得“嗖嗖”几声,无数菱子自芦苇里向两人激射而来,两人急挥袖格挡。

程青随母亲习武日久,此时避挡暗器,倒也丝毫不费气力。红绫仙子见这些菱子所出的劲力各不相同,猜测这芦苇中伏有一二十名敌人,以力道看来,这一二十名本领俱都低微,倒也不足为惧,只是适才说话那女的却难对付。这时见芦苇中菱子不断射出,程青早已手臂酸软,红绫仙子心中发怒,再也按耐不住,一声清啸,喝道:“不知好歹!我红绫仙子行走江湖,几时被人这般折辱过?”倏地双脚一跃,整个人腾空而起,只一瞬之间,双掌连连向芦苇中拍去,但见一股股内劲所引发的气流急冲而出,使得正是自己的成名功夫“阴冥掌”。

这阴冥掌乃是至阴至毒的掌法,其力道柔而不弱,但凡中了此掌,其寒气渗入体内,若不及时运功护住五脏,逼出寒气,不消一个时辰便将全身腐烂而死。

红绫仙子落入船中,只闻得芦苇中发出声声惨叫。程青见她这般了得,心中惊喜交集,笑道:“我说了神仙姊姊会要你们好瞧,你们却偏不信。”

适才那女声又响起:“江湖上传闻,红绫仙子以人肉为刀俎,杀之不眨眼,今日得见,果真是名下无虚。”红绫仙子嘴角轻笑,道:“承蒙抬举,还请指点出路。”

话音刚毕,四周的芦苇丛又始移动起来,忽左忽右,已散在小舟两旁,退出一条水路来。两人均感大喜,红绫仙子道了声谢,急板浆前行。

两人划得片刻,见前面又有一所庄园,红绫仙子登觉不妙,急忙调转船头,却见后面已被芦苇死死堵住,再无退路。红绫仙子心中恼怒,暗道:“想我一生横行江湖,今日岂能任一个名不见传的女子所辱。”当下将心一横,把小船泊在庄边,携了程青的手便上岸去。

只见这庄子与适才那“致远庄”大不相同。这庄唤作“千日红庄”,庄墙之外种了许多盆花,因是深夜,不知是何种名花,但借着月光看去,倒也知些这些花儿开的分外美丽。红绫仙子见庄门紧闭,叫道:“敢问庄主大名,还请出来一见。”

适才那女子在庄中说道:“你我素无恩怨,还请自便。不过那小妮子长的精致,须得留下来,以谢这闯庄之罪。”

红绫仙子向来自大,这时听她说话傲慢,毫无将她放在眼底之意,苦于尚未摸清对方底细,只得强自忍着怒气,道:“这姑娘是我徒儿,岂能拱手让人?”

那女子长声一笑,道:“素闻红绫仙子横行江湖,独来独去,不知何时做起了师父?”

红绫仙子道:“我做不做师父,与你有何相干?”

正说话间,只见那水路中有只小船划过来,隐约可见到船中有两个人影,只听其中一人叫道:“紫霞,可见到敌人了吗?”

小说《乱世逍遥记》 第一二章 太湖深处 试读结束。

乱世逍遥记

乱世逍遥记

作者:常居九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乱世逍遥记》很喜欢这种不是很热血小白又不失装逼打脸的爽文,主角虽看似万能,但也付出了很多汗水,想得到什么东西也是自己努力,人物塑造也不错,作者加油写下去,支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