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陈天识罗琴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陈天识罗琴主角的小说

时间:2021-04-29 15:06:53编辑:素流年

小说主角是陈天识罗琴的小说是《禁天逍遥》,是作者奇人传说创作的武侠仙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统领追出几步,蓦然想起一个念头,道:“是了,我也看过那天师府的道士,华冠美服,何曾象你这般的邋遢?”道士拂尘轻轻荡漾,不以为然,道:“他们都是画符驱鬼的大圣人,又能呼风唤雨,保全这大宋半壁江...

禁天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禁天逍遥》在线阅读

《禁天逍遥》 第2章 欲戏风云奈何真(贰 免费试读

——)——统领追出几步,蓦然想起一个念头,道:“是了,我也看过那天师府的道士,华冠美服,何曾象你这般的邋遢?”道士拂尘轻轻荡漾,不以为然,道:“他们都是画符驱鬼的大圣人,又能呼风唤雨,保全这大宋半壁江山的安危,我闲云野鹤,一介土道,哪里会有这般的本事?”统领道:“你这野人,必定是金国派来的探子。”——

道人咦道:“先前你不是说道两国亲善么?既然如此,那里还有什么奸细?若是看我不顺眼,只管拔出刀来砍斫就是了,何必反复矛盾,扣上这等得罪你家金国老子的帽子?”那统领闻言,面色羞臊涨红,骂道:“你也不是那金国的探子,必定是辽人余孽。”其时辽国早已被完颜阿骨打所灭,契丹一族或是没入女真,或是流离江南,还有一支率部西迁,建立国家,史称西辽——

统领拔出腰刀,喝道:“如果你真是辽人,现在便可砍下你的头颅。”道人不慌不忙,道:“我这头颅架在脖子上,如今肩膀酸疼,正好摘下来休息一番。罢了,罢了,你要是不嫌累,便将这头颅拎了去,回到兵营之中,也好向老爷请赏,多少日的茶酒钱唾手可得,也休要亲自压榨百姓、鱼肉乡里了。”——

他若无其事,果真是不在乎自己的首级,统领喜道:“你既然承认了自己的罪状,我也饶你不得。”一刀便往他脖上砍来。道士笑道:“可惜你这刀锈破了一些,动作委实也缓慢迟滞了一些,我的颈脖难受,哪里还有耐性等候得许久?”微微侧身避过,看他空档大开,于是一脚踢出,不偏不倚,一个脚面正踹上对方的肚腹——

那统领躲避不及,惊道:“你敢反抗?”只觉得一阵疼痛,哎哟一声,踉踉跄跄地往后跌去,又被地上的石块磕碰一下,顿时那捏不住,扑通摔倒在地。众人看他狼狈不堪,灰头土脸,心中窃喜,只是迫于他往日的积威,不敢公开取笑,暗暗鼓掌喝彩——

这一跤跌得正好,匍匐之时,刀鞘不能平摊,戳中了统领的大腿,便看他呲牙咧嘴,急急撩开裤腿察验,却见膝盖以上,青淤了一大片,不由又气又怕,喝到:“你们还在那里浑浑噩噩地发呆作甚?此人谋还大宋官爷,罪大恶极,还不上去将他擒拿?”——

一个官兵问道:“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统领呸道:“你要是能够活擒他,我赏银分你一半,奶奶的,若是落在了我的手里,且看我怎样收拾他?”道人哈哈大笑,道:“还是活的值钱。”——

陈天识忖道:“这道人虽然手脚利落,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躲得左边的一戳,却未必能够躲开右边一击。这些官兵极其歹毒,若是被他们得手,就是不死,也要重伤。”不禁暗暗替他担忧,陡然听见道人一声大喝,双手袍袖挥出,正迎住刺将来的无数长枪,双膝弯屈弹跳,一进一退,便将两个袖子卷住尖刃,团团裹住。官兵大惊,鼓足精神往后面回拔,孰料道人的气力甚大,呼喝得半日,几个人的身子尽皆往后面仰去,就是吃奶的劲道也用上了,依旧纹丝不动——

道人笑道:“这些破铜烂铁杀不得金狗,都是废物,便是送给我,我也决计不要的。你们小气,舍不得,即刻还给你们就是了。”身子微微一颤,两只袖口猛然张开,众官兵始料不及,大出意外,轰隆甩到地上,相互倾轧拥抱,乱作了一团。众人再也按捺不住,尽皆捧腹大笑——

统领骂道:“你们这些狗才,平日里一个个自命不凡,以为英雄,如何连一个牛鼻子也奈何不得?我若非先前不慎,中了他的暗算,但凭一己之力,就能轻易将他制服。”道人笑道:“原来如此!是了,我懂得一些推拿**之术,且替你推宫活血一番。你要是走得,便再来拎我的首级好了。”大步往他走去,只惊得统领魂飞魄散,忙不迭往后爬去,颤声道:“你要做什么?我可是朝廷的效用命官,你万万不能害我。”道人道:“我观他们脸上刺字,独独你的面色却是光滑得紧,早知道你不是征用的军爷了。也正因为如此,身份不同,所以我才要拍拍你的马屁,讨好奉承。”——

他笑容可掬,但在统领眼中,却是笑里藏刀,心惊肉跳,急道:“不需你来**,你快快滚开。”见道人欺到了身前,牙关一咬,奋力一刀劈去,却被他把刀夺下,笑道:“走不得,走不得,这马屁还不曾拍呢。”拂尘落下,压在统领盔甲之上,让他动弹不得,抬起手来,果真就在那肥厚的**上拍了三下。便听得统领如杀猪一般大声惨叫,道:“好,好,你厉害,这三下我都记下了。”——

道人咦道:“你都记下了么?印象如此深刻,贫道就再送你三下。”巴掌轻轻击去,统领满头大汗,颤声道:“你这是什么妖法?就如…就如…”道人怒道:“就如什么?狗贼,我好心好意拍马屁,你怎敢肆意污蔑,说这是妖法?”抬手又是三下——

那统领负痛不得,眼泪也疼出来了,哭道:“不是妖法,不是妖法,爷爷,都是小人该死,胡乱说话,你大人有大量,便饶我一条性命吧?”道人摇头道:“我是出家之人,以慈悲为善,又何时说过要取你的性命?”——

统领满脸苦相,道:“你动辄拍打三下,每一下就象是千斤的大锤用力砸来,**再是肉厚,里面的骨头也要碎了,求爷爷莫要再拍‘马屁’了,小人福份浅薄,实在担当不得了。若是再架上三分殷勤,小人真要痛死了,道爷索性慈悲,夺了我的魂魄罢了。”道人将拂尘微微抬起,让他空出一只手来,道:“这腿上的淤血,也不要我**了吗?”统领连声道:“不过是些许的磕碰而已,实在不敢劳烦爷爷金手。”——

道人哼道:“既然如此,我也省些气力,只是你家爷爷是金国的狗鞑子,休要将我与他们相提并论。”统领爬起,将手下官兵召集起来,又扑通跪倒,磕头道:“小人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爷爷…道爷乃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多多冒犯之处,还道爷恕罪。”道人冷笑道:“你们不曾在江湖上走动,又如何知道我是什么绝顶高手?终究是你们平日里疏于训练,否则怎会一招半式,便被我打倒?日后要是金兵南侵,让你们前去御敌,还不是白白送死么?你们要苟全性命,自然就会投降,却该知晓那狗鞑子虽然凶狠残忍,却最是佩服英雄,那里会怜悯你们的小命。到时就如那说书先生所言,反倒轻而易举地将你们头颅砍下,缚在腰间马脖,领取赏钱。”——

统领唯唯诺诺,道:“道爷说得极是,我们这便回去勤学苦练,保卫国家。这说书先生不仅无过,反倒有功。”——

道人微微一笑,窥破他心中却是另外的一番心思,道:“你莫非在想,我是游方道士,断然不会在此地逗留太长的时间。等我走后,再来寻他们晦气不迟。便是此处来不得了,南宋尚有半壁江山,且盘据江南富庶鱼米之地,也算得地大物博,便是到别处敲诈勒索也是一样的?嘿嘿,我的记忆甚好,遇上了为非作歹之人,若是那大奸大恶之辈,即刻就要取他性命;若是小恶胡为之人,第一次略施惩罚,要他改过,如果不听良言相劝,执迷不悟,第二次干坏事被我撞见,定然会砍下他的人头,决不留情。”——

统领闻言,额头不禁冷汗涔涔,忖道:“这牛鼻子莫非会卜算的神通不成,如何我心中所想,都被他猜中了?”——

道人叹道:“我说的不是虚言,你们且看。”一掌往身旁的一棵树干劈去,就听见咔嚓一声,将其断为两截。统领大惊失色,慌忙磕头道:“小人从此改过自新,决不为难百姓。”后面一众官兵随声附和,狼狈离去——

众人见宋军走远,纷纷鼓掌称赞,便邀他留下,开馆授徒。道人笑道:“我与故人相约,这一身的本领只能传授于某人,贫道虽然惫懒无赖,却也不敢背信弃义。”又道:“这镇中陈员外的府第,不知是在哪里?”有人道:“我们镇子富裕,便是陈员外就有三位,你说的是那一位?”道人哦道:“分别经年,具体情形我也不太知晓,是了,听闻他曾捐资建庙。”众人摇头道:“镇里有两座庙,一座是承庵庙,是镇东陈员外所建,一座是铁牛庙,为镇西陈员外捐献。”

小说《禁天逍遥》 第2章 欲戏风云奈何真(贰 试读结束。

禁天逍遥

禁天逍遥

作者:奇人传说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刚看了几章《禁天逍遥》,其实前面几章很具有吸引力。仿佛自己就是里面的人物。我看哭了,眼泪是内种不停止的写的很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