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柳天赐上官红小说 第3章 邪地灵童2无错版阅读

时间:2022-06-03 10:03:05编辑:红人館

独家完整版小说《龙征江湖》是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天赐上官红,内容主要讲述:大家都目瞪口呆注视这五个首要人物,大气都不敢出,谁也没注意到趴在地上的小孩所发出的笑声特别刺耳。“小子,你不...

龙征江湖

推荐指数:10分

《龙征江湖》在线阅读

《龙征江湖》 第3章 邪地灵童2 免费试读

大家都目瞪口呆注视这五个首要人物,大气都不敢出,谁也没注意到趴在地上的小孩所发出的笑声特别刺耳。

“小子,你不要命,还笑!”上官敏俊面绯红,她从天赐的笑声中感觉到这小子发现了什么破绽,脚微一晃,已把天赐的头踩在脚下,天赐“哎哟”一声再也叫不出来,因为他嘴巴已被一颗蓝珍珠堵住了,“还叫!”上官敏感到很恼怒,当一个秘密被一个不相干的人识破,肯定会恼羞成怒,上官敏脚一晃,已踩到天赐颈上,这一提一放,那颗蓝色的珍珠已被天赐活活地吞下去了,天赐觉得哽得难受,而旁人,谁也不知道他在一瞬间吞了一颗珍珠。

“刷”吴鸾一招“白猿献果”直刺上官敏面门,一个女孩平白遭人戏耍,剑随气发,这一招本不是什么杀着,只是想来将上官敏逼退,但随气而使,剑势凌厉。

上官敏此时手上没有兵器,但只要懂点武功向后急退就可以化解,不料上官敏伸臂平划而上,不退反进,直扣吴鸾的合谷穴。合谷穴乃人手上的大穴,如果被制就全身麻木,上官敏拿捏恰到好处,在外人看起来,像是吴鸾故意送给她捏住,进而吴鸾的乳中穴被点,上官敏一拉一带,居然把吴鸾抱个正着,还顺口在她的香腮吻了一下,这一连串的动作,上官敏一气呵成,只是一个意念的时间。

同时,吴龙、吴虎、吴凤抡剑扇形弧线而上,想救出吴鸾。无孔四象剑阵讲究配合,循环补给,首尾呼应,而在艮位缺了吴鸾,加上吴鸾满面通红贴在上官敏胸口,这使吴氏三兄妹大受牵制。

上官敏在以右脚为圆心,左脚为半径,如花丛飞蝶,穿梭在吴氏兄妹的剑阵中,身影敏捷飘逸俊秀。

“原来无孔四象剑阵这般厉害,嗯,我倒想见识见识真正的无孔四象剑阵。”上官敏松开吴鸾被封穴道,放开怀抱,吴鸾又羞又急,一鹤冲天反手一剑梅开二度,迅速添补艮位。

由于吴鸾的加入,无孔四象剑阵变得灵动起来,首尾连动,吴龙占据巽位,吴虎武功最强占据巳位控制全局,吴凤站在田位专攻上官敏的下盘,剑影翻飞,人随阵动。上官敏才知太高估自己,脸色凝重起来,显然要全力应付,因为阵势一动,她便要顾忌前、后、左、上、中、下各个方位。

“四象登天”处在巳位的吴虎低吼,陡然,吴鸾、吴凤分别跃上吴龙、吴虎肩头,形成重叠剑阵,互对翻转,就像玩杂技似的,空中幻成道道剑光,在地下形成一片剑网,这对上官敏来说,险象环生。

其实上官敏心里也很着急,只是小姑娘家心高气傲,生性顽皮,把大事都抛在脑后。

原来她爹上官雄同吴孔本为岳飞手下得力干将,据守汴梁,在贺兰山一战中,长子上官敏阵亡,上官雄万念俱灰,加上战友吴孔隐退巴蜀,岳飞遭秦桧陷害,蓦地,感到世态无情,天道不酬好人。

人不在不幸中崛起,就在不幸中沉沦。

上官雄屡遭不幸,壮志未酬,空负浑身绝技,他不甘心,他要做一个号令江湖的武林盟主,他不愿默默无闻地隐退,他要重新崛起,于是他就与部下密谋,发动兵变,洗劫了汴京城宫廷宝物,携带巨额财富,上官雄倒戈投靠成吉思汗,凭着他的高超武功、过人的机智,很快取得成吉思汗的信任,被封为南下的金刀统领。

上官雄地位显赫,带领百万蒙古大军,誓师南下何等风光,蒙古骑兵兵强马壮,所向披靡,南下势如破竹,中原大地烽烟四起生灵涂炭,上官雄已占领大半个中原。

然而上官雄成天忧思重重,因为他心中埋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他趁兵权在握之时收集天下武功秘笈,遗落在外的只有龙尊的夺魂心经、天山的“雪花掌”、大理的“随形剑气”、武当的“百变神功”、天龙派的“吐功大法”等几种绝世神功。

天下万事本是于人所想,既然能想,他上官雄就能做到,到上官雄能做到这么事后,什么被武林称为一尊、三圣、四怪、六魔的头号人物,到时还不是听我上官雄的号令,统治武林,控制武林风云变幻的人一向不是武林绝顶高手,因为他们武学达到最高境界,就会套上佛法枷锁,因一些伪善的佛法伦理束缚自己,紧紧地困住自己。

统治武林是要心智和魄力,上官雄具备这样的雄心和魄力。

这世上没有什么上官雄办不到的事,但有一件使他最头痛也最辣手的事,就是上官红,上官红芳龄十六长得倾国倾城,但全不具有女孩子的温柔贤淑,纯粹是家里的小邪神,惹事生非,诡计多端,总之,天下一些希奇古怪的点子,她都能想得出,上官雄预感到他这惟一宝贝女儿迟早要惹出弥天大祸。

没想到现实来得这么快。

上官雄到下面巡视军营,上官红感到百无聊赖到处抓蟋蟀,她想和街上的小混混斗蟋蟀,突然,她看到一只小松鼠跳入后院寻食,小松鼠看到有人,赶紧逃跑,上官红正愁没东西可玩,因为军营里的人对她敬若神灵,处处让着她,她觉得玩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成天抓些兔子、鸟雀之类的小动物养在家里,这只小松鼠使她精神为之一振,一提气,几个起纵,就把小松鼠又逼回后院,小松鼠本是到后院觅食,没想到碰上了这个小煞星。

统领府的后院宽敞开阔,但小松鼠被追得无处可逃,好几次差点被生擒活捉,小松鼠亡命奔逃,倏地钻进墙角一个平时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小洞。

如果小松鼠轻而易举地被上官红抓住,倒反而使她兴味索然,可这只小松鼠激发了她的兴致,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上官红找来一根长棍子向里面捅,谁知这小洞极深,棍子没触到底。上官红找了几个火把点燃向里面灌烟,不一会儿,小松鼠灰头灰脸地逃了出来,可小松鼠的脚却被缠上了小红绳子,也因此动作迟钝,刚出洞口就被上官红逮个正着,可小松鼠脚上怎么缠着红绳子,哪里来的红绳子?上官红想扯出洞里的红绳子,一拉,突然“轰”的一声,两边的墙角向两边分开,墙角出现了一扇小门,一股阴气扑面而来。

是进去还是逃离?上官红被震住了,这熟悉的后院居然有一扇门,门里面又是什么?上官红浑然忘记手里的小松鼠,小松鼠此时突然用力一挣,“吱”的一声溜走了。

强烈的好奇心还是使上官红走进了刚开的小门。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上官红在摸索中前进,这入口好像一直向下延伸,全是人工凿成的台阶,约一炷香功夫,上官红走到台阶尽头,上官红听到刀枪兵器的撞击声,似乎有千军万马在拼命厮杀。

上官红贴着石壁,冷汗直冒。

上官红屏气前行,前面打斗声愈来愈清晰,似乎转了一个角,豁然开朗,原来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府第,墙壁上的巨烛将里面照得如同白昼,一百多名打着赤膊的汉子在拼命厮杀,奇怪的是他们似乎没有痛感,上官红亲眼看到一个汉子被另一个汉子的剑穿胸而过,可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依然徒手进攻,将对方头“咔嚓”一声扭断了。如此残酷的搏杀,连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上官红也被吓得目瞪口呆。

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没有人性的药人,他们怎么在自家后院的地底下,受谁的控制……上官红一下子理不出一个头绪,一筹莫展。

这是一个谜,上官红很想知道这个谜底。

那些药人无视上官红的存在,看都不看她一眼。上官红穿过庭堂,里面还有豪华气派的书房,陈设着名门各派的武功秘笈,突然她看到父亲上官雄端坐在书桌前凝视着她。

上官红宛如抓住救命稻草,一下子想扑进父亲的怀里,上官雄虽成天冷若冰霜,难见笑容,却只除在上官红的面前,也只有上官红才能在他面前撒娇,可父亲不是出去巡防去了,怎么又能坐在这地穴中呢?上官红一拉父亲的手,一股凉意由脚底升起,因为她面前是一具做得惟妙惟肖的蜡人,连亲生女儿也没辨出来的蜡人,蜡像的后面挂着一幅巨大的横幅,中央写着“日月神教”四个大字,左边写“万死不辞,振我神教”,右边写“一统武林,四海归心”。

上官红大惑不解,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又说不上到底是什么。

书房的后面还有一间密室,里面有五个蜡人像,第一个蜡人像手里拿着一颗蓝色珍珠,身上写着吴孔夺魂心经,第二具蜡像是一个中年汉子,满脸钢须如针,手里拿着一根晶莹透亮的笛子,身上写着罗震云“雪花掌”,第三具蜡像是个皇帝模样的人,拿着一卷书面为“随形剑气”四字,身上写着:段理佳,第四具蜡像是个道姑,手里拿着一块白绢,身上写着“百变神功”,第五具蜡像是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紫色的葫芦,身上写着:天龙圣老,这五具蜡像的胸口都挂了一块玄铁牌,上面只一个红字“杀”,这块玄铁牌像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不一会儿,上官红走出地道,人恍惚似在梦中,她意识到这件事非同小可,有可能改变她一生的命运,但洞中的秘密更使她不寒而栗。

上官雄更是怒不可遏,大丈夫要成就一番事业必须有所牺牲,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最痛最怜的女儿,这难道是天意,要杀的是自己的女儿,上官雄站在密室里,看着掉在地上的玉佩,这块玉佩是上官雄在女儿刚满周岁时带在她脖子上的,显然是上官红仓促出去时被什么东西扯下来的。

上官雄痛恨自己大意关了密室里所有的机关,不然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这些药人,一百零八个药人,这所有的武林秘笈,这机关重重的密室,花费了上官雄半生的心血。

本来被抓进密室的有三百个青年人,都是体格健壮根骨奇特的青年人,他们每天都要泡在药水里一个时辰,然后参照武林秘笈练习各门各派的精要。由于没有人性,这些药人没有七情六欲,不存在痛苦和欢乐,只是一具战而不死的肉体,每天又不停地厮杀,上官雄相信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留下的就是优秀的,每天厮杀,每天都有药人在厮杀中死去,上官雄只想留下两个“金刚”和“不死”,这是厮杀产生的最后结果,其它的药人只是这两个精华练习的靶子,可这一切……

“嗯,哈……”上官雄发出阴森的冷笑,“不,决不能让第二人知道。”

上官雄推开女儿的闺房,红儿不在,到哪里去了?必须马上找到她,多活一刻就多一份危险。

“老爷,老爷不好了,小姐,她……她……”

“在哪里!”上官雄感到什么已经发生。

妻子居赛花提着女儿的绣花鞋趴在井口,哭得死去活来,这是一口荒废多年的古井。

“不要哭了,把井封了!”前面一句话是对居赛花说的,后面一句话是对随从说的,顷刻之间,古井就消失了,上官红在他的心目中如同古井一样消失了。

月光的清辉洒在远方黑黝黝的山峰上,就像母亲的手抚摸在上官红的脸上,徐徐晚风送来夜虫的鸣叫,从小住在深宫大院,集宠爱于一身的上官红骑在马上,漫无目的地前进,苍茫茫的天崖路,何处是我家?家,上官红猛的打了一个寒颤,如今她是一个有家不能归的人,孤单凄凉袭上心头。

不经意闯进密室,上官红冥冥中感到将有一场灾难降临在自己身上,她决定逃出来,何况她早就向往外面的世界,她要逃离这个家,于是,她赶紧给自己制了一尊蜡像,穿上自己的衣服,在古井边脱下鞋,将蜡像投入井中,怀揣着几个大金元宝,纵马疾驰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蓦地感到无助的凄凉,该到哪里去呢?

上官红的脑海中浮现吴孔大人,什么将哥哥上官敏指腹为婿,夺魂心经……似乎世上最亲近的就是吴孔伯父,进而一想,自己的易容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什么不假扮哥哥上官敏骗取什么夺魂心经。她不知夺魂心经是一部武功秘笈,只知爹爹把它列在第一位,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上官红为自己的计划感到高兴,忽然觉得人做得有目的了,好像去完成一种使命,纵马向西南走去。

从汴京到巴蜀,路程遥远,但上官红天性好玩,有花不完的金子,一路游山玩水,虽然碰到江湖一些三流角色看到她的衣着华丽起了歹心,都被她一两招打得屁滚尿滚,心想,天下武功不过如此,想在家里的爹爹把无孔四象剑阵吹得如何如何厉害,她倒想见识见识,于是才有上官红盗取蓝珠后又留下记号引起“巴蜀四杰”追到丽春院的故事。

“无孔四象剑阵”发挥它应有的威力,剑圈愈缩愈小,紧紧地将上官红裹在中间,上官红香汗淋漓,左支右绌,吴鸾、吴凤一招“双鸟入林”迫使上官红撩剑上举,吴龙、吴虎同使“二虎归山”双剑齐斩,因为上下距离太大,能活动的圈子又太小,眼看上官红双脚就要被削,突然吴龙、吴虎一齐向前扑倒,这五人都出自名家之后,博采众长,虽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在同辈中也算是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上官红正挥剑下挡,“刷刷”两声,活生生的将吴龙、吴虎的肩膀给切下来了。上官红本是为了保护双脚奋力使出两招,竟想不到吴龙、吴虎把手臂送到自己的剑下给切除了,同时吴氏双娇两剑刺入,已将上官红的帽子削掉,露出一头乌黑的头发,上官红感到头皮发紧,同时又羞愧难当,从怀中掏出一颗“霹雷火珠”一掷,反手一抄,将地下散落的蓝珠一收,破窗而出,丽春院的二楼发出轰天震响,烟雾四处散射,等烟雾散尽,上官红已不知去向……

“霹雷火珠”又称“震天雷炮”,是南宋人为抵抗元军进攻而发明的一种极厉害的炸弹,天赐被踩在地下喘不过气来,上官红全力应敌渐感不支才放开他,正准备逃走,看到吴龙、吴虎两柄长剑斩削上官红的双足,捣乱的本性使他就地一滚,将两人同时绊倒,还使两人损失了两条手臂,接着,“轰”的一声爆炸,他就头脑一片漆黑……

从窗户射进的强光刺得他眼睛睁不开,窗外传来熟悉的叫卖声,还有好听的鸟鸣,天赐发觉睡在自己熟悉的小木床上,身上被炸的几个破洞很是好看,肯定是妈妈抱回自己的,又出去做生意了,她每天生意都不错,天赐感到兴味索然,想爬起来溜出去玩,可全身乏力,根本撑不起来,于是就睡到床上胡思乱想,首先想到的是上官红花色的内衣和纤纤的秀脚,还有那张似嗔非嗔的俏脸,天赐想着想着,不竟偷着乐起来,“嗯,她到哪儿去了?”天赐自言自语,她肯定指上官红。

小说《龙征江湖》 第3章 邪地灵童2 试读结束。

龙征江湖

龙征江湖

作者:龙人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龙征江湖》的故事情节一波三折、人物情感描写比较细腻。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