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东篱
  • 医品毒妃要休夫 医品毒妃要休夫

    作者:东篱

    分类:穿越  状态:连载中

    颜卿尘看着气急败坏的九皇子,嘲讽道:“九皇子原来这么输不起啊,刚刚可是在我家王爷身上赢了不少,怎么本王妃才只赢回来一点,你就不开心了?”九皇子听到这话,冷笑一声,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意的说道:...

  • 婚有酥糖 婚有酥糖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离婚第二天,我的前夫失忆了。清贵高冷的前夫化身小狼狗,厚颜**的抱住准备跑路的我,眼尾猩红的控诉,“老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小妖精了,才急着和我离婚?”看了眼病床边正含情脉脉望着前夫的小白花,我似笑非笑...

  • 姜小姐的小祖宗又捡爹地了 姜小姐的小祖宗又捡爹地了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御盛集团。林尧难以置信的看着姜明殊,“真的是你,姜明殊!”昨天得知御盛集团的神秘总裁是一个叫姜明殊的年轻女人,林尧以为是同名同姓,但还是忍不住派人想来探一探究竟。可那个人根本没见到姜明殊,下午,他就只...

  • 满目山河空念远 满目山河空念远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翌日。十里红妆,整个京都披红挂彩。姜妗欢被宫人簇拥着送进凤藻宫。大红凤袍,刺痛了她双眼,犹如昨夜京郊别院满地的鲜血。姜妗欢表情木然的将头上凤冠扯下,丫鬟玉竹顿时的惊慌道,“娘娘,不可!陛下还没来,您不...

  • 山河白首 山河白首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一个时辰后,萧含光满身风雪的回到了府邸。赫然见到穆北音坐在正厅里,神情悠然的品着茶。他神色一怔,眉头蹙了起来,“参见陛下。”“大将军这表情,是不乐意见到朕?”穆北音放下茶杯,眼含深意的问道,心里却没来...

  • 花落子规啼 花落子规啼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苏太后竟为了免受牵连,毫不犹豫,将只有六岁的楚陌尘推了出来。楚陌尘被扔在了废宫里任其自生自灭。皇宫本就是见高踩低的地方,还只是稚童的楚陌尘,生活过得水深火热!可真正令他难过、失望的还是苏太后的放弃。若...

  • 与君双栖共此生 与君双栖共此生

    作者:东篱

    分类:仙侠  状态:已完结

    “佘婳殿下,别来无恙。”夙音很不自然的回了声,刻意的避过佘婳的目光,“本是有事的,临时陪一位仙友过来。”听到她的话,青鸾和佘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时璟。乍一见到时璟这般气宇轩昂、风神迥别的仙君...

  • 毒医宠妃要逆天 毒医宠妃要逆天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不过在这方面,南枫瑶也很是很佩服南晴,既能勾着墨凌辰的心,也能得到墨麒的钟爱,真是不简单。想归想却不能说出来,南枫瑶换上一副委屈的样子,拉着南晴的手,故作姐妹情深的说道:“妹妹,长姐知道寒王是喜欢你的...

  • 摄政王的心尖宠妃 摄政王的心尖宠妃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轩辕战见曹老如此态度,并未生气,而是继续劝说道:“本王知晓曹老的规矩,只是云夫人危在旦夕,只要您肯出山,曹老想要任何东西,本王都可以给你。”曹老惊讶的看着轩辕战,但很神色恢复如常,端起手段的茶盏,说道...

  • 穿越变成丑八怪 穿越变成丑八怪

    作者:东篱

    分类:穿越  状态:连载中

    随即东篱将红色唇脂在画布上涂了两笔,整幅画的画风完全变了,原本水墨画略显沉重,但东篱涂上的两笔唇脂,却将整幅画鲜活起来。“此画名为泰山祝寿图,孙媳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罢,东篱笑着对着太后行...

  • 神医狂妃要逆天 神医狂妃要逆天

    作者:东篱

    分类:穿越  状态:连载中

    东篱闻言站起身,毫不畏惧的说道:“不好意思皇后娘娘,臣女这幅膝盖只跪爹娘。”在场所有人听见这话都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这人怕是不要命了,怎么能如此对皇后说话。所有人都诚惶诚恐,然而只有御龙泽眼中闪过一丝...

  • 母亲死前嘱咐她记住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 母亲死前嘱咐她记住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哗啦……水声作响,陡然,丈高的水花飞溅而起,挡住了楚天霖的视线。沈鸣鸾清冷的眸子划过决然,狠蹬了楚天霖一脚,他一个踉跄,松开了手。趁势,沈鸣鸾潜入水中。水花落下,楚天霖稳住身形,却只见水面,花瓣随着水...

  • 沈轻岚楚天凌古代 沈轻岚楚天凌古代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沈轻岚往里缩了缩,拉开与楚天凌的距离,故作镇静,“陛下,臣跟您说过,所练武艺出自一本奇书,不仅偏阴柔,身体还会发出香味……”她出生便自带一股幽香,一直以来,与人保持距离,又常沐浴,倒从来没被人发现。近...

  • 他是高高在上的冷酷帝王 他是高高在上的冷酷帝王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楚天凌却是一记冰冷的眼神,让李连所有想说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就这样,沈轻岚被安置在了甘泉殿休息。看着躺在龙榻上的她,李连心底已不是一次两次惊呼:那是龙榻!帝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可沈轻岚就这样安然...

  • 将军竟是女娇娥 将军竟是女娇娥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别通传,假若苏小姐问起,就说我军务繁忙,近些时日很难回家。”沈轻岚交代下人一声,转身进了书房,紧闭大门。下人看着她的背影离去,暗自摇头,将军府的门槛都被媒婆踏破,可将军,却似乎对任何女子,都没有兴趣...

  • 恳请陛下选妃 恳请陛下选妃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沈轻岚便跟着李连,心下忐忑的,朝甘露殿而去。踏进甘露殿,沈轻岚刚要行礼,楚天凌已大袖一挥,免了。挥退了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走到了沈轻岚的面前,楚天凌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轻岚,你该是最知我心意的。”楚天...

  • 将军为凰腹黑陛下强宠妃 将军为凰腹黑陛下强宠妃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别通传,假若苏小姐问起,就说我军务繁忙,近些时日很难回家。”沈轻岚交代下人一声,转身进了书房,紧闭大门。下人看着她的背影离去,暗自摇头,将军府的门槛都被媒婆踏破,可将军,却似乎对任何女子,都没有兴趣...

  • 将军为凰 将军为凰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隔日,甘露殿。楚天凌眸光晦暗的看着沈轻岚,语气意味不明道,“沈爱卿,听闻今日早朝后,你去了万花楼听曲?”万花楼,帝都有名的茶楼,唱曲说书皆有,是世家子弟喝茶消遣之地。“回陛下,散朝后,在长兴街微臣偶遇...

  • 帝盼鸾归 帝盼鸾归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楚天凌却是一记冰冷的眼神,让李连所有想说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就这样,沈轻岚被安置在了甘泉殿休息。看着躺在龙榻上的她,李连心底已不是一次两次惊呼:那是龙榻!帝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可沈轻岚就这样安然...

  • 将军为凰 将军为凰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李连看着坐在龙辇上的楚天凌,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暗自奇怪,为什么刚刚有一瞬间觉着圣上提到镇北将军时,神色很兴奋?而且,为何还要召见镇北将军?后宫不是外男可以随意出入的!李连看不透,也不敢深入揣测。沈轻岚...

  • 爱卿原来你是女儿身 爱卿原来你是女儿身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楚天霖望着极力想要隐在群臣中间的沈鸣鸾,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这几日,每到退朝时,她总是慌不择路的离开,楚天霖怎会不知,她在避着他。“陛下!”如今这天下太平,军中士兵日日能做的只有在营中操练,哪有什么...

  • 帝知鸾意 帝知鸾意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远远的,一股苦涩的中药味,就传到了沈鸣鸾的鼻尖。“陛下,微臣该回府了!”沙哑的声音,让沈鸣鸾蹙起了眉头,却也毫不在意的起身。“你风寒未愈,先在这住下!”楚天霖面色不虞的制止了她的动作。“这于礼不合!”...

  • 帝盼鸾归 帝盼鸾归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沈鸣鸾很好心的将楚天霖引入话题。“苏姐姐,你莫不是记错了。表哥一个将军,看得最多的就是兵法,满脑子的都是行军打仗,哪懂什么诗词!”见苏静蓉满心思都在沈鸣鸾身上,秦浅青不得不开口解围。“其实,诗词也是文...

  • 帝知鸾意 帝知鸾意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身处甘泉殿的沈鸣鸾,却全然不知,外面因为她,已经掀起了一番风雨。“这位公公,不知可否告诉我,甘泉殿沐浴的地方在何处?”沈鸣鸾吃过药,身上闷出了一身的汗,黏糊糊的,有些小洁癖的她,觉着实在难受的紧。这会...

  • 帝盼鸾归 帝盼鸾归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楚天霖望着极力想要隐在群臣中间的沈鸣鸾,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这几日,每到退朝时,她总是慌不择路的离开,楚天霖怎会不知,她在避着他。“陛下!”如今这天下太平,军中士兵日日能做的只有在营中操练,哪有什么...

  • 帝盼鸾归 帝盼鸾归

    作者:东篱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沈鸣鸾很好心的将楚天霖引入话题。“苏姐姐,你莫不是记错了。表哥一个将军,看得最多的就是兵法,满脑子的都是行军打仗,哪懂什么诗词!”见苏静蓉满心思都在沈鸣鸾身上,秦浅青不得不开口解围。“其实,诗词也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