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薛家良履职记

更新时间:2021-02-11 10:33:14

薛家良履职记 连载中

薛家良履职记

来源:文鼎作者:阿诸分类:官场主角:薛家良宋鸽

小说主角是薛家良宋鸽的小说叫做《薛家良履职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诸所编写的官场职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处于人生低谷的薛家良,万念俱灰,直到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从此,他的命运出现转机,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展开

《薛家良履职记》精彩章节试读

薛家良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一个被县委一免到底的人,居然一跃成为县长助理,而且主持高新区全面工作。

他眨着眼,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头天晚上,我已经私下请示了市领导。”

薛家良明白,县长助理其实就是一个内部馅饼,不在县领导的编制之内,只要县级党委决定了,市里一般不做干涉。

薛家良被免职前,他的职务只是政府办常务副主任。

深知平水官场生态的薛家良,试探着问道:“您的这个决定,上会研究了吗?”

侯明岂不明白薛家良话的意思?

他所谓的上会研究,就是提交县常委会讨论研究决定,常委会谁说了算,当然是管春山啊?

管春山在平水县的常委会上,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常委会研究大小事的时候,常委们还不都是看他的脸色表态?

人事问题,向来是党委一把手说了算,更何况涉及到他薛家良,这个名字如同赵志华的名字,只要听到,他管春山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会警觉起来,薛家良是他打压报复泄愤的第一人,怎么可能由着侯明提拔他?

哪知,侯明却果断地说道:“如果你同意,我回去后就提议召开会议研究,我刚才说了,昨天晚上我已经跟市里有关领导沟通过这事,我今天是特地来征求你的意见的。”

薛家良听明白了,他这是从上往下走,这样兴许上会讨论的时候,阻力会小些。

薛家良抑制住内心的惊喜,说道:“县长,家良何德何能,让您如此看重?”

侯明一摆手,说:“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我欣赏你的为人,还是那句话,我需要你,高新区需要你,平水需要你。我对你没有其它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把高新区搞好,给我搞成平水的硅谷。”

薛家良不好意思地说:“您高估了我。”

侯明说道:“甭管高估还是低估,我看好你,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我明天上午回去,你明天早上答复我就行。”

侯明喝了酒,明显露出疲惫,薛家良不想耽误他休息,便起身告辞。

侯明让程忠送他。

在回去的路上,薛家良跟程忠说了侯明对自己的安排。

程忠惊讶地说道:“太好了!这下可以扬眉吐气了,跟县长助理比,政府办主任算什么!还让你去高新区,尽管安了一个主管,但真正的主管还是县长本人。”

薛家良说:“连你都感到意外,说明没有多大的准谱,目前,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真到了会上研究,指不定会是什么情况呢。”

程忠说:“那就不是你考虑的事了,你需要考虑的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薛家良长出了一口气,头靠在椅背上,说:“你说得对,但是我不希望侯明因为我跟管春山闹掰,我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再说,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是省城最大的软件公司,全国连锁。”

薛家良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是虚荣心吗?

下车前,程忠交给他一个小方盒,薛家良接过一看,是一款崭新的手机。

“什么意思?”

程忠说:“是侯县长。他说这是别人送的,他用不着,让我处理掉。我琢磨肯定是他买来,想让我送给你的,因为你手机一直无法接通,自尊心又强,他不好直接说给你。”

薛家良说:“我不要。我有手机,只是没电了。”

“行了家良,就当是哥们我给你的还不行吗?”

薛家良想明天要答复侯明的事,就收了手机,装进背包,说道:“那我谢谢程哥的好意。”

薛家良望着程忠开着车消失在车流中,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整个人都轻盈起来,不管能否顺利回去任职,他的心里仍然掩饰不住被重用的喜悦。

他迈着轻快的脚步上了楼,从宋鸽房间经过的时候,他停住脚步,不知这个丫头退烧了没有?

他很想敲门进去看看她,但是想到她对自己的举动,还是忍住了没去敲她的门。

回到房间后,薛家良打开手机包装盒,发现里面有一张手机卡和两张充值卡。

六点左右的时候,薛家良新开通的电话响了,目前知道这个新号码的人只有侯明,兴许程忠都不知道。

果然,接通后,侯明的声音传来:“薛家良,以后咱们单独联系的时候就用这个电话,我这个号码也是私人号码,你的那张电话卡也是私人号码,是我让司机特地给你选的。”

“谢谢侯县长,您想得太周到了。”

侯明又说:“晚上如果没有安排的话,我让程师傅去接你,帮我撑个酒场,我中午喝了不少,一会恐怕应付不来。”

薛家良没有犹豫,说道:“好的,您告诉我在哪儿,我自己打车过去。”

“就是我住的酒店,包间号1206。”

“好,我马上就到。”

等薛家良赶到宾馆的时候,侯明宴请的客人已经陆续到齐了。

席间,薛家良听出来了,侯明是在为枫树湾水利工程来跑后续资金的,省里年初的时候就答应给拨款,只是拨了一半,另一半迟迟不到账,为此,赵志华也要过多次。

士为知己者死,薛家良这顿酒也豁出去了,加上一段时间以来发生了这么窝心的事,也需要找个机会宣泄。

他在劝客人喝酒的时候,也拿出了看家本领,跟他们轮流喝,直喝得天昏地暗。

散席的时候,赵副厅长红着脸,拍着侯明的肩膀说:“老弟,放心,明天一上班我就安排拨款的事。”

侯明说:“拨款的事,我今天跟您说了,就不再惦记了,您不拨都没关系,以后我都不找您了,直接去家里找婶子要……”

赵副厅长一听,一阵大笑。

薛家良这时就注意到,侯明在跟赵副厅长握手的时候,似乎往他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赵副厅长继续笑着,很自然地将手里的东西握住,然后坐上车离去。

看来,都没喝多。

当程忠把薛家良送回宾馆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了。

尽管酒醒了不少,但还是醉意很浓。当他再次经过宋鸽门前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敲响了她的房门。

等了半天,不见有人开门,一看表才知道太晚了,两个女孩子可能睡了。

就在他要走开的时候,门开了。

小说《薛家良履职记》 13、何德何能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