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喜欢你不是意外

更新时间:2021-02-20 10:21:20

喜欢你不是意外 已完结

喜欢你不是意外

来源:其它作者:时白分类:言情主角:程安商则

主角叫程安商则的小说是《喜欢你不是意外》,是作者时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呜呜……老、老师……是他先揍我……我、我才还手的,呜呜……”程安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小胖,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和鼻涕。“胡说八道。”个子瘦小的纪一元面无表情地站在小胖身旁,闻言嘀咕了一...展开

《喜欢你不是意外》精彩章节试读

期中考试过后,学校各年级会例行组织一次家长会。程安上完课后,就将这周三晚要开家长会的通知发了下去,底下的学生们接到通知后,纷纷哀号了一声。

机灵的小胖同学抓着通知书跑到程安的面前说:“小程老师,如果我妈妈来不了怎么办?”

程安低头看了眼一脸殷切的小胖,微微一笑,放柔了声音道:“那就请你爸爸过来。”

“如果我爸爸也来不了怎么办?”

程安撑着膝盖,弯了弯身子与他平视,眼里含着笑意:“那老师就只好改天再把你爸爸或者妈妈单独请来办公室喝茶了。”

闻言,小胖立马挺直了小身板,看着她一脸严肃道:“小程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妈妈来开家长会的!”

程安被他的模样逗笑,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放心,老师不会在家长会上批评你的。”

“真的?”

程安笑着点头道:“但你得跟老师保证,下次考试不能再考那么低的分数了。”

“我发誓,我下次考试一定会考好的!”说着,他还有模有样地竖起了三根手指。

回到办公室,程安刚想准备下堂课需要用到的教学用具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忽然嗡鸣了一声,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是西陌陌发来的微信消息。

“程程,我今天特意跑去生化院蹲守,结果你猜怎么着,还真就给我撞上了!你知道吗,商教授真的真的超级帅啊!怎么办,我想转院系的心已经按捺不住了!”

语音结束后,她还特意发来了几张照片,程安点开来看,全都是一些侧面及背影的抓拍,可能是因为**的缘故,没能拍摄到人物的正脸。但仅仅只是侧影或者背面,也难以掩饰他的清越卓然,一身风华。

大概是刚上完实验课,他还穿着一身白大褂,袖口规整平顺,手里拿着一本书,修长白皙的手指自然地扣在书的一端,日光如鎏金般掠过他因走动而扬起轻微幅度的衣角,似被点燃了一般,猝然生辉。

他身上卓越非凡的气度让人难以挪开目光,甘心被这样的清隽气质所折服。

像着了魔一般,程安长按着屏幕将这张照片保存到手机里,等屏幕上显示“图片已保存成功”时,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捂住自己微微灼热的脸颊。

“的确很帅。”她回复道。

过了不久,西陌陌发了个挑眉坏笑的表情给她:“心脏沦陷了没有?”

程安微怔,还没想好怎么回复,课前的预备铃就响了,她只来得及跟西陌陌说自己去上课,也不等她的回复直接关掉微信后,便拿起教学用具往门外走去。

在走去上课班级的路上,她一边想着西陌陌刚才发来的文字,一边想着照片里男人清润卓绝的风姿,心跳一点点地加速跳动,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她悄悄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沦陷吗?

好像……有一点呢。

周三那天,天色晦暗,闷雷不断作响,等到下午放学,才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程安坐在办公室里,揉着一到下雨天就会酸痛的左小腿,眉心微蹙,脸色有些难看。

邻桌教英语的林姐见状,担忧地看着她,说道:“小程,你没事吧?天气不好,你要不要请个假先回去?”

程安松了松眉头,从嘴角牵出一抹笑:“我没事,老毛病而已,过一阵就好了。”

“你不要勉强自己啊,还是身体重要些。如果实在是不舒服,就先请假回去,四班的家长会我帮你代开就是。”因为是教同个班级的缘故,年纪较长的林姐和她的关系一向很好,在平日里也很照顾她。

闻言,程安朝她温和一笑:“谢谢林姐关心,我没关系。”

等小腿的酸痛缓解了之后,程安从位置上站起身,想去看看被她留下来帮忙的学生将教室布置得怎么样。她刚下楼经过拐角,恰好遇上三班的班主任苏晴,她刚好从教室里出来,见到程安后先是一顿,然后才道:“程老师,你不是腿脚不便吗?怎么还亲自出席家长会呢?”

程安淡淡地点头,“嗯”了一声:“没关系,影响不大。”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要注意点,你不知道现在的家长可刁钻着呢,很有可能就因为你身体上的一些毛病从而质疑你的教学质量,我记得你们班这次的总体成绩就不是很好啊。”

苏晴的声音有些尖利,听得程安微皱了下眉:“苏老师,我还有点事要去班里看看,先走了。”

“哎,好。”苏晴嘴里应着,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程安的眉目微敛,绕开她往前走去。

其实不难看出苏晴对她有几分敌意,不仅是因为她们教的班级不同,还因为她一直认为自己是靠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再加上自己本身身体上的残疾。因此,无论是言语上还是举动上,苏晴都对她带有几分轻视和鄙夷。

程安的性子一向随和温婉,对于这些,一般都是听之由之,并不会主动对其反击。很多事情,听多了就习惯了,习惯了就不在意了。

巡视了班级一圈后,程安又回了趟办公室整理晚上开家长会时需要用到的资料。等到事情都处理完,她准备去吃饭时,外面却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无奈之下,她只好先找点东西垫垫肚子,等雨小了或雨停再去饭堂。

可好不容易等到风雨渐息,她抬头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快到七点了。

程安匆忙将东西准备好赶往教室,已经有不少家长陆陆续续到了,班长陶桃拿着签名登记表负责记录到场的家长人数。

大约过了十分钟,陶桃将手里的名单递给程安说:“程老师,就差纪一元的家长没到。”

程安接过名单,温和一笑:“好,我知道了。你先回位置上坐好吧,辛苦你了。”

她看了眼时间,先让陶桃把学生作业本发下去,刚准备拿起麦克风介绍自己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嗓音,低沉清润,很是磁性动听。

“抱歉,我来晚了。”

程安看着门外长身玉立的男子,愣了愣才笑着说:“没关系,请进。”

商则轻轻颔首,迈着修长的腿走进了教室,程安等他走近了,才指引他到登记表上签名。他握着笔,指骨匀称分明,落笔的力度正好,“商则”两个字很快呈现在纸上,字迹隽秀,清润内敛,一如他给人的感觉。

签完名后,程安将他指引到纪一元的位置上坐好,这才向各位家长介绍自己:“各位家长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参加四年四班的家长会。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四班的班主任,我姓程,单名一个‘安’。”

她的声音轻轻软软的,听着随和悦耳。商则抬头看向站在讲台上的人,她的长发全数系在脑后,绑成一个马尾,妆容淡淡的,五官清秀温婉,眉是江南女子特有的柳叶细眉,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有种落落清雅的神韵。

家长中有人提问了一个问题,她弯眉笑了笑,眼睛也弯得如同一轮新月,映着头顶明亮的光线,眸光盈盈,像一汪清澈的泓泉。

家长会结束后,程安被班里的几位家长缠着问问题,问的大都是孩子近期在学校里的状况、学习成绩等,好不容易脱了身,她看了眼时间发现快要九点了。

她摸着空空的肚子,想着只能自己回家下碗面吃了。

检查并关好电脑及投影仪等设备,关掉风扇和电灯,关紧门窗后,程安这才离开教室。

教学楼里还亮着寥寥的几盏灯光,在浓黑的夜色里,显得尤为炫目耀眼。

程安刚走到一楼大厅就看到站在电子显示屏前静静垂首的男人。

显示屏的白光投映到商则的脸上,将他的脸部线条映衬得愈发清冷刚毅,他单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自然地垂在腿侧,微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听到脚步声,他才抬起头来。

程安看到他有些惊讶,愣了片刻,倏地停住脚步。

“回家吗?我顺路带你一程。”他的嗓音略低,放缓时的声调有些魅惑人心。

程安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呆在了原地,身躯微微绷紧,腿也有些僵硬,一句“没关系,我自己可以”还停留在嘴边,就看见他抬手看了眼时间,随即又看向自己说:“这个点应该很难等到公交,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正好我也有些关于纪一元的事情需要问你。”

程安犹豫了会儿,点头应道:“好。”

入夜后,行驶在公路上的车辆明显减少,路上的行人也不多,一路畅通无阻,连红灯都没遇到几个。商则虽然说有关于纪一元的事情要问她,可自从上车后他就再没有开过口,程安见他在专心地开车,也不敢随意开口让他分心。

于是,两人便一路沉默。

他不问,她也没话说。

程安偷偷用眼角看向驾驶位的人,窗外的光影交错,给他清俊温润的五官多添了一抹神秘色彩,她的目光被他好看的脸吸引,忍不住多停留了几秒,只停顿了这么几秒,商则的视线就看了过来。

偷看被人当场抓包,程安迅速垂下头,一时羞窘。

明亮的路灯投映在公路上,暖色橙黄的光线由近至远一路相连,耀眼如星。

车行驶到半路,商则的手机突然响了,他顺手拿起蓝牙耳机戴在耳朵上接通电话。

他低低地“喂”了一声,沉默着听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片刻后,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才传来:“嗯,去东街的茶坊,我等会儿过去。”

“自己打车去,路上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后,他行驶到前一个路口打转方向盘掉了个头,忽然出声问道:“想吃消夜吗?”

程安愣了一下,还没开口回答,肚子就率先传来“咕咕”的声音。车里寂静,她肚子发出的声音显得尤为响亮,程安忽地脸红了。

商则的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来,微挑起眉问她:“晚饭没吃?”

程安红着脸点头道:“嗯,整理家长会用到的资料整理晚了,再加上下大雨就没吃。”

“我正好要去茶坊,一起?”

“你不是约了人?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对面来车,商则握着方向盘转了个弯,车灯擦过他的眼眸,一双眼睛光芒微亮,他说:“刚好人你也认识。”

嗯?她认识的人?

到达东街的茶坊后,程安才知道他说的“她认识的人”是谁。纪一元站在茶坊门前,老远就看见了他们,抬高手臂朝他们招手。

“咦?程老师你也来啦。”纪一元看见她有些吃惊。

程安微微点头,眼角微弯,笑了笑。

“程老师,你真是来对了。我跟你说,这里的消夜最好吃了,特别是那个葱香千层饼!”说着,他还舔了下唇。

东街茶坊的餐点美食在A市一直很出名,到了这个点,一楼基本上都已经满座了,服务生将他们指引到二楼,纪一元“蹭蹭蹭”地顺着台阶没几下就跑上了二楼。

程安握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地慢慢往上走,走到转角处,她偏头看了眼走在最后面的商则。楼道的墙壁上挂着壁灯,他的眼底映着明亮的灯光,眼眸清澈黑亮,像一块上好的墨玉。

只看了一眼,她便默默地收回视线继续往上走。

二楼人不多,服务生将他们带到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点完餐后给他们上了一壶茶水。

程安看着放在桌上的茶壶,顺手就要拿起,可有另一只手却比她更快一点碰到壶身,她的手来不及收回便碰到那只手的手背,温热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她一愣,立马缩回了手。

商则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眸平静无澜,他提起茶壶,往她的杯中添水。

程安稍顿了会儿,才出声道谢。

等餐的过程中,纪一元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商则的脸色,然后前倾着身子,用一只手半侧着挡住脸,问程安:“程老师,今天的家长会都讲了些什么?”

程安被他神秘兮兮的模样逗笑了,但也配合着他同样压低了声音说:“讲了你们的学习近况和这次的考试成绩,还表扬了一些平时上课认真的同学,里面有你哦。”

听着他们的对话,商则拿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茶水,开口时声音冷淡:“你这次语文测验,作文被扣了两分,怎么回事?”

纪一元闻声嘟着嘴说:“我怎么知道,本来差一点就满分了,结果被评卷老师扣了两分……”

程安:“……”那两分好像是她扣的。

吃完消夜,程安随着他们走出茶坊,茶坊门前的道路因为停满了车而显得有些狭窄,再加上这里又是繁华的街市,行人一多,原本狭窄的道路就显得更加拥挤了。

街道上的路灯光线昏暗,人多起来后路面的光线不够,就有些看不清路,程安低头专注地看着脚下的路,没有注意到左侧有一辆载满货物的电动自行车正往这边驶来,电动车的车主鸣着喇叭提醒行人,程安循声看去时,电动车离她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她的手臂突然被人握住用力往回拉,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小心”传入程安的耳中。

商则站在她身后,目光沉沉,脸上的表情却淡淡的,拉着她避开危险后就松开了手。

“纪一元。”他低唤道。

“我在,怎么了?”纪一元走在最前面,听到有人喊他才又倒了回来。

“和你老师去前面路口等着,我去取车。”说完,商则迈着长腿往停车位走去。

程安看着他颀长笔挺的身影,手臂上的热度依然残存,温热的触感似要一直延续到心里,一片暖融。

等他离开后,纪一元朝她伸出手,说道:“程老师,这里人有点多,你牵着我的手吧。”

“好,谢谢。”

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商则就开车过来了。上车后,程安就刚才的事情和他道谢:“商先生,刚才谢谢你。”

商则闻声回了她一句:“举手之劳。”

纪一元听着两人简短的对话,好奇地转了转眼珠子,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

将程安送到公寓楼下,纪一元好奇地趴在车窗上打量着有些老旧的单身公寓,状似不经意地问:“程老师,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啊。”程安点头。

“老师有男朋友吗?”纪一元继续问。

这话题跳得有些快,程安愣了一下,才笑着摇头说:“没有。”

“这么巧,我舅舅也没有女朋友。”纪一元眯着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他转动着眼珠,想了想,刚想开口再问些什么时,就听见商则低声说:“走了。”

程安站在原地目送着奥迪车驶过街角,消失在视野中。她脑海里还回放着刚才纪一元说的那句“这么巧,我舅舅也没有女朋友”,她无奈地笑了,这哪里是巧合,分明就是两码事。

在萧瑟的晚风中站了一会儿,程安唇边的笑意渐渐敛去,她拖着自己一瘸一拐的腿,转身往公寓楼道走去。对于感情生活,她这辈子是不敢奢望的,她这副半残的身躯,无论和谁在一起都只会是累赘和麻烦。她虽然没有多独立坚强,但至少不愿意成为拖累任何人的包袱。

所以,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过日子,虽然孤单冷清了些,但这样就很好。

纪一元坐在车里,看着后车窗里逐渐变得渺小的人,他开口问商则:“舅舅,你为什么要对程老师那么好啊?又请她吃消夜,又送她回家的……”

路口拐弯处,商则看了眼后视镜里渐渐模糊不清的人影,片刻后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

“她是你的老师。”

“只是这样?”

商则的眉头微皱,轻“嗯”了一声,之后就没再说过话。

晚上洗完澡,程安边用浴巾擦拭着湿头发,边用平板刷微博。她几天没有登录微博,有很多读者给她私信和留言,她点开来看,大部分都是在询问她这位“S先生”是何方人物。

更有些直接一点的读者要求她放照片:“晨安大大,跪求S先生的帅照!!”

“君子如玉,表示我至今遇到的都是挫男。大大,求爆照养眼!”

“感觉是作者臆想出来的人,求爆照证实!”

“跪求爆照,感觉晨安大大这是要写出一部言情文的节奏哇~”

“……”

看完读者的留言后,程安不由得笑了起来,拿出手机点开前两天保存在相册里的照片,她看着屏幕上清风朗月的身影,心思微动,脑中又浮现了些许灵感,她放下平板,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更文。

牛轧糖似乎讶异于她的速度,收到她的文章后,特意发了条微信消息问她:“这么快?和S先生这么快就有新进展了?”

程安:“只是刚好有灵感而已……”

牛轧糖发了个坏笑的表情给她:“我懂我懂,没有发展哪来的灵感。不错,继续加油!”

“……”程安无奈地笑了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原本停歇的风雨又开始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里作祟,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间加大,雨点随着呼啸的狂风拍打在窗户上,“啪嗒啪嗒”地发出唬人的声响。

她看了眼挂在墙面上的时钟,觉得时间还早,便拿出在图书馆借来的书窝在沙发上看。

只是没一会儿她的左腿关节突然剧烈地酸痛起来,程安难受得整个人蜷缩起来,书被她放在一旁,她双手抱着自己的左腿,咬牙忍着疼痛。片刻后,她的额头渗出薄薄的冷汗。

这是她长此以往落下的病根,遭遇车祸过后,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的照理,所以她患上了风湿性疼痛,一遇到刮风下雨这等恶劣天气,她都会难受得不行。

早些年她一直有在看医生,医生也根据她的病症开了些药物给她。每次发病她都会依靠药物进行缓解疼痛,只是家里的药前段时间吃完了,一直没来得及去买。

程安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正想拨电话给西陌陌,突然想起她们大学里的门禁,她再看了眼屏幕上方显示的时间,就算现在让她出来,她也来不及赶回学校了。虽然可以让她在自己这里将就一晚,可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雨……

她将手机通讯录往下滑,一时竟想不起自己还有谁可以联系……

她痛得浑身颤抖,这种病痛最折磨人,而且还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她艰难地忍耐着,眼眶却渐渐泛红。

这场车祸的根源,还得从她的父母说起。

她高一那年,原本和睦恩爱的父母突然闹了离婚。起因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清楚,只是大概知道是她父亲怀疑母亲在外头有了别的男人,回家引发了一场争吵,母亲一气之下说了离婚。

程安从寄宿学校回家时,正好遇上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的母亲。不明情况的她苦苦哀求母亲先不要急着离开,让母亲把话说清楚,可母亲却毅然坚持要走。推拉争执间,陷入个人情绪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周边的环境,因此才酿就了那场车祸。

车祸并没有导致任何人有生命危险,却让她从此再也无法如正常人般行走。这次意外发生后,虽然父母没有再提起离婚,但是这样看似平和的表象也在半年后分崩离析,最终走向夫妻分离的结局。

从始至终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的心情,也没有人愿意带她脱离绝望的边境,她在那段暗无边际的日子里徘徊,意志消沉,最终选择了逃离。

她在乡下阿公家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程父程母虽然有托人打探过她的消息,但没有一个人动身前来找她。直到最近她才从别人的口中探听到她的父母也都各自成了家,成了别人的父母,往日以温馨和睦砌成的堡垒全数轰塌。

她也变成如今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都快忘了自己年少时也曾意气风发的模样。

这些年鼓励安慰的话也听了不少,可谁又知道她真正在意的何止是身残,还有当年父母在她心上留下的那道深深的伤痕。

小说《喜欢你不是意外》 第2章 她的心坎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