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

更新时间:2021-02-23 10:30:36

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 连载中

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本宫无耻分类:穿越主角:池芫沈昭慕

经典小说《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是本宫无耻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池芫沈昭慕,内容主要讲述:位面金牌任务者池芫被系统坑了,被逼无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灵魂碎片。 作为一名优秀的任务者,池芫对于攻略这回事信手拈来,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个灵魂跑,攻略同一个人这种...展开

《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精彩章节试读

“来人,来人!”

抱着失血过多晕过去的池芫,沈昭慕喉头哽了下,手有些发抖,高声唤着他的侍从。

池芫暂时沉睡,在识海中,同小光点一样的系统坐一块,啃着苹果欣赏沈昭慕抱着池芫乱了方寸的样子,只觉得还不够解气。

系统摇头,故作老成地叹气:我忽然有些心疼陛下,总觉得他接下来要被你玩死。

宿主报复心奇重!小本本记下,以后系统要小心做系统了。

——苦肉计的人才惨吧,你不心疼下身体力行的我?

那血流的,跟不要钱的自来水似的。

池芫默默看了眼,觉得自己还是等原身止血了不那么疼了再回去好了,不然得多疼啊!

沈昭慕抱着池芫一路飞驰,至于银狐,他微微回眸看了眼,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般,他低头看了眼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池芫,心头微滞。

但还是转身,飞快将动弹不得的银狐提起来,放到自己后背的箭篓中,随即抱着池芫使着轻功,吹了声口哨,将他的千里马唤来,然后朝林外奔去。

路上间或遇上狩猎的大臣,见陛下抱着浑身是血的池贵人,一个个面色惊骇,忙收了弓箭,紧随其后护驾。

“御医,御医呢!”

大监听小太监传报说陛下回来了,不禁诧异,急匆匆从营帐出来迎接,迎面便撞上抱着浑身是血的池贵人,面色雷霆的陛下。

他惶惶望了一眼池贵人,不禁被那血给吓着,随即忙吩咐小太监,“快,快去请御医来!”

沈昭慕大步将池芫抱进营帐,轻轻地将人放在床上,看着她禁闭的双眸,不禁抿紧了唇线。

他想到自己因银狐将她丢下,可在那般情况下,她却扑过来护住他。

虽然他想说,这可真是个愚蠢的女人,银狐伤不了他什么,最多是手上划伤下,可她这么弱,竟然敢拿自己的后背来挡。

这给沈昭慕的冲击有些大,他低头,望着池芫昏迷前死死抓着自己手的那只手,莹白软玉,纤尘不染。

为何这么柔弱的小东西,却敢冲过来保护他?

御医很快赶来,在沈昭慕寒若冰霜的注视下,战战兢兢地替池芫医治。

大监机灵地唤了一名医女进来,替池芫换衣裳,给伤口清洗和上药。

止了血,缠了纱布,御医才松口气地向沈昭慕复命——

“陛下宽心,贵人虽失血过多,但好在未伤及要害,只需休养几日,便无恙了。”

沈昭慕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池芫,闻言只是略眨了下眸子,表示知道了。

大监便带着御医和医女下去煎药。

将空间留给沈昭慕和池芫。

坐在床边,沈昭慕见池芫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安静柔弱地靠着软枕躺着,那红润的唇此时微微泛着失血的白,小脸苍白孱弱得紧。

他看了眼她置于锦被之上的手,踌躇片刻,不是很娴熟地替她掖了掖被角,将那手轻轻放进锦被中。

“唧——”

静谧中,一道细弱的鸣叫声从床脚处响起。

沈昭慕收回落在池芫身上的目光,看向角落中,箭篓里扑腾的一团银白。

他眸子闪过锐利的光,有那么一瞬起了杀心,但很快,便沉淀为幽深的暗芒。

几步走过去,抬手捏着只有他半只手臂大小的银狐的后颈,指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掐深了些。

银狐张牙舞爪,硕大的一条尾巴一瞬展开分为九条,想要朝沈昭慕挥打,尖尖的牙露出来,低低地发出凶悍的叫声。

然而,脖颈一紧,银狐一瞬动弹不了了,九条尾巴一下收起来,耷拉着,颇有几分可怜兮兮意味地低低鸣了声。

好似在求饶。

沈昭慕略松了些力道,冷硬地道,“不听话炖了你。”

他说得极为冷酷,面容凝肃,这般话若是换个人倒像是开玩笑吓唬人(狐狸),但他这么说,半点玩笑的成分都不带。

池芫便是这个时候醒的。

笑醒。

她在识海中看到这一幕时险些笑翻了,银狐奶凶奶凶的,看着倒是有些萌,尤其是秒怂时。

但都不及沈昭慕板着脸,冷着一双眼瞪着一只狐狸,扬言威胁要炖了它来得令她开怀。

她噗嗤一乐,便引起帐内一人一狐的注意。

沈昭慕怔愣,举目望去,见池芫微侧着身,美目盈盈含着笑,面上却依旧苍白。

她手按着锦被,似是想起来,却又牵动了伤口,眉心一蹙,疼得微微吸气。

“别乱动。”沈昭慕将银狐提着走过去,铁臂轻轻环过池芫的肩,将她扶着靠坐起来,忙看了眼她脖子后的伤处,见没有裂开流血,心底才送了口气。

池芫不敢往后靠,脖子后疼得她面容都扭曲了会。

她挤了挤眼泪,将眼眸弄得水汪汪的,望着沈昭慕,“陛下,你没事,真好。”

正有些无措不知怎么面对池芫的沈昭慕,听了这话面上一怔,身子也僵直住。

他喉头微动,心里是起着涟漪波澜,面上却故作毫无波动地道,“区区一只狐狸,伤不了朕,倒是你,以后莫要多此一举。”

若是银狐的爪子再划得深些,他不敢相信她如今会是何种模样。

听见沈昭慕声音里不仔细寻思难以发现的不自然,池芫唇角微微勾起,无声地笑了。

侧眸看向沈昭慕时,却满是灵动和乖巧,“知道了,我也是关心则乱——陛下,你说,我的脖子会不会留疤啊!”

她声音轻柔柔的,倒不是故意为之,毕竟才苏醒,身子还虚着。

像是一把小刷子,在沈昭慕覆着一层冰霜的心间带起一阵阵颤栗。

“不会。”他知女子都很是爱惜皮囊,从前不屑之,如今却耐着性子哄道,“不会。”

又郑重补了一句。

她能亦无妨地扑来替他挡银狐,就这一点忠诚和勇气,便是难能可贵的。

就好比,当年那只忠心护主的小狐狸。

叮,目标好感度+30,当前好感度50,恭喜宿主,再接再厉,冲鸭~

这时,识海中传来系统不伦不类的提示音。

池芫长睫微扇,心想这一爪子算是没白挨。

小说《黑化少年碎骨上缠绕着荆棘花纹》 013暴走皇帝vs第一宠妃(13)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