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寒门小吏

更新时间:2021-03-05 11:17:21

寒门小吏 连载中

寒门小吏

来源:互联网作者:九夜北风分类:官场主角:夏平安顾胜男

主角是夏平安顾胜男的小说是《寒门小吏》,它的作者是九夜北风写的一本官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展开

《寒门小吏》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十八章干锅熊肉

夏平安笑眯眯道:“是吗?既然鲁先生那么好心,就好人做到底,那我可就不滚了,继续留在这里哦。还有啊,你今天带人来打扫卫生、整理院墙,一定是为了迎接州同知大人的巡查吧。虽然同知大人是为了石崖子乡撤并一事,但是假如我说一下王连生的案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兴趣?”

听了这话,鲁仁川不但感觉到自己前胸后背都湿得透透的,甚至连双腿都有些发软了。

过了好半天,他才铁青着脸,咬牙切齿道:“好好好,你想继续留在这里就继续留吧,但是后果自负,哼!”撂下这话,便拂袖而去,看上去气得不轻!

夏平安才不管他有多生气呢,没事人一样铺开了床单被褥,然后一**就坐在了上面。

走了那么长时间,一路上又坎坷不平的,他早就累得够呛了。

鲁仁川出去后,脾气变得异常火爆,一会儿呵斥这个人象猪一样笨,一会儿又大骂那个人吃狗屎长大的,粗俗得宛如市井无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温和有礼。

好在他骂骂咧咧一阵子后,很快就带人离开了,只是再没有迈进公事房半步。

夏平安落得清闲,同时心里就更加笃定了:鲁仁川的反常举动,更说明在一系列案件中,此人做为知县最信任的师爷,定然难逃干系!

因为住在滕家,给人家引来杀手不说,还连累得人家新娶的儿媳妇受了伤,所以他决定晚上就不过去了,反正两个捕快也离开了,他一个人够住的了。

傍晚时分,他也没心情做饭,便拿了一块从家里带来的干馒头,就着一碗白开水,费力地啃起来。

没想到正在这时,滕先勤过来了。

他刚一进院子,便好奇地问:“平安,我听说白天来了不少人,都是谁啊?做什么的?”

夏平安用力咽了口馒头,回答说:“是曹旺礼最信任的师爷鲁仁川,好像过几天,青州府的同知大人蒋传秀要来巡查石崖子乡的撤并事宜,鲁仁川就带人提前过来做准备了,大概是想给州里留下一个好印象,早日并到葫芦镇吧。”

滕先勤不满道:“撤并个屁!都喊了多少年了,只刮风不下雨的。葫芦镇嫌弃我们民风剽悍,我们还嫌弃他们个个一肚子花花肠子呢。都山里人,乌鸦别笑猪黑,谁也别嫌弃谁!”

夏平安看他一别毫无芥蒂的样子,不禁歉然地说:“大叔,昨天真是抱歉,没想到给你们家带来那么大的麻烦。”

滕先勤却挥了挥手,没所谓道:“不说那事了,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别在这里啃干馒头了,你大婶做了干锅熊肉,满满一大锅,现在应该做好了,走,和我过去喝酒吧。”

夏平安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去你家了叨扰了。”

滕先勤却笑着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这里之所以民风剽悍,就是因为曾经是土匪的大本营。土匪最讲什么?最讲义气了,所以你别看我们这地方穷,可讲义气了。”

夏平安有些疑惑:“我怎么听说,那伙土匪都被消灭了?”

滕先勤不由一愣,随即打着哈哈道:“哎呀,管他消灭没消灭,不扯那事了,再扯下去,别说熊肉了,怕是连熊汤都被他们娘几个喝光了。”

话己至此,再推辞就是矫情了。

夏平安只得放下手中的干馒头,随滕先勤一起翻过那道高高的丘陵,去村里吃熊肉了。

因为天气太热了,所以里滕家的饭桌摆在了院子里。

于氏带着儿子媳妇已经就坐,桌中间放着满满一大盆干锅熊肉,里面还夹杂着辣椒、八角、桂皮等佐料,看上去色香味俱全,远远就闻到了香气。

但是并没有人动筷子,显然是在等他。

夏平安刚一坐下,滕大坡便吩咐自己的媳妇道:“赵氏,快给夏乡司斟酒。”

让家中的年轻女性斟酒,已经是贵客的待遇了,更何况还是那么漂亮呢。

夏平安有点小激动,但还是客气地说:”不用麻烦大嫂了,我自己来。”边说边率先拿了酒壶,先给滕家父子俩斟上,又给自己斟上。

这个小媳妇差点因自己而死,现在脖子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他有些受之有愧。

没想到,于氏却很不高兴,责怪道:“赵氏,你坐在那儿跟块木头似的,怎么能让客人自己动手呢?”

赵氏赵翠凤委曲得差点儿哭了,对方手脚那么快,这能怨得了她吗?

夏平安没想到自己好心办了坏事,连忙挟了一块熊肉放进嘴里,然后“啧啧”称赞说:“大婶厨艺真不错,这熊肉做得真是太好吃了。”

于氏眼睛一亮,急急地问:“平安哪,那这熊肉要是在城里,能卖多少钱呀?”

这么珍贵的野味,只在大酒楼才有得卖,可是那些地方,夏平安一介底层小吏,是断然没有进去过的。

但他不想露怯,想了想还是说:“最少也得十两银子吧。”

于氏立刻吃惊道:“十两?城里人的钱真是好赚呢。”说完便向丈夫使了个眼色。

夏平安眼角的余光立刻捕捉到了,立刻感觉到这顿饭不是那么简单。

果然,滕先勤接过妻子的眼色,便期期艾艾地说:“平安啊,你看大坡在家除了去打猎,也没有什么正经事,既然城里的钱那么好赚,你给他在城里找份差事,怎么样?”

夏平安闻言,挟着熊肉的筷子,不由就停在了半空中。自己虽然是在城里,却是出身寒门,更何况现在都朝不保夕了,哪里有给别人找差事的能力?但是倘若拒绝,就得罪了当地最高长官,以后别说来蹭吃蹭住了,怕是连日子都不好过了。

他想到这里,便转头问:“大哥,你都会些什么?”

滕大坡搔了搔头,憨声憨气道:“我能进山打猎、能吃饭,一顿可以吃五六碗米饭呢。”

滕先勤有些尴尬,但还是说:“山里人嘛,除了有一身子蛮力,别的就没有了。”又补充了一句,“他不识几个字,也不指望像你一样进衙门,能找个大户人家看家护院,或是学门手艺就行了。”

小说《寒门小吏》 第一十八章 干锅熊肉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