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何人问长生

更新时间:2021-06-09 14:44:34

何人问长生 连载中

何人问长生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晨安河分类:都市主角:何安晨沈静涵

主角是何安晨沈静涵的小说叫《何人问长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晨安河创作的都市热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赏金猎人是以完成雇主的高额悬赏任务而获取佣金的一项职业,危险与机遇并存,声名与血渍齐舞。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血剧,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如果你不是走投无路,最好不要走上这样一条刀尖舔血的道路。所有人都在...展开

《何人问长生》精彩章节试读

何安晨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他看了眼手机之后,又朝着医院走了过去。

他把电话留给了段长发他们以防万一,没想到他睡着的时候他们真的打电话过来了。不过看上去不是什么急事,未接来电只有一个,何安晨也没有其他事,想了想就又去了医院。

医院里,沈静涵躺在病床上,正在听着张姐给她讲笑话。

因为是住的VIP病房,所以此时段长发他们也在病房里,病房还不怎么显得拥挤。

何安晨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他看着病房里的几个人,左右打量了一眼,“就你们几位啊?”

张姐听着何安晨的语气多多少少有些不满,沈静涵却主动开口解释道:“小苏她们都还有工作。我这生了病,总不能耽误她们的工作吧。”

何安晨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哦,这样啊。”

沈静涵看了眼病床旁边的几人,“张姐,小段,小李,张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小何单独聊会儿。”

何安晨听到这里略微有些错愕,他和沈静涵并无深交,不知道沈静涵要找他聊什么。如果是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的话,那也没有必要让其他人都出去啊?

张姐率先出去之后,段长发他们看了眼何安晨,“小何,这段时间沈姐就交给你了。”紧接着也出了病房。

何安晨应承下来,看着段长发他们逐渐远去,离开了病房门口之后还不停留。

“他们也要工作的。我这病估计得养一阵子,这段时间与其让他们在我这浪费时间又赚不到钱,还不如让他们回去接活。”沈静涵看着何安晨的目光,主动解释道。

何安晨又是“哦”了一声。随后又问道:“他们不是你的专属保镖吗?”

“不是的,”沈静涵笑着道,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我只是雇了他们在我身边工作而已。他们隶属于国内知名的安保公司,我只是出钱雇他们在我有商业活动的时候负责保护我而已。纯粹的利益关系。”

纯粹的利益关系吗?何安晨相信这个说法,但纯粹的利益关系不至于让段长发他们对沈静涵的事这么上心。

空气暂时有些凝固,两个人说了一点毫无营养的话之后,一时之间还是彼此都没有合适的话题。

还是沈静涵开了口:“我还没谢谢你呢,小何,多谢你借我的玉坠,保住了我一命。”

“没什么,”何安晨犹豫了一下,“冒昧叫你一声沈姐,不介意吧?”

“不介意,你应该的。我都三十了,都快大你一轮了,你叫我姨都可以的。”沈静涵并不怎么介意的回应道,甚至还有兴趣调侃何安晨。

“好,沈姐。”何安晨听到了沈静涵的玩笑话之后,还是叫她沈姐,毕竟任何一个女生都会在意年龄的问题。沈静涵虽然是调侃他年纪小了点,但是她内心深处也会希望被何安晨叫姐吧?

“沈姐,是谁要害你,你应该有头绪吧?”何安晨开门见山地询问道。人命关天的事情摆在他面前,让他袖手旁观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而且沈静涵还是一个普通人,对方身为奇人却对普通人下手,这可是相当大的禁忌。

沈静涵的笑容有些僵住,随即低下了头,“我就知道你会问的。”然后她又恢复了笑容,“小何,你不是普通人,对吧?”

何安晨没有说话,只是点头。一脚连人带强砸个大洞,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普通人。沈静涵问是这么问,其实已经不需要何安晨给她答案了。

“我在的公司,你知道吗?”沈静涵问道,何安晨看着像个刚刚出来闯荡江湖的年轻人,很多事情的门道估计都不清楚,所以也就方便她的叙述。

何安晨果然摇了摇头。

“我在的公司名叫新益传媒,崭新的新,利益的益。公司对我很好,不过我考虑到我以后的发展,想着跟公司解约,自己成立工作室。”沈静涵娓娓道来,正打算继续说下去,何安晨就打断了她,“你只是想脱离你的公司而已,不至于有这么大的仇恨吧?”

“小何,耐心一点,听我说完。”被何安晨突然打断,沈静涵脸上并没有多少不悦地深色,反而还是很耐心地解释,“按照合约,我只要像公司赔偿一定的金额,就可以退出公司,自己另起炉灶了。但是公司想要借着我的名气捧新人,一时半会儿的还不打算放我走。”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专门给何安晨留下了发问的时间。果然,何安晨看她停了下来,就见缝插针地问道:“是那个新人恨你不带他吗?”

“是。”沈静涵的答案十分干脆,也十分无奈,“那个新人名叫苏泽,我们公司的老板十分看好他的发展前景,所以就想让我帮忙,在公司的下一部剧中给他做配。”

“那你答应给他做配不就行了吗?”何安晨纳闷道,就因为沈静涵没有为他做配,他就雇凶杀人,这个叫苏泽的人心眼也太小了点吧?

“我答应了的。”沈静涵的语气中只有感慨,听不出一丝怨气,“我打算的好好的,公司对我很好,所以我帮公司带新人是我应尽的义务,我可以帮苏泽做配。不过我也要成立我自己的工作室,让一切时间都可以由我自己支配,就这样而已。”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惊惧,“但是我没想到这居然会为我招来杀身之祸。”

这倒是。这仇恨来的过于突然了点,谁能想到这个名叫苏泽的人心眼这么小呢?

沈静涵很快收起了她的惊惧,“我,我有一天又一次去老板那里递交辞呈的时候,路上碰到了苏泽,他对我说,一定会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死的很难看。”

“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何安晨紧皱着眉头,沈静涵的说辞他可以信,但不能全信,因为有好几个关键的节点她没有透露出来,这让何安晨有些无从下手。

“有的,张姐知道这件事。从那之后,我又雇了小段他们。以前我就和小段他们经常合作。苏泽警告我之后,我就又想到了他们。”沈静涵讲述自己的经历的时候,有点卡壳,一边想着一边说。“只是小段他们也阻止不了苏泽派来的人。我有一天在休息的时候,忽然就做了噩梦,然后被张姐叫醒,她拍着我的脸,而我发现我正掐着自己的脖子。”

沈静涵回忆到这里还是有些心有余悸,“那之后我又碰到了苏泽,他告诉我,那只是个警告而已。如果我不放弃跟公司解约,那么云台大剧院就是我的葬身之所。”

云台大剧院?看来这件事发生也没多久。沈静涵的商业代言她的公司必然是清楚的。而沈静涵估计也没有更改自己想要跟公司解约的想法,不然她也不会在云台大剧院昏倒。

何安晨看着沈静涵旁边桌子上的水果,随手拿了一个苹果,

“你要不要洗一洗再吃?”沈静涵关切地问道。

“不了,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何安晨懒的再跑一趟,只是随意的擦了擦,就大口大口地咀嚼了起来。一点没有顾及到一旁的沈静涵有点别扭的神色。

“小何,这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不过,你只要保证我不会死就可以了。”沈静涵看着何安晨吃完了一个苹果,才再次开口道。

“你要求这么低?对方可是存心要你死啊?”何安晨对这女人的心软有些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只想着保住性命就行?这要是换了他,不把对方祖坟刨出来,这事就不算完。

不过再怎么样当事人都是人家沈静涵,沈静涵这么恳求她了,何安晨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这么做你甘心吗?”

沈静涵又是苦笑,“哪有什么甘不甘心的,胳膊拧不过大腿,苏泽的背后是我们老板,我一个人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了。而且我只是想解约。这种拿不出证据的事,除了我吃点亏之外,难道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沈静涵一句话戳中了要害,何安晨这才想明白,沈静涵不是不想讨要一个公道,而是她作为弱势的一方,面对现行法律不足以为她提供保障时,她自己选择的妥协。

或许是话题过于沉重,沈静涵语气一变,“小何,为什么你会帮我呢?”

何安晨又拿了一个苹果,没有塞到嘴里,而是左手右手互相扔着玩。听到沈静涵的问题,何安晨也没有过多思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你负责给我发工资,那我总得保证你能活到给我发工资那天吧。”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看着沈静涵,而是盯着自己手中的苹果。

“那我可得多付你工资啊。”沈静涵一旁说道。

“随便你。”何安晨又开始把苹果上下抛,等到苹果第三次落到他手中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沈静涵,“有个问题,其实我一直想问你。那天你为什么肯预支工资给我。你就不怕我拿了钱之后跑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着,为众人报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沈静涵如此说道。

“什么意思?”何安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还有点尴尬,因为这似乎暴露了他的学历。

好在沈静涵应该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的,只听她解释道:“暴风雪天气中,帮助大家搬柴火,让大家可以生火取暖的人,不应该让他在风雪中被冻死。这句话的意思是,为大家干了好事的人,不应该让他陷于不必要的困境之中。那天你抓了贼,赔偿的事儿应该在理赔范围之内的。可是你当时身上应该没有多少钱吧?”

何安晨略微有些窘迫,“别说当时了,我现在都没多少钱。”

他主动拿起桌子上的苹果要去洗一洗,“你吃苹果吗,我去洗一洗?”

“好,那就麻烦你了,小何。谢谢啊。”沈静涵微笑道。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何安晨搜肠刮肚也只想出来这么一句显得有文采一点的句子。

何安晨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张姐果不其然的等候在门口。此时张姐正紧张的攥着拳头,紧皱着眉头。见到何安晨出来,她有心上前询问几句,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到门口的张姐,何安晨没有丝毫的意外,他一遍朝着水房走去,一边问道:“张姐,沈姐的事儿,你应该都知道吧?”

张姐跟在他身后,“是,我是小沈的专职经纪人,她在公司的事以及跟业务相关的事我是都清楚的。”

她不知道这番话的言外之意何安晨能不能听得懂,不过好在何安晨并没有节外生枝。

“沈姐在公司和别人有冲突?”何安晨专心看路,不忘问张姐问题。

“有的,小何,我可以跟你讲,但是你不能往外说。可以吗?”张姐跟着何安晨慢条斯理的脚步,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这才跟何安晨透了底。

“好的张姐。那我开门见山了,苏泽是什么人?”何安晨一上来就直指问题的关键。

他十分确定苏泽不是奇人,因为如果苏泽是奇人,他没有必要等到云台大剧院再动手。沈静涵因为代言和粉丝见面会,这几天跑的地方并不少,可是苏泽非要选在云台大剧院,是因为有时间限制。诅咒魇镇之类的术法,据何安晨所知,对人危害越大的,需要的条件也就越苛刻。可是再怎么苛刻,几天的时间也足够准备好了。苏泽执意以云台大剧院警告沈静涵,无非是他能联系到的奇人只能在那个时间段动手,除此之外何安晨想不到其他可能。

“苏泽?小沈跟你说了?”张姐听到苏泽的名字还是有些意外于沈静涵这么放心大胆地跟何安晨透了底,不过现在她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也只能选择相信何安晨。“苏泽,其实,他跟我们公司的老总,关系有些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何安晨坚持追问下去。

“我们公司老板喜欢苏泽,而苏泽为了他的前途,也选择了献身。”张姐说到这里有些鄙夷,“两个大老爷们这样,我们公司的人都心知肚明,不过不好反对罢了。”

何安晨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么小心眼的苏泽居然还是个男生。

“老板让小沈帮忙提携苏泽,小沈答应了。不过她也提出了解约。这些年小沈为公司付出的也够多了,身体都快累出病了。所以她想着自己歇一歇。可是老板看她火,就不让她歇着,非要让她无缝进组。小沈没办法了才会想着解约。”

一个要自由一个要钱,说起来还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不过这老板也是短视,非要杀鸡取卵干嘛?张姐是沈静涵的专职经纪人,她对沈静涵的情况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她说沈静涵快要累出病了,那沈静涵的身体健康就应该是到了一种糟糕的地步。她的先天性心脏病突然发作,可能不光是因为苏泽派人针对沈静涵而作的诅咒,沈静涵持续很久的劳作也是个诱因。

也难怪沈静涵铁了心的要离开公司自己成立工作室。老板不把她当人看,只把她当成了赚钱的工具她只是提出解约,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哎,不对呀,沈姐虽然提出了解约,可是她也答应给苏泽做配了呀?”何安晨有些疑惑地道。

张姐叹了一声气,“小何,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你不懂。静涵这两年比较火,她如果解约,肯定会引起比较大的轰动,到时候哪怕她给苏泽做配,因为解约的事儿,人们的注意力也会放在静涵身上,而不是苏泽。对于苏泽来说这个节骨眼提出解约肯定是不利于他出名的,所以他就一直警告静涵,不让她这个时间解约。”

“时间推迟不行吗?拍完这个剧,再跟你们那个什么公司解约不就皆大欢喜了?”何安晨想了一下,又试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不是那么简单的。”张姐看起来真的很愁,“老板一直在压榨着小沈的价值,小沈如果不趁现在独立,再过一段时间她就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违约金了。她之所以现在选择激流勇退,就是想着利用舆论环境和现在她在公司的分量形成优势,让她在解约的时候能更有底气一些。这段时间媒体一直说小沈接下来可能投身于话剧事业什么的,那都是我让人做的公关。我们已经通过这些消息很明确的告诉老板了,我们想淡出,不会再创造价值了,放过我们吧。”

何安晨听到这里也没有再问下去,他确实没想过这里面这么多的弯弯绕绕。总是说娱乐圈的水浑的很,没想到只是初次接触,就是几乎涉及了人命的黑暗。

“张姐,我会尽可能的护住沈姐的。你放心吧。”何安晨走到水房,洗干净了苹果之后,对着张姐承诺道。

小说《何人问长生》 第13章 解约事小人命关天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