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更新时间:2021-06-11 09:40:30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连载中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来源:追书云作者:我爱小钱钱分类:穿越主角:仄辞顾诏

主角叫仄辞顾诏的小说是《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爱小钱钱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含冤死去,仄辞以为这便是故事最终的结局,但谁知一睁眼却被沙雕系统捡走。本以为是要攻略别人,却奈何是去当……媒婆?“宿主大大,你的任务就是……让男主女主重归于好,破镜重圆,美满幸福!”仄辞冷漠脸:“哦。...展开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精彩章节试读

至于白子泽,就是这个所谓的麻烦制造者。

仄辞大概看了一下白子泽的资料,京城四大家有郑家,顾家,赵家和白家,其中白家权势相较于其他家族更大,情况也更复杂。

至少在白子泽身世安排上,作者并没有手软,白子泽的父亲是白家老二,不怎么掌权,相反的,更喜欢一些在白家老爷子看来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东西。

他喜欢收藏古玩,甚至还在经营了一家倒腾古玩的古董店,人生态度和观点都十分佛系,没事儿就溜溜鸟,浇浇花,品品茶,听听收音机节目,反正就是不干“正经事”。

为了这个不上进的儿子,白家老爷子不知道吹胡子瞪眼生气了多久。

但还好,白家老爷子有两个儿子,相对比老二的不争气,老大就比较给人长脸了,从国外学成回国后就掌管了公司,能力和商业都是很不错的,可以说完全继承了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雷霆手段,很快便独占鳌头。

但是老爷子对老大唯独有一点不满意,就是他迟迟未娶妻结婚。三十五岁后勉强按照老爷子相中的对象结婚了,对方也是个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但是两人结婚许久都没有孩子。

老爷子让自己信得过的秘书去查过了,两人身体都没有问题,既然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那就比较叫人着急了,直到他们结婚的第五个年头,老大家媳妇终于怀孕了,这可把老爷子高兴坏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是他颜面扫地的开始。

孩子生下来不到一个月,白家老大在家里把一个男人按着狠亲时被老爷子撞破了,老大干脆不瞒了:“爸,我一直以来都只喜欢男人。”

老爷子心脏病都快发了,问他说,那你媳妇咋怀的孕?老大很诚实的抱着那个男姘头说,不知道,我没碰过她。

老爷子差点气撅过去,特别是看到那个男姘头还是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秘书的时候。

老大媳妇后来也没隐瞒,她早就受够了当同妻,很干脆的承认了她和老二的事儿,破罐子破摔吧,这孩子是谁的显而易见了,老爷子铁青着脸,要说这孩子是杂.种,那的确是他们白家的血脉,但是这事一团糟,难处理。

“年度狗血大乱炖啊……”仄辞不由感叹道,“后来呢?”

“后来啊,白家老大和他老婆离婚了,但是为了不让丑事传出去,白子泽就养在白家老大那儿,而白家老二也并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后来就再婚了。”

“白家其他人对白子泽好吗?”

“他爷爷把他当耻辱,他名义上的父亲对他不冷不热,他亲生父亲对他爱搭不理。”

“总结下来,就是怎么都不受待见了?”

“是啊,反正挺惨的,虽然没有被刻薄对待,但是日子过的非常不好,还有轻微的情感认知障碍。”

仄辞大概明白了,这样一个童年孤独,在十分冷漠的环境下长成的孩子,后来心理扭曲也是可以理解的。

仄辞最后调出了白子泽的照片,照片上的白子泽站在花园里,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家居服。手腕上盘着一串颜色古朴的珠子,手中还把玩着两颗木制太极球。他肩宽腰窄,身材比例完美,的确有叫人心动的资本,往哪里随便一站,都是一道风景。

“长得倒是可以,和主角颜值不相上下。”

仄辞把资料面板关掉,观察了下身边好像已经睡熟的顾诏五官,他长得很张扬,甚至于是艳丽,若是性格偏沉稳老成,那倒还算能压的住面孔上的艳,现在成天跟换了个人一样,往人群里一站,打眼的不得了。

看着看着,仄辞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的确觉得顾诏艳没错,但是这脸上的红似乎有些不正常……

他把手往顾诏头上一放,温度滚烫,他皱着眉,连睡着都不安分,呼吸粗重。

应该是昨天晚上受凉了,亏的他今天早上还能在仄辞面前表现的若无其事。

仄辞拧着眉,说不出再见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头次觉得自己有些激进了,表情有点懊恼,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他没考虑清楚。

“顾诏……顾诏?醒醒。”

仄辞拍他脸,顾诏半天才睁眼,歪头看是他,有些疲惫的笑了一下,全身重量往他身上压去。

仄辞只觉得他呼吸都困难,勉强扶住他:“还能坚持么?要不然我们现在就下车找医院。”

“别闹,这儿下去了才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顾诏呼吸热热的洒在仄辞脖子露出来的小片肌肤上。

“是不是……有点愧疚了,谁让你这个小白眼狼昨晚我不在还睡那么香……”

仄辞无言以对,只能尽量调整姿势,让顾诏睡得更舒服一些:“待会下车,我陪你去医院。”

顾诏却满不在乎:“去什么医院……我不喜欢去医院,那儿全是消毒水的味儿,阎王爷就在旁边蹲着呢,去多了等于在他老人家面前混眼熟,等下次他看上我了,万一把我给带走了……”

仄辞正忍无可忍想叫他停止胡扯,却听他又补一句:“那么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仄辞不想说话了,过了会才绷着脸说:“没事,放心去,我每年会记得给你烧根香的。”

话虽这么说,大巴车到站之后,仄辞还是火急火燎的把顾诏给拽进了医院,量了体温。

“38.5,是昨晚受凉了?”大夫问。

“嗯,昨晚出去玩迷路了,山里待了一晚上。”仄辞替顾诏回答。

在顾诏自己的坚持下,大夫给他开了点药,仄辞去医院拿了药,给他接了杯热水喝,看着他把药吃下去才算完。

送佛送到西,仄辞叫了出租车,直接把顾诏送到家楼下,扶上楼给他扔在了床上,期间,顾诏一直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像没有仄辞的搀扶他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仄辞给顾诏头上放了块冷水浸湿的毛巾,环顾了一圈,这屋子比他上次来时更没有人气了,不光是冷冰冰的遗照,还有不染纤尘的家具,以及那空空如也的冰箱。

小说《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第10章 意外发烧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