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风光迫嫁

更新时间:2021-06-11 11:19:56

风光迫嫁 已完结

风光迫嫁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萝卜丝端子分类:言情主角:夏鹿周铭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风光迫嫁》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萝卜丝端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毕业典礼上的浪漫求婚,让她在22岁生日这一天成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可是这幸福却仅仅维持了7天。“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人事不省,仿佛不是七天前才在礼堂上对自己念出誓词的那个...展开

《风光迫嫁》精彩章节试读

夏鹿盯着电脑屏幕,双手不断在键盘上飞舞。她大学时的绩点很好,也不乏一些得过小奖的作品,可是工作经验那一栏仍是空白。这样的简历,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太太,今天先生不回来吃晚饭了,你先用餐吧。”张妈敲响了夏鹿的房门。

有了经验,这次她终于记得锁门了。

“知道了,马上来。”

合上电脑,她忧心忡忡。如果连内推都进不去,正常面试的流程更别想,可能连简历初筛这一关都过不了。

要是当初不忙着结婚,早点儿出去实习积攒点儿工作经验就好了。可是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世界上有后悔药不成?

“哎~”她不禁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喉咙刺痛。

“太太,你怎么了?”看到夏鹿摸着脖子一脸痛苦,张妈赶紧走了过来。

“给我倒点儿水…”夏鹿小声说道。

吞了水,喉咙的刺痛感非但没减小,反而更加强烈,几乎快要影响到正常呼吸。

“太太,你是不是被鱼刺卡住了?”

“鱼刺?”夏鹿的目光移至桌上,在正中间那盆水煮鱼面前停了下来,“这里面有鱼刺?”

“这…”张妈一时慌了手脚,“这鱼我已经仔细处理过了,兴许是…处理的不够干净吧。”

“啊…那就是了。”夏鹿捏住喉咙,吞了口水,果然,“你去帮我拿碗醋来。”

从小夏知秋就教育她,做事情的时候不能分心,要一心一意,就连吃饭的时候也应如此。她之前不以为意,总觉得是管太多,现在想想,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太太,喝醋不管用的吧?这是民间的方子呀。”张妈满脸担心,生怕因为自己一时失误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要不然咱们还是去医院让医生处理吧。”

“去医院?不至于,卡个鱼刺而已,”夏鹿大口吞着醋,眉头轻皱。

“怎么样?”

夏鹿抿抿嘴,感受了一下。

“没关系,我再吃点儿东西就行了,你先去忙吧。”

“真的没事儿了?”张妈还是不放心。

“没事儿~”夏鹿刓了一大口饭放进嘴里,“你看,这不是好好的,能吃饭嘛。”

张妈看她的脸色没有异样,便放心走开了。

夏鹿虽然仍觉得喉间刺痛,可是鱼刺就算下去了也会留下伤口,刺痛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这一餐饭,她再也没碰中间那盆色香味俱佳的水煮鱼。

晚上十点,周铭郴回到家里,发现屋里一片漆黑,客厅连灯都没开。

“太太呢?”

“太太在楼上,可能已经睡下了吧。”

“睡了?这么早?”

张妈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实情,“今天太太可能不大舒服。”

“怎么了,生病了?”

周铭郴换了鞋,把外套脱下来挂进旁边的更衣间,张妈也寸步不离地跟了进来。

“都是我的错,是我疏忽了,今天晚饭的时候太太被鱼刺卡了一下,一大桌子菜没吃几口就上楼休息了。我说还是去一趟医院稳妥,但是太太执意说没事儿,不想去。”

“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周铭郴轻笑一声,“鱼刺而已,你先去休息吧,辛苦了。”

“哎。”

看着张妈离开的背影,周铭郴走上楼去。

这女人,现在是越来越会找借口偷懒了。以前回家还能迎上来主动问个好,尽一点做妻子的责任,现在可倒好,直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露面,是打算彻底屏蔽他不成?

“张妈,我已经躺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周铭郴伸手敲门,里面却传来夏鹿慵懒的声音。

“开门。”

听到这魔鬼般的召唤,夏鹿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恢复备战状态。

她和周铭郴虽然住在一栋房子里,却因为作息不同的缘故,碰面时间少之又少。久而久之,自在惯了竟然忘了家里还有这么个恶魔时刻等着折磨自己。

“有事吗?”夏鹿小声问道。

“有,以后我回家,你要主动过来跟我打招呼。”

“别忘了,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哦。”

“还有,从明天开始一起用早餐,之后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但七点必须起来吃饭。”

“啊…”

因为张妈过来帮忙,夏鹿好不容易才从早起这个噩梦中解脱出来,现在竟然告诉她又要回去了?

“哦。”虽不情愿,她还是一口应了下来。

周铭郴终于满意地走开。

夜里,夏鹿忽然从梦中惊醒,感到喉咙肿痛,浑身发冷。

晚上被鱼刺划破了嗓子,还吃了水煮鱼这种辛辣的食物,不发炎才怪。

她起身,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肩上,放轻脚步走下楼梯,到厨房接了杯水。

“嘶~”

这伤口好的还真慢,都过了几个小时,一喝水痛感还是这么明显,不知道要几时才好。

她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烫啊!

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想到这儿,夏鹿把水杯放在桌上,走到客厅,拉开一个又一个抽屉,七手八脚翻找起来。

“奇怪,之前明明就在这里的…”

这偌大的一栋房子,不可能连个体温计都没有,而且她之前整理屋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

“你在做什么?”

没一会儿,周铭郴从书房走出来,一脸冷漠地看着她。

夏鹿转过身,吓了一跳,“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废话,你这么大的动静,不止我,一会儿隔壁邻居都要过来敲门了。”

其实,白天的营业数据给周铭郴敲响了警钟,他一直在查看旗下酒店的营业数据,试图从中发现问题,压根儿就没闭过眼。

“你在找什么?”

周铭郴走过来,伸出脚把旁边翻得乱七八糟的抽屉挨个儿关上。

“我找…找体温计。”

周铭郴走近她,吓得夏鹿节节败退,转眼就快被逼到了墙角。

“别动。”

看到周铭郴伸出手来,夏鹿赶紧闭上眼,完了完了,看来这次真的把他惹生气了,下手轻一点儿啊拜托了!她在心中大喊。

想象中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反而轻轻放在了她的额头。

“不用找了,你发烧了。”

小说《风光迫嫁》 第18章 你发烧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