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权舆之路

更新时间:2021-06-21 18:34:15

权舆之路 已完结

权舆之路

来源:掌中云作者:鼎鼎当当分类:官场主角:林策子姬

主角叫林策子姬的小说叫做《权舆之路》,是作者鼎鼎当当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权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于嗟乎,不承权舆。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家道中落,十五岁的林策拿上父亲和部曲们战死换来的十二盏马蹄金,他问:为何部曲军功无赏赐,战死不抚恤?心有憎恨,于是他率五百部曲,踏上一条权舆之路。...展开

《权舆之路》精彩章节试读

子姬又转了两圈。

跟来的春官队伍便找到了他。

这时,大伙你看我,我看你,毕竟都已经到了城下,进不进城?

土楼上,林略眼尖,看到了春官的旗帜,好奇指给申豹。

申豹看到了“春”字,就觉得要坏,神情一凛,喊来李扎和蹇仲,指给二人道:“你们快派兵把他们请进城。”

蹇仲多嘴道:“他们是什么人?”

申豹苦笑道:“春官。这回要出大事。快。千万别让他们走脱,我也去,能文请咱们便文请,实在不行再动强。”

申豹心里着急,催士卒催得快,城门口一声令下,战车挪摆,他就一路小跑,身后带着的士卒更是鱼贯奔行。

春官的队伍退到一旁树林边,仍在争执不休。

子姬推搡子夏道:“你去城下呼喊,问他,敢不敢让春官进城,一起见证苍榆归政公子策的大事?”

子夏不去,看向保护他们的武士首领。

为首的武士便劝阻道:“公子策无论如何美化,都是叛,他地位还没有稳定,一定会害怕走漏消息。这个时候春官进城格外危险,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杀了春官,从而保证消息不会提前外传。”

子姬固执道:“可他又不是你。”

子夏抿了抿薄唇,现出几分戾气,吓唬说:“这是施政,没有人会心慈手软的,他都敢叛,会不敢杀几个春官?”

子姬拉了拉为首武士,强调说:“可我有南宫叔叔的保护,杀也只杀你。”

子夏又道:“乱军之中,南宫将军根本保护不了你。不如我现在就去同官,从公子严手里要些兵,趁他情形不稳,平息掉玄鸟家的叛乱。”

南宫将军警告道:“子夏。你是春官,一旦你破坏春官只采风不干政的习惯,各路诸侯谁敢接纳春官,春官就从此寸步难行。”

子姬冷笑道:“原来你要跑。他才不是,他就是想跑。”

他指了子夏给众人说:“他想跑。”

子夏胸口不断起伏,又气又不知道怎么分辩。

春官们纷纷劝解说:“子夏也是没办法。我们还是回同官吧。你要是想来,等苍榆局面稳固了再来。”

子姬也无奈,只好同意说:“那也好。”

他们正要掉头回同官,申豹、李扎已经带着士卒赶到,围了上来。

南宫将军猛地拔剑长指,挡到春官们的前面。

他的几名部下和车夫们也纷纷抽出利刃,露出百战余生的架势。

李扎目光中现出炙热的光芒,他分明看到,这些武士们拔出的长剑很多都超过两尺,尤其是为首的那位,剑没有三尺也接近三尺。如果尽数拿下,将这些长剑转卖,不啻一笔巨大的财富。

申豹摁住他的胳膊,给他摇了摇头。

然后,他向为首的南宫将军行礼,恭敬道:“我来没有恶意,替主公接你们春官入城,春官只管采风,这是天子与天下各路诸侯的约定,我们知道,也一定以礼相待,我在这里替主公向你们做出保证。”

南宫冷笑道:“如果我们不进城呢?”

李扎拔出短剑,一手长矛一手短剑,狠狠地说:“那就把你们全部捉了进城。”

南宫异常果敢,直接推了身边的人一把,怒吼一声:“快走。”

吼完,便迅捷向前,先一步向申豹扑去,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申豹狼狈拔剑,挡了一记,手都震得发麻,眼看南宫追击,剑刺迅捷,又划一道奇异的曲线,似刺似斫到自己面前,自忖挡不住,只管向后奔退。

李扎从一侧扑来营救,将长矛刺出。

矛尖犹如一点飞星,直奔那南宫将军的面门。

那南宫不自觉叫了一声“好”,侧走避让,却不退反进,长剑一挽,横在臂膀外侧,任剑刃和长矛刮出尖锐的噪音,他已经趁机抢入李扎中门。

两人隔着一杆长矛,怒目相视。

李扎手中的长矛已无用武之地,干脆弃矛迎击,手一伸,刺出短剑。

近战短兵占先,南宫的长剑反而无法展开。

两人你起我伏,围绕着一道中心来回别、刺、撩、抹、捅,都希望能侵入对方兵器的防御范围。

李扎把唇都咬破了,却根本攻不进去。

他剑短,早已是骑虎难下,只能攻出狂风暴雨一般的刺击,否则只要他一退,对方剑长又锋利,就能在他身上开窟窿。

申豹怕李扎有失,顾不得追击春官和掩护春官的武士,一声令下,身后十余张劲弓举起,挂箭张满。

李扎已与南宫你来我往,缠斗在一起,士卒把弓举得颤抖,都没有放箭的时机,申豹也不敢下令放箭。

为了李扎能生还,他眼睁睁看着其它人从容撤走,只是反复怒吼:“住手。是误会,都给我住手。”

哪里住得了手?

南宫剑长,哪怕他万夫不挡之勇,他也不敢轻视这种密集的近刺,任李扎往身上又抹又扎,李扎剑短,只要攻势一停,人一退,南宫的长剑就一下有了用武之地,被斩成两断都不在话下,又哪里能住手。

这就是苍榆的不死卒,无畏卒,不退卒,只有战死,没有一退。

李扎的喘息声越来越大。

他觉得自己快顶不住了,而申豹又畏首畏尾,不敢放箭,如果自己被南宫刺死,只怕以南宫的迅捷,申豹再放箭也来不及,为了避免这种可能,他再一次疯狂进攻,怒吼道:“射。射呀。”

申豹咬了咬牙,从士卒手里夺来弓箭,往两人四腿上射去,反正误射到李扎腿上,也射不死人。

一支长箭扎在他二人的脚边。

李扎是疯狂的,是他没有余力没有选择。

南宫却不是,他被对方真敢射箭弄得心惊肉跳,突然一剑横推,向一旁跑去。

他走出一道半圆来避箭。

十余箭枝“嗖嗖”不停,次序不断,有的射在他脚边,有的从他一旁穿过,扎到他旁边的榆木上,还有的箭被他用剑拨开,掸到四面八方。

这样的境地,他还居高临下评价:“苍榆不退卒,果然名不虚传。”

趁着士卒一轮箭射光,再挂箭去射,他已从容撤走。

苍榆不退卒,是苍榆精锐的自称。

苍榆这样的地方因为有矿,不管产量如何,其实不缺金兵,但冶炼落后,剑一半都很短,矛刃更短。

平时作战,戈矛一旦扎不中敌人,让敌人跨进长矛长度之内,你退一半的矛杆,前面过短的尖刃也不能横击。

连当根棍用都不行。

将士总结的经验就是,一旦长矛失手,只能置于死地而后生,丢下长矛,另一只手持短剑冲到敌人怀里刺击。

敌人防不住,敌人死,敌人防住了,自己难以为继,自己死。

本来李扎以为南宫只是与自己势均力敌,就算武艺略高一些,也高不到哪去,但南宫临走来评价一句,却将他惊醒。

南宫知道不退卒或者无畏卒的套路,自然没有全力攻防,而是留有一定的余地,在等他力竭而已。

他吐了口咬唇咬来的血沫子,看向申豹。

申豹喝道:“还等什么?快追?蹇仲抄后路若能抄到,他们照样跑不掉。”

李扎振奋精神,立刻与他一道追上去。

但是,申豹自己却变得焦躁,一路问他:“我们百多人追杀,他们都能从容跑掉,回去怎么跟主公交代?”

李扎陷入沉默。

申豹情绪恶化,又失声道:“就不该存生擒之念,这些春官一跑,同官很快就能知道苍榆的真实情况,就算他们置之不理,不几日就能传到公子基的耳朵里。以现在城里的情况,哪有力量守城?!”

他们一路追上去,却发现南宫万年反而退了回来。

他和几个武士护着几名春官退回来。

对面人影憧憧,很快可以看到,蹇仲他们已经抓有人质,逼着他们退回来。

两人顿时颓势一扫,指挥士卒布好包围圈。

小说《权舆之路》 第19章 南宫万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