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相公美如花

更新时间:2022-05-13 17:28:58

腹黑相公美如花 连载中

腹黑相公美如花

来源:西瓜书城作者:蓝莓味果酱分类:言情主角:叶清清沈从安

精品小说《腹黑相公美如花》是蓝莓味果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清清沈从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成冲喜小媳妇,后娘苛待,婆婆泼辣刻薄,相公重病残疾。叶清清表示,淡定,这都不算事。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只要还有口气,那就死不了,白捡一漂亮相公。叶清清:不是说好了,治好你的腿,咱们就合离?某相公无辜...展开

《腹黑相公美如花》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夜深大夫睡下不一定愿意来。就是来了,那也得加钱。

沈如花无话可说。看病本来就不便宜,穷人家哪里看的起病,一般都是熬着。可她们真是熬不住了啊。

沈如兰道:“我怎么知道你的药是真是假?”

“你喝了不就知道。”叶清清笑眯眯。

沈如兰伸手,“我试试。”

“五十文。”

沈如兰磨牙,“一家人你还要钱?”

叶清清笑容淡了些,“一家人你白天还想要毁我容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沈如兰大叫道。

“谁知道。”叶清清不耐烦了,“买不买?不买我就睡觉了。”

她打了个哈欠,忙了一天是真累了。

那边孙氏走过来,“我买!你先给我喝了,等我好了,拿钱送过来。”

叶清清无语,这是想空手套白狼呢,她这么好骗吗?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白天那一面,叶清清已经大致了解了她们的为人。叶清清咬死了不松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孙氏实在是疼的受不了了,茅房还被沈老太占着,回房拿了五十文钱来。

叶清清数好,从厨房端出一碗药。孙氏接过,一口气喝下去,翻腾的肚子还真消停下来。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些血色。不用说,药是真的,而且效果好的不行。

这下子,其他人忍不住了。纷纷回去拿钱,一人买了一碗。药到病除,肚子是不疼了,心开始疼起来。一碗五十文,十碗就是五百文......

嗯,十碗......

还有一个沈老太,被忘在了茅房里。她五十多岁的人了,蹲了这么久的茅房,腿早麻了。起不来,叫也没人理。都在叶清清这买药喝,没听见。

等想起来,扶出来时,整个人都虚脱了。想骂人都没力气,只想喝了药,回去好好休息下。

一个晚上,叶清清用随手摘的草药挣了五百五十文。一堆铜钱摆在桌子上,沈家三人都还不敢相信。

“大嫂,你真厉害。”沈如月眼睛在冒星星。沈从望也惊奇的望着她。

倒是陈氏眼中满是探究,“你会医术?”

叶清清早想好了说辞,“会几个偏方,跟我舅舅学的。”

陈氏想起来,叶清清亲外祖据说是个江湖郎中,舅舅子承父业,手里有些偏方也很正常。

江湖郎中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一年回来不了几次,无法给叶清清撑腰。否则宋金花也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陈氏眼前一亮,很快又暗了下去。要是能救安儿,叶清清早就救了,还用跳河?

夜色弥漫,陈氏收了钱,打发沈如月姐弟去睡觉,自己坐到沈从安的床前,替他掖了掖被角。对着昏睡的人发呆。

叶清清走上前去,借着清冷的月光打量着床上的人。在叶清清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仔细观察沈从安。

两村虽然离得近,但沈从安足不出户。叶清清也整天埋头干活。成亲这几天,小姑娘忙着跳河了。

眉如远山、挺鼻薄唇,清瘦俊美。便是昏睡着,也不影响他身上萧萧肃肃的疏朗气质。

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好看的有点过分,叶清清看他两眼,又忍不住去瞧瞧陈氏。

和陈氏眉目间却有三分像,看来是亲生的。

陈氏沉了脸,叶清清以为她又要骂人,早晨她是见识过对方战斗力的,宋金花都要略逊一筹。陈氏的彪悍泼辣,整个南桥村都是出了名的。

然而陈氏的声音很淡很平静,像是微风拂过水面,不留痕迹。

“你不想留下,我不勉强你。但这几天,你必须尽心尽力的伺候好安儿,等安儿他——我放你离开。”

叶清清惊诧的望着她,“宋金花不会退回聘礼的。”

“我知道。”陈氏道,声音又狠厉起来,“可你若不尽心,或再气着安儿,这辈子就是死也得死在沈家!”

新婚当晚,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相公,想着日后黑暗无望的生活,原主哭着吵着要退婚。

也是巧了,昏睡多日的沈从安就在这时醒过来,瞧见这一场闹剧,立时气的又吐血昏了过去。

沈母把原主祖宗十八代都拎出来骂了一顿。

“好,我答应你。”叶清清承诺,“保证会照顾好相公。”

陈氏一个眼神都没再给叶清清,便离开了。

沈家只有两间土屋。以前沈从安沈从望兄弟两人一间,陈氏沈如月母女一间。叶清清嫁了进来,只能和沈从安睡一间。沈从望搬去和陈氏那屋打地铺了。

原主不想和一个快死的人睡一张床,这几天都和衣睡在地上。沈家没那么多地铺给她打,好在八月天,不算冷。

叶清清没那嗜好,床虽然不大,两个人还是能挤下的。她把沈从安往里挪了挪,顺带给沈从安把了个脉。脉搏微弱,最多活不过三天。却不是不能治。

叶清清纠结起来。她原本打算,沈从安死后,当个自由自在的小寡妇。陈氏还愿意放她走。可放任沈从安死去,见死不救,又违背了叶清清的医德。

望着月光下,沈从安清朗苍白的脸。叶清清叹了口气,长这么好看一张脸,死了太可惜了。

一夜睡的昏昏沉沉,第二天起来,叶清清只觉骨头架子都要散了,全身上下都疼。昨天跳河差点淹死,又被陈氏拖着走了一路,还能活蹦乱跳,已经是她身体好了。

早饭三个野菜团子,沈从望吃完,去邻村帮工,陈氏守着沈从安做绣活。叶清清走到她面前,“娘,你把钱给我,我进城去给相公抓药。”

陈氏抬头,怀疑她是不是想拿了钱逃跑。

“娘,我昨天都答应你,就不会跑。”叶清清努力说服她,“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偏方,想去抓些药试一试。”

“你要是不信任我,可以让如月和我一起去。”

但凡有一丝希望,陈氏都是最不肯放弃的那个。叶清清如愿以偿的带着沈如月坐上了去城里的牛车。

南桥村隶属东安县,坐牛车到县城,要一个多时辰。

清晨出发,红日高悬才到。叶清清抹了一把汗,付了六文钱,和沈如月下了牛车。

小说《腹黑相公美如花》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