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祸起奇门

更新时间:2022-06-03 09:46:11

祸起奇门 已完结

祸起奇门

来源:掌中云作者:龙人分类:武侠主角:凌海祖惠枝

主角是凌海祖惠枝的小说叫做《祸起奇门》,它的作者是龙人写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浩劫之后的江湖,风云再起,如意宝珠出世,祸起萧墙始于三大奇门之遁门。于是奇门遁甲不奇,毒门万毒不毒,刀门铸刃无锋。祸起奇门,顿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数年后,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杀手的身份横...展开

《祸起奇门》精彩章节试读

“我败了。”唐竹棋有气无力地道。

“那我可以带走情妹吗?”马君剑冷冷地问道。

“这个,这个,我不能作主!”唐竹棋为难地道。

“那……”马君剑话说一半,便呆住了,他眼中射出鄙夷的光芒,因为他的臂膀上插着一支黑色的铁钉,这还是因那剑的磁场所影响,使铁钉偏离轨道,否则就是咽喉而非臂膀。若在平日,当然无法暗算马君剑,可刚才连使三大杀招,又中了一棋,棋中本身就有毒,使他的反应和听觉大受影响。

“唐门,只有老太爷才可以作主。”这是那个老头子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暗算我?唐门老太爷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吗?”马君剑愤怒地说,雷氏兄弟也怒道:“老匹夫!”

“不要紧,年轻人,我们唐门本来就是以暗器和毒药出名,暗算正是暗器功夫的主要手段,又有何不对?不过年轻人,你是活不过今天了,那上面是我取‘断肠草’、‘人参须’、‘腹蛇胆’、‘鹤顶红’所炼成的毒药,没有独门解药,谁也救不了你!”老人阴狠狠地说道。

“你卑鄙、**!”唐情怒骂道。

“七小姐,这都是为你好,老太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只能这么做。”老头装作无奈地道。

这时,马君剑只觉得,天地都在转,唐情的泪却斜飞,雷氏兄弟往上升,终于缓缓倒下。

“马大哥。”唐情哭喊着奔过去,扶着晕倒的马君剑,对老头道:“快把解药拿来,否则我就自杀!”唐情抽出一把带着蓝光的匕首对着脖子。

“小姐,别乱来。”老头子急道。

“情儿。”唐竹棋夫妇焦急地喊道。

“快给我!”唐情怒喝道,雷氏兄弟围成一圈护着唐情。

“小姐,你若和他走,我要受家法,你若自杀我也要受家法,无论如何我都要受家法,不如我们商量商量。”老头子装作为难地道。

“快说!”唐情怒道。

老头子得意地道:“小姐若答应出嫁,我可以放过你的朋友,但下次再生是非,只好当敌人对待,不知小姐可否愿意?”

唐情看着脸色苍白的马君剑还在流黑血的手臂,软弱地道:“我答应,但我要亲自送他们走出唐门。”

老头子得意地道:“这个没问题,只是他要在十二个时辰后才能醒转。”说完,把解药喂进了马君剑的口中。

这一路上,唐情一定要亲自背马君剑出唐门,连雷氏兄弟都没有办法,幸亏唐情身怀武功,否则没走一半,就得连自己一起让人背了。

唐情咬着牙将几人送出唐门,便将自身的一块玉佩挂于马君剑的脖子上,大哭一场,雷氏兄弟也掉下了几滴罕见的泪水。她静静陪了马君剑三个时辰,才被人拖走。

十二个时辰之后,马君剑醒了,见自己并不是在唐门,便大叫“唐情”、“唐情”……

“马兄弟,唐情走了,叫你别想她,你斗不过唐门的,并将玉佩送给了你。”雷劈金道。

马君剑只觉得虚弱如婴儿,不觉流下了两行英雄泪。

数月后,唐情早已出嫁,而重伤初愈的马君剑独上唐门,连杀唐门两名功力最高的第三代弟子,重创十人,唐氏三大年轻高手尽死,自己也身负毒伤。

一年后,马君剑又独上唐门,斩杀唐门第二代高手一名,第三代弟子十余名,自己毒伤加重伤。

一年半后,马君剑在威远至内江道上将那天偷袭他的老者斩杀,并杀尽随从二十五名唐家弟子,自己受重伤加毒伤,险死,却为凌家庄上代庄主所救,从此长住凌家庄。唐门屡派人马探寻,寻找数载依然未找到马君剑的踪迹,故以为马君剑已被毒死。而江湖中人却不得不佩服马君剑的勇气和武功,马君剑之名也从此轰动江湖,也从此成为江湖欲寻之人。

马二爷轻抚胸中的玉佩,两行老泪顺颊缓淌:“情妹,情妹你可好否?四十年过去了,想来都老了,可我怎么也忘不了你……”

“二公,二公,二公,你怎么了?”一个犹带稚气的声音划破似梦似幻的回忆。

“没什么,海儿,我在看池子里的水,在想为什么会几百年还这么热呢!”马二爷撒谎道。

“那你怎么流泪了?”少年又问道。

“谁说我流泪?你这小不点尽害人,将水浇到我的身上,把水珠说成是泪珠,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和你一样爱哭鼻子呀?”马二爷假怒道。

“哦,我还以为二公也会流鼻涕呢。”少年说完又泥鳅般钻入水里。

凌家庄依然寂静,几盏“气死风”灯,摇曳得如鬼火一般,那满院的花树便如张牙舞爪的鬼怪一般。

这时,庄外的树林传来几声夜莺的啼叫,接着又有几声啼叫相应和,就如幽鬼夜啼。

“啪”一颗石子掉进凌家庄的大院,庄内依然毫无动静。

片刻,一道如夜猫般的身影踏上了东边的红墙,那双眸子竟射出如剑般锋利的光芒,似要割断园中所有树木一般。

又等了片刻,庄内依然毫无动静,便如狸猫般毫无声息地滑落地面,接着又有一道身影滑落院内,三道、四道、五道、六道……三十三道,终于再没有黑影爬上红墙。

一道黑影用手指做了一个动作,于是前行都在寂静无声中进行。

“扑!”“呜!”一个黑影倒下,发出闷哼,便再无声息,黑暗中,只见几个黑影晃了晃,又继续前行。

“哧”一声轻响,又一个黑影“呜”地倒了下去,这是玩什么游戏,才在花丛中走六尺远,便倒下了两个。

“六号,三号、四号是怎么了?”一个黑影传出声音来。

“报告组长,中了剧毒之箭。”六号轻声说道。

“继续前行,小心机关。”那个被称为组长的黑影说道。

“啊”一个黑影低呼。

“什么事?”那个组长轻声问道。

“我被脚下这草缠住了,好痛,啊!我的脚,我的脚,我……”这个黑影便不再有声息了。

“什么事,五号,六号到底怎么了?”组长问道。

“报告组长,六号被这种毒草缠死了。”五号犹有余悸地道。

“什么,怎么可能?”组长惊问道。

“真的,他已经变成了脓水……啊,我的脚,我的脚。”五号低声惨叫。

“怎么了?五号。”组长大惊道。

“这脓水让我的脚化……化了,我的脚,我的……”便也无声息了。

“退后,退后,别靠近五号。”组长有些慌乱地道,才走出不到一丈远,便失去了四名训练二十年的高手,怎么叫他不惊慌。

凌家南墙,这时也有几十条黑影如大鸟般轻跃而过,便不再发出任何声息,似几十头静待猎物的魔豹,几十双如电的眼睛似要照亮黑暗的角落。

西北面都是如此,静静的凌家庄,如沉睡的巨兽,而这一群人却是想吞噬巨兽的小兽。

凌家内院,灯火通明,刚才还充盈着喜气,可现在,每个人的脸上和心里都如绷紧的弓弦一般。大堂里,除门口两个壮汉之外,只有三个人,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两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都是一脸肃穆。两老人把中年人的手一人握一只,静静地坐着。

突然,左边一位老人睁开双目,冷冷地电光四闪,恨声道:“这臭**也真可恨,居然能下出这样的剧毒!”

“是啊,四叔,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刚才我不过是安慰一下众人,让大家不要乱了阵脚,敌人肯定是有预谋的,这几天,我老是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也一直提防,但没想到这女人竟这么狡猾……”

“庄主,有事就由我们两个老头子顶着,你专心逼毒。”右边的老者恭敬地道。

“四叔、五叔,我们都是深知毒物的性质,这毒是一种杀伤脑神经的毒,并非什么剧毒,而是一种可使人变成狂人疯子的药物。这三种药物,任何一种都是没毒的,任意两种相合都不可能产生毒素,但三种合起来却成了难以解除的毒药,也真是处心积虑呀。若有一刻,我变成了狂人疯子,望四叔、五叔能尽快杀了我,别让我活得太痛苦!”中年人无奈地说道。

“庄主,不会的,吉人自有天相。”被称作四叔的老头安慰道。

“是啊,庄主洪福齐天,怎么会有事呢?”被称为五叔的人附和道。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谁都会死的,只是海儿正值年少,我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中年人有些凄惋地道。

“怎么搞的,庄主,从来都没有看到你这样沮丧过,就是面对着死亡,你也是谈笑自如,为何今天这般模样?”被叫做四叔的人有些生气地道。

“四叔,翠花是谁的丫头?”中年人突然问道。

“当然是夫人的丫头,还是从小在夫人身边长大的呢!”被称为四叔的人答道。

“最近夫人对待下人的脾气怎么样?实话告诉我。”中年人问道。

“好像比前几年凶多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被称为五叔的人疑惑地道。

“上次玉花死时说的什么话?你可记得?”中年人问道。

“是‘夫人,夫人,夫……’这几个字。”被称为四叔的人道。

“对,对了,她是在后山的山花堆里死的,大家都说是摔死的,可我却在她手中找到了这粒扣子。”中年人说完,掏出一颗翠玉做的扣子。

“这,这是夫人衣服上的。”五叔惊道。

“不错,一个临死的人手中紧紧地抓着这颗扣子,说明这颗扣子很重要,而当时扣子上还有一点断线,显然是刚摘下来不久,那即是说,至少玉花在死之前一刻,夫人见过她,还和她有过不开心的事,可我问起夫人时,她却说今天一天都没看到过玉花,那不是非常明显的谎言吗?”中年人有些激动地说道。

小说《祸起奇门》 第6章 为情而战3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