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目神尊

更新时间:2022-06-04 10:24:48

天目神尊 已完结

天目神尊

来源:掌中云作者:龙人分类:武侠主角:黄天虎叶青青

主角叫黄天虎叶青青的书名叫《天目神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数百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位习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越奇越怪就越强,可惜他虽能屡创奇招怪式,但神州武林人才辈出,种种惊世奇招终被人所破,于是他穷尽毕生精力,发现天下武功总有破绽之处,便...展开

《天目神尊》精彩章节试读

史百川心想那最高的宫殿想必就是‘地狱魔主’的寝室,于是顺着弯弯曲曲的玉道向前走去。

亲切的阳光,使史百川大为振奋,推开描龙画风的大门,眼前又是一亮。

里面是个大厅,上方摆着一把白虎皮大椅,中间铺着红色的地毯,地毯足有一尺来厚,地毯的两边是两排玉椅,大厅的正中墙壁上也嵌着一颗光华无比的夜明珠,显然这是‘地狱魔主’召见手下议事的地方。

史百川心里骂道:

“他妈的,比老子六合教不知气派几百倍,**的真会享福!”说完,想起当年地狱神教昌盛之时,便羡慕不已。

于是乐滋滋的,三蹦两跳走向地毯,像一只猴子,张牙舞爪,丑态百出,突然,只觉得脚底一浮,人已陷了下去,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地毯已被自己踩了两个脚洞,原来地毯年数太久,已经腐朽,虚惊一场。

走到前面,往虎皮玉椅上一躺,虎毛蓬飞发出一阵霉味,骂道:

“奶奶的。”

然后将虎皮一把拉下,身子深陷玉椅坐了进去,指手划脚,把原‘六合神教’的众堂主护法叫了姓名,训斥了一通,甚至走下去,勃然大怒地凌空打了两耳光,折腾半天,索然无味,狂笑三声,目露凶光地推开一侧的小门。

玉门霍然洞开,闯进内室,一阵霉臭香扑鼻,左转右折,沿着华丽的走廊,竟走进了一栋华丽幽雅的闺房。

驾镜华床,雍容曲雅,暗香浮动,这一发现令史百川不由得手足无措,惊乱不安。

昔年君临武林,臣服江湖的‘地狱魔教’教主竟是一个红妆。

史百川虽然狂傲自大,自称江湖第一大教的教主,但在这位百年果雄的卧室里心神工敛,甚感渺小。

突然,他的眼光被一个王贝见方的梳妆台所吸引,五尺见方的梳妆台剔透玲拢,呈血红色,上面放着一个颜色暗黑的木匣,与整个珠光宝气的闺房显得极不协调,如在一件华服上打了一块补钉,特别惹眼。

史百川心中蓦地涌起一片欢欣的狂涛,一声欢呼,身形如鬼魁般的飘了过去。

他抑止不住激动,立刻打开木匣,呈现在他眼帘之下,果然是一叠上、中、下三册‘玄魔秘芨’。

为血腥争夺的‘玄魔秘贫’陡然出在自己面前,竟令他的鹰眼热泪横流,头脑一片空白,反而没有那种狂喜。

------------------------------自从摩大岭一战,黄天虎和叶青青就成了武林家喻户晓的武林后辈人物,后来竟越传越神,几乎是五奇重现江湖,神功再现。

一行六人扬鞭跃马,在风景秀丽的江南大道而行,一路上自有沿途各地武林头日隆重接送,柳红燕和叶青青看到意中人如此得人推崇,心中得意非凡,自是欣喜无比。

袁一鹤沿途吃尽美酒佳肴,还要让他上座,因为他还是神功盖世黄少侠的师父,不少武林门派认得袁一鹤。非要缠着他露几手,搞得他甚为难堪。

尽管对黄天虎的神功不明所以,但想到黄天虎与自己十八年来形影不离,吃饭睡觉在一起,更不会走入旁门左道,武功大大超出自己,但却属于纯正一派。

再说在这十八年来,师徒两人情同父子,深知黄天虎个性率直,不会走入歧途,加上两个娇花照月的情窦初开的少女,自己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头子,跟在一起颇为碍眼,马头一勒,笑道:

“虎儿,现在十邪已死了七邪,连‘六合神教’的教主也死了,天下太平,我还是回到乳峰山去钓鱼。”

声音带着一种寂寞与凄凉!

黄天虎连忙说道:

“师父,我也回去!”

袁一鹤脸色一正道:

“怎么,你也老了,还不乘年轻在江湖上多长些见识,图一番大事业,归隐湖光山色,怎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

如当头棒喝,语气甚为严厉。说的黄天虎大为汗颜,望着袁一鹤说不出话来。

袁一鹤接着说:

“虽然你吞了‘百毒金蟾’功力大进,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江湖风起云涌,平静中蕴含凶险,你要好自为之,遇事要三思而行,将柳姑娘送到柳家堡吧!有空的时候回到乳峰山看看师父。”

说完两腿一夹,骑马绝尘而去,他不想在五个后辈面前黯然伤神。

黄天虎望着师父的背影,不由觉得一阵怅然。

五人中,柳红燕自幼跟着父亲行走江湖,武功经验和阅历颇丰,但黄天虎和叶青青虽是学得旷世武功,但却是初出深山,毫无江湖阅历。

所以路上碰到什么麻烦,打尖,住店都是柳红燕安排。

一路谈笑风生,过了两个月,五人已进入了湖南境内,不几日就可以到柳家堡了,柳红燕重踏故土,心里特别高兴,说道:

“虎哥哥,青妹,这次可到我的地盘了,由我作东,我请你们吃四川馆子,为黄天虎大侠接风!”

叶青青不高兴道:

“还有我咧,姐姐!”

柳红燕笑道:

“姐姐怎么会忘记你呢,我只怕你吃不消四川辣味!”

叶青青好强道:

“你能吃得消,虎哥也能,我就不信我一人吃不消!”

柳红燕对这条行非常熟悉,带着四人走到镇上最气派的‘川香馆’。

‘川香馆’可是一家百年老字号,一走进川香馆,里面的辣气冲天,叶青青被呛得直打喷涕,辣出满眶的泪水,脸弊得通红。

柳红燕见了脸颊啡红的叶青青笑得弯下了腰,道:

“走,我们还是换个口味清淡的酒楼吧!’

叶青青可不愿认输,一把拉住柳红燕道:

“姐姐,今天就顺我一次吧,我喜欢这种辣味!”

柳红燕拗不过她,再说几个月没吃辣味,心里痒痒的,就拉着叶青青的手,落座点了五个精品川菜。

这些菜,全有辣椒,叶青青辣的嘘嘘作声,樱唇宛如丹朱,眼睛里泪水莹觎,但脸上还带着微笑,吃得津津有味,不肯停筷,不停的叫道:

“辣!真辣!辣的有味!”

五人吃得兴致盎然,饭量大增,黄天虎偶一回头,却发现一只贼溜溜的眼睛,在偷窥柳红燕和叶青青,于是一拉叶青青的手道:

“青妹,有人在偷看你哩!”

叶青青放下筷子,凤目一挑,柳眉一竖,叉着腰,嘟着小嘴说道:

“谁!我剜掉他的眼睛!”

忽然,人影一晃,朝窗外飞去,说道:

“丫头,大言不惭,只准你的虎哥看,就不准我看?”

叶青青清叱一声,跟着疾射而出,然而来人的身手却十分高明,就在这转瞬之间,已然无影无踪,其实这人并未走远,乃是潜伏在暗处。

叶青青不知,心想:还有这样高人,能在我眼皮底下溜走,不由激起她好强的个性。

脚尖一点,飘然已上房顶,凝目一望,发现迷朦的月色之下,一缕淡烟般的人影,朝着前疾驰而去。

叶青青一声清啸,白影直射云空,御风紧赶。

黄天虎也觉得那人武功奇高,想起师父的话,江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怕青妹万一有个闪失,也跟着急掠而起。

前面奔走的人,尽可能隐入林内,为何不隐蔽身形,叶青青直觉其中有诈。

她轻功深得‘五奇’的真传,念头闪过,人已远去五十余丈,前面疾驰的人,陡然回转头来,一见追人之人,宛如流星疾月,心中顿觉骇然。

眼看距离越来越近,这人双目一皱,突然身子横掠,双掌齐推,一式‘犀牛望月’掌风如滔天巨浪,朝叶青青急卷而至。

叶青青双脚向一跃,立即升高五尺,越过掌风,长剑青光一闪,凌空划出。

那人一怔,一声惊叫,陡地向后一倒,一式‘夜鸟投林’,“咯”的一声钻入河里。

叶青青望着河水中串串涟汔“呸”了一声说道:

“谁是大言不惭?”

黄天虎跟着也飘落河岸,接道:

“是落水狗大言不惭!”

叶青青转头轻嗔道:

“还有你以后也不准看我!”

黄天虎装作一脸委屈道:

“那不要了我的命!”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两声马嘶,叶青青叫道:

“不好!虎哥,那是我的血汗宝马在叫!”

黄天虎一听,果然是从‘川香馆’的方向传来急道:“糟了,我俩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还不知燕妹怎样!”

两人大惊,掠回‘川香馆’。

一走进,里面一片狼藉,桌椅掀翻,柳红燕和阿翠、阿兰已不见踪影。

两人心急如焚,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还是那隐隐传来的马鸣声提醒了两人,黄天虎一拉叶青青的手,急叫:

“走。”

话音未落,两人如流星飞射而去。

还未入城。那马嘶之声,远远传来,似在西南方向。

看来这是一伙人,却是两个人所使的“调虎离山”之计,志在夺马和劫人,差一个轻功高,水性好的将我和青妹两人引开,然后另一伙人将青妹的血汗宝马和柳红燕劫走。

黄天虎心想:要是师父在身边,就不会中了敌人的鬼计。

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容不得黄天虎多想,手一环向叶青青作一个包抄的手势,叶青青意会,两人身影暴起,向马嘶之声两头飞掠而去。

叶青青的身子在窗台上一点就向西飘射而去,如急风闪电,忽闻马叫声已在城外的树林里,赶忙回头想叫虎哥哥,可黄天虎不见人影,于是一个人向树林劲射而去。

在迷朦的月色下,叶青青果然见一个身着黑衣披风的人纵马向官道而去,那黑色的披风上画着一个白色的骷髅,写着一个‘6’字。

叶青青大怒,施展绝顶轻功,‘凌空虚步’,只见一条白影已飞落血汗宝马前面.那人大惊,连忙掉转马头,往回急奔,孰料身后俏笑不断。

陡然回首一望,丈余处,俏生生的站着一个白衣少女,虽在微弱的星光下,仍是看得非常清楚,这少女就是教主所要揖拿的叶青青.叶青青面罩寒霜,长剑一指喝道:

“狗贼,你吃了熊心豹胆,想盗取姑奶奶的血汗宝马,还不快将贼手伸过来,让姑奶奶砍掉!”

马上人见逃不掉,一勒马头,抬头嘿嘿冷笑道:

“我王大爷不但要宝马,今晚么,还要得佳人。”说完贼眼往叶青青身上打量,觉得这含苞怒放的花儿,自己还从未见识过。

他正在转着邪念,一声清叱,“啪”的一声暴响,面颊已挨了一耳光,脸上浮起了一座五指山,满口流血。

心里骇然;心想:“怎么这么快的手法,如果是用剑,而不是用手掌,自己的脑袋早就分家了,那还有命在。”不觉冷汗直流。

就在他错愕之际,忽从树上飘落一个白发红颜的老妇,手握着一根拐杖,同样也穿着黑色的披风,描着一个白色的骷髅,写着“4”字,向着叶青青怪叫道:

“五奇**出来的徒儿果然厉害,让天山圣姑来会会你。”

话落计到,“呼”的一声,鸠头杖卷起一股猛烈狂风,黑压压的直向叶青青的头顶砸来,声势猛恶之极。

叶青青不敢硬接,施展‘凌空虚步’一绕,绕到天山圣老的身后,长剑指向天山圣姑的后背。

天山圣姥觉得后背一凉,心中大骇,宛如一只受伤老狐狸,陡然转过身躯,白发一甩,鸠头杖一式‘横扫千军’夹着急风锐啸,向叶青青拦腰扫到。

叶青青的双脚一点,杖还未到,人已直线上升,趁着天山圣姑不及转身撤回杖头,伸手一抓那满头的白发。

数十根白发被叶青青连根拔起,天山圣姑老头吃痛,一声惊叫,嘴里却道:

“王少雄,你还不快走!”

被称作王少雄的人,站在一边,看着两人打斗,,心惊不已,陡地听到天山圣姑的喝叫,如大梦方醒,马鞭狂抽,纵马向官道逃去。

叶青青一愣,暗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糟了,又上当了。

心念一甫动,撇开天山圣姑,长剑身形合一,连人带剑向王少雄后背刺去。

天山圣姑那容得她分身,展开一路绝学,呼声大作,卷起漫天的狂涛,匝地寒飚,杖影绵绵,劲风激射。

没办法,叶青青只得撤剑急救,王少雄身伏马背,向马**一顿狂抽,绝上而去。

那血汗宝马不愧是一匹通灵的宝马,它虽在武林高手的控制下,仍不忘通知主人前来救援,引颈长嘶,划破夜空。

不一会儿,嘶声渐远,细不可闻。

叶青青心中大惊,一声清啸,刷刷刷连环三剑,三剑九朵剑花,震出十八道剑影,指向天山圣姑周身三十六处大穴。

望着漫天的剑影,天山圣姑骇得七魂掉了六魂,情急之下,身于向后暴纵,将手中的鸠头钢杖掷向叶青青.

人上城墙,桀桀怪笑道:

“小丫头,武功倒真不赖,不过我任务已完成,不和你玩了。”说完人已急纵远去。

叶青青被气昏了头,那里有心思去想天山圣姥话中的意思,叱喝道:

“本姑娘暂且饶了你,我要去追我的宝马!”说完纤腰一扭,人已上了官道。急驰三四里路,那还有血汗宝马的影子.

再说往南包抄过去的黄天虎,他虽没学过什么高深的轻功,但凭他数甲子的功力,已达到驭风而行,瞬息万里的境界,虽不是什么轻功招式,但疾奔之间已是身形如电,当他听到血汗宝马的嘶鸣声,人已窜过了五个房顶,正想抽身向西时。

突然见两个穿着黑色披风,背上描白色骷髅,分别写着“0”和“3”的背对着他,站在第六个房顶上。

黄天虎一怔,这是什么邪教人物,三更半夜站在房顶上,心想:糟了,我俩又中了敌人的诡计。显然这两人是冲我而来,将我和青妹的力量分散,然后各个击破。

想到这里,心里一凛,脚在房顶上一点,身子向西横掠,想与叶青青会合。

身子刚动,前面房顶站着两人突然身如鬼魁的一飘,挡住了黄天虎的去路,黄大虎身形一定,见面前拦住的两人一个脸白,一个脸黑,手里分别拿着一根白烟管和一只黑烟管,心想:听师父讲,这可是阴山的黑白无常二兄弟,是危害阴山一带的两个大魔头,怎么穿着这样的奇装怪服,跑到湘南来了。

白无常和黑无常面露鬼笑,同声说道:

“久闻黄少侠神功盖世,一招制敌,可我兄弟俩偏不信这个邪,来领教两招。”

黄天虎傲气一生道:

“阴山两恶鬼怎么到湘南来了,我正要教训教训你!”

凝神瞧着两人,却不见两人攻过来,黄天虎笑道:

“怎么,不是想领教我两招吗?”

白无常道:

“两招;意思是我两人一人只分得一招。”

黄天虎笑道:

“对付你们这些鼠辈魔头,本小爷用一招足矣。”

黑无常叫道:

“我们怎么是鼠辈,又是魔头?”

黄天虎见两人站得远远地不动手,只顾吱吱歪歪,分明是拖延时间,心想:糟了,又着道儿,既然你们是一伙的人,我何不抓起来问问燕妹妹的下落。

心念如此,脸上不露神色道:

“鼠辈魔头,就是魔头中的小字辈!”

“鼠”字刚一出口,人已向两人急扑过去,没有一丝征兆,两人大惊,连忙向两旁飞掠,可那还来得及,身子微动,已双双被黄天虎扣住脉门,不能动弹。

黑白无常本以轻功之快而著称,没想到黄天虎比他俩快得多,人还没反应,被被制住,心里骇然,这才想起教主交待的果真不错。

小说《天目神尊》 第13章 地狱魔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