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更新时间:2022-06-27 17:20:29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连载中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来源:微阅云作者:枫叶红了分类:言情主角:花颜月苏瑜

主角叫花颜月苏瑜的小说叫《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是作者枫叶红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花颜月死后穿越成落魄王妃,婚前就怀了一个不知亲爹是谁的小团子,因父亲镇国公被冤枉谋反惨遭灭门,被幽王苏瑜休弃,后与病弱皇子相爱相杀,成就一段况世孽缘。...展开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精彩章节试读

重山寺,香火缭绕,人影绰绰。

拾阶而上的许愿池前,一年轻女子头戴白纱斗笠,虽遮住了脸,却遮不住她窈窕身姿,如墨般青丝披散而下垂至纤腰间,让人看得挪不开眼。

“月儿,是你吗?”人群中一个迟疑的女声传来。

花颜月一转身,一个眼眸水雾氤氲,如哽在喉的中年妇女撞入她的眼中,想必这就是原主的母亲无疑了。

看着眼前温柔如水的女人,备感亲切,很自然的喊了一声,“母亲。”

这个中年女人,正是原镇国公夫人岑允茹。

花颜月示意母亲禁声,带着她来到一处僻静的禅房。

花颜月对着岑允如径直跪下,“女儿不孝,请母亲责罚。”

她这一跪是为原主,花季陨命,身为人女却不得身前尽孝。

岑允茹将花颜月扶起,拭着眼角的泪。

“母亲,这些年你好吗?小弟可还好?”

岑允茹微怔,随即恢复如初,岔开话题问花颜月如何。

花颜月有此一问,只为证实自己的猜测,岑允茹在镇国公府并不好过,否则为何几年没有往来。

“月儿,母亲对不住你,你父亲出征北蒙,镇国公府全由你伯父主持,母亲什么也做不了。”岑允茹泪水连连,“不过,你父亲出征前为你留了些地契、商铺和银子,待你方便时母亲就交与你,也全了你父亲对你的疼爱。”

可怜天下父母心,花颜月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安慰母亲。

见时间已差不多,花颜月神色凝重的看着岑允茹,“母亲,我接下来的话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岑允茹收敛情绪,紧张地看着花颜月。

花颜月从门窗处左右查看,确定无人,双手聚拢靠在岑允茹耳边低语了几句。

岑允茹脸色骤然煞白如纸。

“母亲,此事非同小可,您需谨慎对待,查证虚实,若当真如此,看可否有转还余地。”

岑允茹木讷的点头,思想有些转不过来了。

花颜月安慰岑允茹不要过分担心,她也一定会和镇国公府同进退。

二人从禅房出来时,神色凝重。

花颜月担心岑允茹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簇拥着她向寺外走。

正走着,岑允茹一时不小心重重地踩在一个粗壮婆子的脚上,那人“哎哟”一声,泼妇般大骂起来:“你眼瞎啦,走路不看路吗?!”

岑允茹心不在焉地点头致歉,直直的往前走,不想又重重撞了那人一下,那婆子更气了。

“你家是死人了吗?道歉都不专心。”

岑允茹本就情绪不稳,一下竟急哭起来。

一时爱热闹的人围了一圈,花颜月怕人越来越多顾不得跟那婆子斗嘴,搀着岑允茹就往外挤。

一阵风吹过,花颜月的斗笠被轻轻撩起,她似乎看见了秦雪瑶,但又不真切,护送着岑允茹出了重山寺。

马车颠簸疾驰如飞,但花颜月似乎不觉,一路上心中忐忑,她希望那人不是秦似雪,若被她瞧见恐怕要惹不少麻烦。

跟花颜月一样心不在焉的,还有秦雪瑶,她好像看到了花颜月,但那女人不是一直被禁足在冷院,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重山寺?

秦雪瑶虽然觉得不可能是花颜月,但她不愿放弃任何挤对她的机会。

她一进幽王府,自己屋都没回,就去找苏瑜了。

苏瑜今天恰好在和裴明谈事情,秦雪瑶一来苏瑜便让裴明退下了。

“王爷,你猜我今天重山寺看见谁了?你一定猜不到。”秦雪瑶神秘兮兮地说。

苏瑜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笑笑地说:“你都说了本王猜不到,那本王还猜什么,你直接说吧,到底是哪路神仙。”

“我看到花颜月了。今天我本是去重山寺拜观音,希望能为王爷诞下个一男半女的。不曾想竟在那里碰上花颜月了。”

虽然秦雪瑶并不十分确定那人就是花颜月,但她可不怕把事情闹大,说出来的话都是板上钉钉。

“夫人你看错了吧?花颜月可是一直有府内侍卫盯着,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苏瑜非常自信地说。

秦雪瑶还是有些不死心,她又把疑似花颜月身边的妇人描述了一番。

苏瑜愣怔着不说话了,秦雪瑶说的那人跟镇国公夫人有几分相似,他脸色不悦的夺门而出,连秦雪瑶在他身后喊都不理会了。

苏瑜来到冷院外,只见屋内微光闪烁,两个丫鬟忙碌着,小团子在她们身边碰哒哒地转圈玩,独独不见花颜月的身影。

他三步并作两步朝室内奔去,火气已然要压不住。

“花颜月呢?”

青芽和云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时小心翼翼地朝卧房指了指。

他要亲眼看到花颜月才能确定她是不是在,自顾向卧房走去。

只见花颜月正歪躺在床上闭目小憩,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映照下根根分明,如飞舞的蝴蝶般撩人心弦。

花颜月只觉陷入黑暗之中,猛地睁眼就看见苏瑜在她跟前。

“王爷属狗的吗?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正在思考,突然被打断的花颜月有些不高兴。

“花颜月,你是疯了吗?”

敢当面说他是狗,花颜月还是第一个,苏瑜面色不悦,周身怒气隐隐。

“王爷有事吗?没事别我要休息了。”

这个男人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一会儿别吓到小团子,花颜月下了逐客令。

打进门花颜月就没给他好脸色,现在还赶他走,“本王为什么要走?这里是本王的府邸,你是本王娶进门的王妃。”

“王爷的心上人在听雪苑,这儿可没有你的王妃。”

花颜月从床上起身,毫不畏惧的直视苏瑜。

苏瑜上前掐住花颜月的脖子,满眼通红,“是吗?如果本王今晚留宿在这里,你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你。”

被掐得喘不过气,花颜月双手用力拍打着,腿顺势用力顶上苏瑜的要害,疼得龇牙咧嘴。

“王爷请自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锐利如刀的眼神,狠狠的剜向苏瑜,一瞬间苏瑜被他瞪得气势变弱。

“花颜月,你老实给本王在府里待着,要是要本王知道你偷溜出去,后果自负。”

说完,甩袖离去,留下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小说《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第十五章母女见面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