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圣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

更新时间:2023-01-20 14:54:50

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 已完结

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

来源:网络作者:佚名分类:言情主角:白栀白洛凡

主角叫白栀白洛凡的小说叫做《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言情恋爱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白栀下了车往医院走,直直的到了母亲的病房。沈母今天出人意料的清醒着,见白栀过来,眼前一亮开口就问:“你妹妹呢?”白栀坐在她身旁,低低地说道:“她有事。”......展开

《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精彩章节试读

“我想,被你恨着,总比看你痛苦消沉要好。”

“白洛凡,我真的很爱你,可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你要,幸福啊!”

白栀无意识的,一句一句的对着永远听不到的人说着那些压在心底的话。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

她的手慢慢落下去,手机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已经闭上眼睛的白栀没有看见的是,那些消息发出去之后,聊天框并没有出现熟悉的感叹号。

阳光从飘窗上照进来,落在床上的白栀身上,可她已经感觉不到半点温暖。

床边的鲜血如同细蛇一般蔓延开来,而床底的手机,却疯狂振动起来。

白洛凡坐在车上,对司机说道:“去公司。”

他手放在胸口,不知道为何,今天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像是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让他静不下心来去思考。

就在这时,他放在一边的手机一下一下震动起来。

白洛凡的手机信息一般都是直接可见,还未解锁便看到那个刺眼的名字,白栀。

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白洛凡将手机丢在一边,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愈重了。

是什么时候将白栀加回来的呢?白洛凡闭着眼,记忆回到在会所占有女人的第二天。

纵使心里对白栀恨之入骨,可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

自从他成为谢家继承人之后,多少名门千金对他趋之若鹜,面对母亲的催促,他淡淡拒绝,便也得了个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名声。

白洛凡自嘲一笑,哪里是不近女色,他只是忘不了曾经白栀娇软的身子,有些东西,得到过之后,便觉得其他,也不过如此。

那天在会所里,他看着身下紧咬着下唇的白栀,心里是想毁了这个女人的暴戾,亦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离开她之后,白栀身上的味道似乎还残留在鼻尖,深夜未眠的他,就这么默不作声的将人拉出了黑名单。

点开朋友圈一看,什么都没有,唯有一条横线罢了。

司机的声音打断了白洛凡的思绪:“先生,到了。”

白洛凡睁开眼,商人的精明利落,一瞬间回到他身上,他走进公司,按下了总裁专属电梯的按键。

进了电梯,白洛凡看着手机上显示着的消息,终究是忍不住,点开了语音

“我知道你看不见,但还是想告诉你太多的真相,以及我曾经布置的我们的家。”

女人轻缓又温柔的声音传来,让白洛凡冷漠的表情出现一秒裂痕。

白栀是疯了不成?她以为他现在,还是那个可以随意哄骗被耍的团团转的的人吗?

他面无表情锁了屏,直接切断了语音的输出。

走进办公室,白洛凡拿起文件,以往的高效效率今天却不怎么管用。

男人靠在真皮座椅上,目光沉沉的落在手机上,最终还是伸手打开了白栀的语音继续听。

曾经烙印进骨子里的声音瞬间在偌大的房间里扩散开来。

他听着白栀说,我真的很爱你,可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他听着白栀说,你要幸福.....

几分钟,谢氏的总裁办公室门从里面被大力拉开,一向波澜不惊的年轻总裁脸上竟带着仓皇不安:“十分钟,我要这个地方的地址!”

递到秘书面前的,是一张看上去十分温馨的图片,柳南愣了一秒钟,便拿过白洛凡的手机连接电脑开始动作。

柳南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屏幕,六分钟后,图片上的地址便出来了,他抬头,顿时狠狠怔住,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视为偶像的白洛凡,此刻通红着眼问他:“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有的。”柳南将手机递给他,上面有地址。

白洛凡只说了一句:“跟我走!”

柳南第一次体会到顶头上司给自己当司机是什么感受,一个小时的距离,被白洛凡硬生生缩短到二十分钟,他下车的时候,脸色都是惨白的。

生死时速,不过如此。

柳南的定位只在这个小区,但他们不用多找,因为小区里,已经传来了嘈杂的人声鼎沸,是国人看热闹的标配。

白洛凡眼神定定的落在那辆停在某栋楼下的救护车上,手指微微曲了曲,木着脸朝那里走过去。

“天哦,年纪轻轻怎么这么想不开?”

“谁知道呢?这人我从来没见过,说不定不是这个小区的。”

“怎么会呢?群里的消息说的是业主出了事,我看那照片,好像是个女人。”

“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死在自己买的新房子里,家里人没有意见?”

旁观者的一字一句像是刀子一下一下划在白洛凡身上,他伸手拨开挡在面前的人群,直直的走到最前面,有人想说什么,但看着他的脸色,硬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警察还没到,但物业已经在小区外面扯开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阻止着好奇的人们靠近。

白洛凡抬脚往里走,有人拦住他,跟随在他们身边最开始那个保安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便没人再拦他。

阳光静静的洒在楼道里,白洛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的走到了白栀的家,推门而入。

跟照片上毫无二致的风格,白洛凡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他踏进卧室,床单上是血,地板上也是血,刺红了他的眼,他似乎还能听到女人低低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残留着,如泣如诉。

白洛凡高大的身躯像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踉跄着狠狠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他看着眼前温暖的一切,骤然抬手捂住了眼,似是问话似是自语:“为什么....”

白栀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像是魔咒,在他脑海里回荡不休。

白洛凡那些恨,突然就失去了支撑的动力,他转身下楼,拉过一个保安问道:“2607的业主呢?现在在哪里?”

话一出口,白洛凡又是一愣,2607......

是他的生日。

一样接一样的逆转如同蝗虫过境,将他本就慌乱的心,啃噬的空洞一片。

有个保安说道:“我们也不清楚,似乎是来了个医生,将业主抬上了救护车。”

白洛凡瞬间明白过来,他带着柳南赶往医院,问陆文彦的去向。

小护士指了指急救室,说道:“陆医生快出来了,您找他有什么事?”

白洛凡还没开口,急救室的灯灭了,穿着白大褂的陆文彦走出来,看到他愣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站定。

不知道为何,陆文彦的声音有些浓重的鼻音,白洛凡想,一定是因为戴口罩的缘故。

“你来干什么?帮白栀收尸吗?”陆文彦行医多年,从未说过这么不客气的话。

白洛凡愣住,反应过来之后阴沉的开口:“陆医生,说话要有证据。”

陆文彦指了指急救室,声音平淡却又冷漠:“你要证据?这就是。”

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急救室的人被推了出来。

女人的脸上被蒙上了白布,垂下来的手上还带着仿若纹身一般的血迹,错落蜿蜒的留在那只素白的手上。

“不可能,她那么自私自利的人,怎么会舍得去死。”白洛凡将眼神挪到别处,嘴里说出讽刺的话。

“自私自利?呵,那你敢不敢揭开那块布看看!”陆文彦身后,响起一个暴戾到了极致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拳狠厉到了极致的拳风,带着来人汹涌的怒意和绝望,狠狠的砸在了白洛凡身上!

毕辞怒气冲冲扯着他的领子,身上没了那股阴鸷的气息,眼眶通红,牙关紧咬着指着那床担架上了无生机的女人开口:“白洛凡,她身上的血迹未干,她身体的温热还在,你去看,你去看啊!”

白洛凡目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身体不可自制的一颤,扫开毕辞的手,说道:“你发什么疯,这么晦气的东西,你让我去碰?”

毕辞还想上前,却被陆文彦死死拉住。

“谢先生,沈小姐失血过多而亡,你让她妹妹来领人吧。”陆文彦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眼底是交织着的冰冷和遗憾。

每一个字都是白洛凡熟悉的,可连在一起之后组成的词句,却让他脑海空白了片刻。

失血过多而亡?领人?

笑话!

白洛凡眼中透着如寒冰的漠然,一字一顿的开口:“陆医生,这玩笑,并不好笑。

毕辞吼道:“白洛凡,别人都说老子不正常,我看你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个人,沈盈盈那个女人没资格给她收尸,你们都不要,老子要!”

这时,白洛凡的手机响起,他瞥了一眼,然后接起来,是沈盈盈欣喜的声音:“谢少,好消息!适合伯母的肾源找到了!”

“我马上过来。”白洛凡看了一眼处于狂怒的毕辞,转身就走。

将身后这些事,尽数抛在脑后。

坐在隔音效果极好的劳斯莱斯上,柳南开着车,从后视镜里担心的看了白洛凡好几眼,可身后的男人,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静静的坐在那里,神色无波无澜。

很快到了谢宅,白洛凡走进去,沈盈盈满脸笑意的迎上来,她开口道:“谢少,我留意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我们等会去医院跟伯母说这个好消息吧!”

她身上那么热烈的喜悦,却让白洛凡一阵一阵的反感,但他控制情绪的能力很好,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上了楼,他戴着耳机,一遍遍听着白栀的语音。

一遍,又一遍。

曾以为平淡的告白,现在听来,全是惨烈的告别。

带着绝望,和了无生意的话,说的,却依旧是爱他。

白洛凡缓缓躺在床上,一滴泪,从眼角流出,划过太阳穴,滑进了他浓密的黑发中。

白栀,你没有离开我,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不管白洛凡在房间里干了什么,当他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依旧是那个冷静自持的谢家继承人。

他带着沈盈盈去了医院,走进来的时候,眼神下意识落在了三楼,一触即收。

谢母听到自己有了合适的肾源,激动的落下泪来,一边拉着沈盈盈说感谢的话,一边拉着白洛凡的手说:“儿子,妈妈还能继续陪你,真是太好了。

白洛凡眼里闪出几分柔和,轻声道:“嗯,很好。

可心里某个地方不经意的传来剧痛,妈妈还陪着他,可白栀呢?

不能想,一想便控制不住情绪。

这时,谢母说道:“白洛凡,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了,我看盈盈就很不错。

“伯母,你别这么说!”沈盈盈红了一张脸,害羞的低下头。

白洛凡眼神动了动,问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

这看似宽容实则是拒绝的话让沈盈盈心里一冷,她抬起眼来,摇了摇头说道:“谢少,我什么都不要,伯母健康就好。

可那双眼里透露出来的情意绵绵,却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白洛凡,盈盈这样的好孩子,你哪里不满意了?”谢母眉头一皱,直接问道。

白洛凡站起身,丢下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妈,我有女朋友,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

白洛凡转身出了病房,而病房里的两个人,瞬间陷入了一种无言的尴尬中。

过了好半晌,谢母才回过神来,对着一边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沈盈盈说道:“你看我住院,连白洛凡的事情都了解的不多,你别怪阿姨啊。”

沈盈盈放在一边的手心,都多出了几个月牙印,闻言勉强的笑了笑:“怎么会,阿姨别这么说。”

何况是住在医院的沈母,就连她跟在白洛凡身边,也没见他跟哪个女人交好过!这个以结婚为前提的女人,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白洛凡走出病房,脚步突然轻快了起来,他拨通柳南的电话,说道:“把沈家的老宅买下来。”

挂了电话,白洛凡的眼神看上去清明了几分,他拿着手机,手指微动,将白栀的头像,置顶。

谢母的手术安排在三天后,白洛凡这几天日夜不休的陪着她,沈盈盈也在作陪,只是压根就没找到一个跟白洛凡单独说话的机会。

沈盈盈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有哪个女人突破了她的重重防备近了白洛凡的身,最后只能心事重重的陪着笑脸,围绕在这两母子身边。

手术的日子很快便到了,谢母打了麻醉,被推进了急救室,白洛凡站在走廊上,耐心的等待着。

沈盈盈站在他身边,本想跟他开口说两句话,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白洛凡神色如常的样子,竟隐隐间觉得有些畏惧。

手术进行了将近七个小时,当谢母出来的时候,医生神色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他取下口罩说道:“手术成功,接下来,只要静养就行。”

白洛凡点了点头,又在医院陪了谢母几天,直到谢母出院,他将一切安排好,马不停蹄的赶去了沈家老宅。

站在熟悉的大门前,白洛凡心情极为不错,曾经的他,便是这样等着白栀出来,有时候等的久一点,有时候等的不久,但不管怎么样,他看到白栀的那一刻,所有烦恼都烟消云散。

白洛凡笑了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说起来,他在没有被谢家找回去的时候,沈家的大门,他从未踏进过,在白栀的父母不知道他的存在之前,女孩提起过,让他渐渐父母。

那时,他忍下心中的渐渐生出的不安对满眼都是她的女孩说:“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踏进沈家的大门,那时候,一定是以你的新郎的身份。

白洛凡想,现在,该是他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柳南找了个沈家原先的老人,虽然不知道谢总这吩咐是什么意思,但他向来办事只求结果,不问过程。

张林芳没想到,有一天她还有回到沈家的日子,本以为是沈家东山再起,没想到一进门看到的却是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带她来的那姓柳的小伙子介绍道:“我们谢总把沈家老宅买下来了,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薪资这块,不会亏待你的。

张林芳年过半百,闻言就是一愣,随即有些局促不安的开口说道:“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吗?”

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合上手中的书籍,侧头看过来,张林芳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想了半天,突然瞪大了眼:“...你是大小姐....”

后面的话,到底没再说下去,她在沈家这么多年,白栀和白洛凡这档子事,她是全程见过的。

张林芳闭上嘴巴,不再出声。

白洛凡饶有兴致的问道:“阿姨见过我?”

张林芳抬头,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白洛凡对她抱有善意,便没那么不安了,开口说道:“我原来,是大小姐和二小姐的保姆。”

白洛凡了然,豪门大宅里,父母和子女关系向来淡薄,像沈家这样家大业大的,更是没什么时间陪伴孩子,这个时候保姆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白洛凡给了柳南一个赞赏的眼神,随即说道:“阿姨,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带我在这座院子里,熟悉娇娇曾经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白栀的过去,他参与的极少,了解的也不多,只希望,现在不算晚。

张林芳点了点头,但又纳闷的问道:“那大小姐去了哪儿?”

柳南心里一紧,而后听到白洛凡说:“她啊,在等着我去娶她呢。”

这一瞬间,白洛凡神色柔和且柔软,可柳南的心,在这一刻,提到了嗓子眼!

谢总他,这是怎么了?

可是白洛凡并没有给他探寻的机会,把张林芳留下来之后,便打发他走了。

谢氏现在基本稳定下来,需要白洛凡出面的大事已经不多,就算他不在,也能自如运转下去。

柳南走出沈家,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想了想,翻到手机上的某个号码拨了过去。

将情况说明之后,柳南挂了电话,神色已经十分凝重,再次看了一眼沈家,他驱车离开。

白洛凡跟着张林芳来到白栀的房间里,看着这个房间,不由自主的皱眉问道:“这是娇娇的房间吗?

张林芳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轻叹了口气说道:“是的,这就是大小姐的房间,大小姐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董事长和夫人,更喜欢二小姐一点。”

白洛凡脸色微冷,但也没说什么,跟张林芳说:“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自己在这个房间坐坐。”

白栀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连着衣柜的桌子,一片书柜,便没有其他的了,简单但也很整齐。

沈家出了事,产业被瓜分的差不多,但老宅因为年岁太久,倒是还没出手,里面的东西也没有被搬走,当然,一些值钱的古董,早就被银行的拿去抵押了。

白洛凡走到白栀床上坐下,鼻尖似乎还萦绕着这间房子主人的气息,他想了想,拿出手机发出了一条语音:“娇娇,等你回来,我们把沈家重新修整一番,你的房间很小,放不下我的东西。”

发出去之后,白洛凡也不在乎有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他躺了下去,盖上被子慢慢睡了过去。

另一边,柳南坐在一间纯白的办公室里,看着对面的男人问道:“你确定谢总的情况,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男人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的专业性,可以另请高明,我没见过你口中的谢总,但根据你的描述,应该是臆想症的一种。”

柳南塌下肩膀,他想不通,谢总不是很讨厌那个女人么?为什么得知她的死讯之后,竟然会出现臆想症这样的状况?

那不是精神病的一种吗?

想到这种可能带来的动荡,柳南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这种病,要怎么治?”他认真的问道。

“要么,心病还须心药医,找到源头,对症下药,要么,就只能住院观察,再定下治疗方案。

柳南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决定,他动身离开,思考再三,还是回了沈家。

偌大的宅院里,没有丝毫动静,柳南走进去的时候,差点没被自己的脚步声吓到。

张林芳一脸警惕的走出来,见是他,这才放下心来打了个招呼:“柳先生。”

柳南问道:“谢总呢?”

张林芳指了指楼上,说道:“吃了饭之后,就呆在大小姐的房间里没出来过。”

柳南说了句知道了,抬脚往楼上走去,有一间房门虚掩着,他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白洛凡的声音:“娇娇,你说,我们的婚期定在几月份比较好?

小说《拿我骨灰泡茶?我从坟里破土而出》 白栀白洛凡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