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想做启蒙老师

拾筝

  “小郎君可开过荤了?”

  喝醉了的明仪把跟前的少年郎绑在婚床上,笑盈盈的捏着他的下巴:“没有的话,本公主给你启蒙啊。”

  趁着酒兴,她提裙,作势要办了自己的小驸马。

  三个月前,神宗皇帝听了权臣高维和奸妃舒氏的建议,要给她这位年方二十拒婚数次的长公主找一位驸马。

  而且天天刮着耳旁风,要把明仪丢去塞北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好在神宗皇帝对她这位嫡出的姐姐还有点良心,许了明仪自己挑选。

  于是,在上百个男子中,她选中了定北候府的二公子穆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

  穆珏生的好,唇红齿白,温润如玉,因为年少,眉梢眼角都还带着青涩。

  此刻被明仪按着,他炸毛了,紧紧握着拳,一副马上就要赴死的大义凛然模样。

  “哈哈哈~”明仪捏捏他的脸:“是否有人告诉过你,霸王硬上弓这事,越是挣扎,越是让**血沸腾的道理?”

  穆珏咬牙切齿,完全不搭腔,理都不想理。

  这种荤腥的道理,谁敢告诉他?

  他扭开脸,根本不去看明仪。

  明仪沾酒就醉,醉了就动手。

  他顾念君臣之礼让了一招,结果竟然被她一通乱打的瞎操作绑了起来。

  轻敌落败,奇耻大辱!

  “别怕啊,我轻点,我很...嗝~温柔的...”

  这错乱了身份的台词,被她醉醺醺的说出来,穆珏听着就羞耻。

  她打着酒嗝就开始宽衣解带,嫁衣繁琐,脱着费劲,她晕乎乎好半天才脱掉一件,耐心也没了,干脆胡乱一扯,直接露出贴身的小衣和整个光溜溜的肩膀。

  “你想清楚!”穆珏恶狠狠的警告她:“我可不是那种坐怀不乱的人。”

  明仪‘吃吃吃’的笑起来,胳膊抬起,迷迷糊糊的就去解自己小衣的带子。

  长公主明仪妩媚多娇,人缘不错,就是脾气不大好。

  这些穆珏都打听过了,但是竟没有人说她酒品不好,色胆包天!

  他强忍着,即便内里火气乱窜也岿然不动,憋得十分辛苦。

  好在明仪醉的不轻,还没把小衣的带子扯掉呢,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衣裳半落,带子搭在他脸上。

  穆珏不想弄醒她,装了会儿咸鱼才挪挪身子把明仪掀去一边,握拳一扯,腰带‘啪’一下就断了。

  穆珏坐起来,揉着被勒的发麻的手腕,咬牙怒看着明仪。

  打结都这么有经验,霸王硬上弓这事她肯定没少干。

  盯了她一会儿,穆珏掀开罗帐往外看了看,屋里陪夜的嬷嬷还没睡,叽叽咕咕的说话声还能听得见。

  穆珏稍稍犹豫,瞧了已经睡沉的明仪一眼,抿着唇躺下来。

  “嗯~”明仪缩了缩,摸索着拉住穆珏的衣裳就往身上盖,她觉得冷了,穆珏立马探身把被子拉过来给她,这才把自己的衣服拉出来。

  陷在被子里的明仪打了个酒嗝,这下安分多了,穆珏躺下来,垫着手细细的看着她。

  如传言所说,她长得极是好看,十分娇媚,像个从话本子里跑出来小妖精,即便是睡着了,也是一只勾人欲望小妖精。

  穆珏看着她,想起陆相的话:“公主行事,当得起正人君子四个字,你大可放心。”

  想想刚刚被扑倒绑起来扒衣服的经历,穆珏觉得自己八成是被那个糟老头子忽悠了。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想做启蒙老师 第二章 驸马是个结巴吗 第三章 你让我很有征服欲 第四章 绝不糟蹋他 第五章 我是个斯文人 第六章 我总不能守活寡啊 第七章 喊你狂徒吧 第八章你路子够野的啊 第九章 护食狼犬 第十章 穆二爷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