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姣姣赵尧by佚名 姣姣为玉阅读全文

姣姣为玉

更新时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姣姣为玉》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佚名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太后是个男子。\r\n因为撞破了这个秘密,我险些小命不保。\r\n我被调入寿宁宫贴身侍奉太后,整日提心吊胆,宛若颈上悬刀。\r\n可太后却待我极好,教我诗词书画、练枪耍剑。\r\n那一日,皇帝向他讨要我,他却眼也没抬就把我送去了乾清殿。\r\n后来,我替皇帝挡下数箭,命不久矣,也不愿再看他最后一眼。...

《姣姣为玉》精彩内容

我急忙闭眼装作熟睡,那只手和往常一样轻轻抚过我的额头,门外丫鬟嬉闹,被他轻斥噤声。

“明日再说吧。”

他替我掖好被角,轻声走出了屋子。

第二日清晨,替我梳洗的丫鬟早早地就敲响了我的房门,她见我衣衫单薄坐在窗边,连忙上前将窗子合上。

“姣姣姑娘,晨时寒气重,你穿这么少可别着凉了。”

梳洗完后,她将我带去前殿,说太后在等我用膳。

我里咯噔一声,像是从高处跌落那般,头晕目眩。。

果然,我没有猜错。

他应了皇帝,要将我送到乾清殿去。

那是我第一次掉眼泪,纵然那日被叶家两姐妹欺辱,我都不曾哭过一声。

我跪地俯首,哭着求他。

“姣姣,哀家都替你打点好了,你不会受委屈的。”

他把我扶起,轻轻拭去我脸上的泪珠。

动作轻柔,语气却带着不容回绝的清冷。

好日子过惯了,我差点忘了自己骨子里只是个低贱的下人,命不是自己的,哪里能做选择。

寿宁宫的最后一顿饭,太后带来了一坛新酿好的女儿红。

微弱的烛光下,我第一次见他不施粉黛的模样,若是着男装,应该是个秀气清俊的公子。

“今晚,你问哀家什么,哀家都会知无不言的。”

他替我斟上了满满的一杯酒,杯酒入肚,苦涩又刺喉。

我望着他的眼,终于问出了憋在心底半年的话。

“她是谁?”

夜深虫鸣,灯影幢幢。

我贪了杯,同他说的话比这之前这半年来的加起来还多。

他告诉我,那位和我长相相似的姑娘,是皇帝即位之前的心爱之人。

若她还在世,应当早就坐上了皇后的位置。

“她叫赵玉儿,是哀家在醉仙楼里认下的妹妹。”

太后本名赵尧,是民间青楼里的琴师,得先皇赏识才入的宫。

这样的身份想要爬到太后的位置,实属不易。

“当时先皇看中了女身的我,当今皇帝看上的是玉儿,我们一起入的宫,若早知她会因此而死,我当年就算驳了皇命也一定要将她拦下,绝不让她踏进这宫闱门槛半步。”

提到伤心事,太后垂下眼眸,我不知该如何抚慰,心中也愈发悲哀。

“姣姣,哀家恨透了皇家,也恨透了这宫闱里为权势荣宠争得头破血流、不惜害人性命的奸人,你心地善良,又和她如此相似,所以哀家才会这般对你,可是......”

“终究还是......”

我推开凳子,立刻跪倒在他面前。

“奴婢小命低贱,受太后关照的这些时日已是千幸万幸,不求其他。”

话虽如此说出了口,可我却还是忍不住地委屈。

离开寿宁宫那日,我带走了两坛清酿。

我像那些宫妃一样,身子被裹了一圈又一圈的被褥,抬进了乾清殿。

殿里,皇帝喝退了所有宫人。

我被束着横放在床上,被褥里的身子未着寸缕,浑身不自在。

皇帝就在床边,紧紧地盯着我的脸。

他伸出一根指头,沿着我的额头往下滑动,又挑起我的下巴,目光灼灼。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姓朱......名为姣姣。”

我的嗓音如蚊虫叫唤般细小,他贴身凑近,一股龙涎香便钻进了我的鼻腔。

“朱姣姣......”

他跟着念了一遍,上手揭开了我的被褥。

烛影摇晃,芙蓉帐暖,他动作轻缓,忘情地念着另外一人的名字。

我双手紧紧攥住床侧青帐,轻咬红唇。

脑海里却始终浮现那人的脸。

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什么给狠狠踩了一下,酸涩又胀痛。

皇帝将我揽在怀里,把玩着我散落的青丝。

“朕封你为玉妃,赐你贤玉殿,明日你便可住过去,可好。”

他把脸埋进我的颈窝,摩梭着我胸前的那块玉,不一会儿,便发出了低低的鼾声。

我张口,无声地念了赵尧二字。

鼻子一酸,泪水就从眼角掉到了绣花枕头上。

皇帝赐的贤玉殿,和寿宁宫相比几乎无差。

他很宠我,每日宝玉金银成堆往我殿里送,还有那青梅糕,怎么吃也吃不完。

他赐了我一把长剑,我一手执起剑柄,便想起那几日,我在院中舞剑,赵尧总爱坐在一旁饮茶看着。

“爱妃会舞剑?”

“曾在家中学过一些。”

我不自觉扯了谎,走到院子里头,学着武行师傅的模样,勉强舞了一会儿。

却一脚勾到掉落的枝条,在身子落地前,落到了皇帝的怀中。

我抬头,和他对上了眼,只见他眼中爱意更烈。

“下次莫要逞强,幸好只是轻伤。”

屋里,皇帝撩起我的裙边,解开鞋袜,捧起我的脚,挖了一块药膏往我脚上抹去,轻轻揉搓开来。

“臣妾可以自己来。”

“坐好,朕来帮你。”

他皱着眉,低头轻轻吹着那块红肿的地方。

门外的姑姑叩了叩门一瞧,赶紧低下头,快步走了进来。

“皇上,几日后是太后娘娘的生辰,各家贺寿的寿礼有些已经送入了宫。”

“你替朕收好了,别出了岔子。”

他的生辰要到了,我望向床榻上的枕头,下面藏着一个还没绣完的香囊。

看来得绣得再快些了。

“爱妃替朕出出主意。”

皇上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母后的生辰到了,可朕还没想好该送些什么,你以前在寿宁宫伺候,应该清楚。”

“臣妾想着,不如送一些清酿。”

细细想来,除了那满院待酿的酒,我还不知他还喜欢何物。

虽是相处了半年,几乎日日相见,可除了他亲口说给我听的往事,我对他却了解甚少

太后生辰那夜,我特地穿了一身青绿。

梳了他教我梳的发髻,再别上两支流苏银簪。

枕下的香囊已经绣好,我把它放进玉瓷中,打算一同当作生辰礼献上。

和那日宫宴一样,大殿内热闹非凡。

只不过这次,我坐在了皇帝身边。

赵尧没有看我,他身边坐了个官家小姐,据说是宫外来的,与他很是亲近。

“爱妃为何苦着一张脸,身体可不适?”

皇帝拉起我的手,我强撑着笑摇了摇头,举起桌前清酒,整杯灌入,那酒烈得我直咳嗽,生生给呛出了泪花。

可他还是一眼都没瞧我,正和身边的官家小姐相谈甚欢,满脸笑意。

“皇上,我敬你一杯。”

我又倒一杯,举头饮尽,故意碰倒了那酒盏,又借着酒劲大胆靠进皇帝怀中。

“臣妾头昏,皇上莫要怪罪。”

皇帝顺着我,一把从后头搂住我的腰身。

酒盏掉落的声响终于让他回头看了一眼。

我正倒在皇帝怀中,被他发觉时,却莫名一股做贼心虚的感觉,想立刻逃离,又强忍下这股欲望,双手紧紧拉住皇帝的衣袖。

我到底在胡闹些什么!

那一刻,我突然清醒,不知自己为何会做出这般举动。

“臣妾好多了。”

我连忙起身,端坐好身子,整理了衣裙。

再看去,赵尧已经不在原地。

我心中落寞,一壶清酒不一会儿便见了底。

奉礼之时,我执意起身要亲自献上。

那白玉瓷中,装着我绣好的香囊,若他不知,便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心意。

可我刚刚端起那奉礼的木架,殿中突然一片混乱。

“刺客!有刺客!”

不知是从何冒出的刺客,手持长剑正朝着殿内袭来。

我一惊,手里的木架脱手,那玉瓷瓶便碎在了地上。

香囊掉了出来,我还未捡起,整个人便被推倒,香囊也被一拨一拨叫喊的人群给撵了几脚,内芯散开,掉了一地。

“护驾!护驾!”

明晃晃的刀刃几次从我身边闪过。

我挣扎着站起,双眼快速地在人群中搜索着赵尧的身影。

找到了!

只见他将那位官家小姐护在身后。

暗处,一个刺客正举着剑慢慢靠近!

“小心!”

当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怀孕妻子爱上慕残癖初恋

    1怀孕妻子爱上慕残癖初恋

    做自己的神| 短篇言情

    怀孕妻子和我闹脾气导致车祸的发生。我为救她,被毁了右手,再也拿不起手术刀。而她,为了和慕残癖的初恋再续前缘。毫不留情得打掉我的孩子,还主动截掉轻微骨折的右腿。她给出的荒谬理由:【不断条腿,他是不会喜欢我的!】可后来,她拖拽着被残肢断臂,情绪崩溃求着我和她复婚。

  • 2 岳嘉涵温禹柏

    2岳嘉涵温禹柏

    岳嘉涵| 现代言情

    黝黑的镜头下,岳嘉涵蓦然想起上辈子自己从考场出来时,也这样被堵住。紧接着,夏诗晴就出现了。“你们别问了!嘉涵高考前一天告白失败,状态很不好……”

  • 3 赛博降临:我缔造科幻天庭

    3赛博降临:我缔造科幻天庭

    虾鸡鹅蟹| 都市生活

    正在申请算力支持…天体超算平台「道德天尊」加入演算矩阵…开启至高武库「凌霄殿」…正在调用「南天门」超时空作战平台…投递司令塔装甲「昊天上帝」…十万「天兵」集结完毕…天将级自律机甲「托塔天王」即将展开「玲珑塔」…行星要塞「二十八星宿」即将执行超视距火力投递…检测到高维生命波动…正在升维至三十三重太清境...

  • 4 姐姐招惹三个男人后假死了

    4姐姐招惹三个男人后假死了

    佚名| 短篇言情

    姐姐意外心梗身亡。她曾经招惹过的京圈佛子、沪圈太子、疯批影帝全部找上门来。得知自己只是姐姐鱼塘里的一条鱼后,齐齐发了疯。他们发现我跟姐姐长得有八分相似,直接视我为姐姐替身,肆意侮辱践踏。被疯批影帝刁难:「这是你姐姐欠我的!」被沪圈太子封杀:「跪下求我,我就考虑放过你。」被京圈佛子囚禁:「做好一条狗,...

  • 5 被污蔑成首富爸爸员工的小三后

    5被污蔑成首富爸爸员工的小三后

    韩小诺| 短篇言情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自家公司的分公司上班,本想低调做事,但我却被污蔑成首富爸爸员工的小三,她们来到我家砸东西,甚至开直播网暴我,我忍无可忍......

  • 6 渣男帮扶小三,正牌夫人要翻天

    6渣男帮扶小三,正牌夫人要翻天

    来去悠悠| 豪门总裁

    【豪门火葬场马甲复仇】结婚五年,她兢兢业业照顾他,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可舔狗的称号还是没能卸掉。直到那天,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还想让小三上位。她直接怒了:“离婚吧!”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她付出。人人都说离开他,她只能捡破烂生活。却不想,中医界大佬返聘她当讲师,年薪十个亿。农业局大佬请求她去做技术指导...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