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月归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招月李珞时小说完结版

招月归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招月李珞时的书名叫《招月归》,是作者敦煌壁画精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穿成了种马文里男主的丫鬟。攻略他的第十年,故事终于迎来大结局。男主镜沉杀死本文最大反派,夺得月溪丹。而我只要把这颗丹药吃下即可完成任务。药还没到嘴边,镜沉的声音先响起了。“你也是带着系统来到这个世界的穿书人吧。”...

《招月归》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穿成了种马文里男主的丫鬟。

攻略他的第十年,故事终于迎来大结局。

男主镜沉杀死本文最大反派,夺得月溪丹。

而我只要把这颗丹药吃下即可完成任务。

药还没到嘴边,镜沉的声音先响起了。

“你也是带着系统来到这个世界的穿书人吧。”

……

大结局当天,日暮西沉。

镜沉命我在地牢给李珞时灌下毒酒。

李珞时对我说:

“真是一条好狗。”

而后他将毒酒一饮而尽。

世人都以为我是镜沉最忠心的一条狗。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只是系统派下的任务罢了。

系统给我的主要任务,一是扮演好男主身侧的舔狗丫鬟。

对他百依百顺,为他管理好偌大的后宫。

二是走完丫鬟的剧情线,在大结局时服下月溪丹,治好自己迎风咯血的病弱体质。

任务结束,我就能攒够奖励点数回家了。

李珞时死后,我与镜沉回到呈国皇宫。

宫里的女人们得知这一消息,争先恐后的梳妆打扮起来。

这些绝色美人,各各出身高贵、身怀绝技。

却因为镜沉的软饭系统,心甘情愿地被他吸血利用。

而他的报恩方式,便是将她们纳入后宫,能在某夜与他春风一度。

我曾经跟攻略系统吐槽:

这男主怎么越看越像鸭子,靠着下半身统一天下的剧情真的没毛病吗?

系统:没办法,小说就是这么设定。

我跟系统都很不喜欢这本种马小说。

这十年,我们靠着吐槽建立了深厚友谊。

甚至约定好任务结束后,一起去南丰路66号火锅店面基吃火锅。

两个衣衫凌乱,仿佛被炮轰过的美人闯入我的华秋阁。

“招月,你得为我做主!这根簪子是我的!”

“赵六子,你还有脸恶人先告状?!大王上回就将这根簪子赐给我了!”

“你别胡说八道了,大王何时说过将此簪赠你?”

“明明就有!”

我脑袋瓜被吵得嗡嗡作响。

这些各国的才女、经商奇才、威名赫赫的女将军们。

在皇宫中关久了,也变得跟人间后宅里争风吃醋的女人们没什么两样。

系统这时提醒我:

别烦了,我这边检测到男主带着月溪丹来了。

系统:你火锅吃中辣还是微辣?别跟我说你吃鸳鸯锅。

我还未来得及回话,镜沉出现在我面前。

赤色夕阳隐于他身后,似是连高悬天际的太阳都要避其锋芒。

这十年,他靠着系统,从不受宠的庶子,一路打怪升级,在这群雄并起的乱世中自立为王。

再到彻底结束乱世,成为一统天下的千古一帝。

两位美人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如痴如醉。

而我的目光全然落在他手中的木盒上。

“招月。”

镜沉这一声,将那两位美人从美梦中惊醒。

她们低头一看自个乱糟糟模样,羞愧难当的逃走了。

而镜沉连一个目光都未施舍给她们。

“她们怎又来烦你了。

“你身子弱,不宜劳神,她们的事你大可不必都管着。”

我其实并不厌烦这群女人。

只是觉得可悲。

在我眼中,她们是一颗颗明珠。

却因镜沉的缘故,在这皇宫中蹉跎成顽石。

如今我马上就可以回家了,我想为她们做些什么。

就当是我圣母心上头吧。

我开口说道:

“大王,人多自然事杂。

“美人们久居一地,难免心浮气躁些,一点小事便能起争执。

“如今大王一统天下,天下太平,不妨日后巡视国土时,多携美人们同行。

“美人们见到了广阔天地,心胸想必也会开阔许多。”

镜沉听罢斜睨着我。

那是看猎物的眼神。

“招月,你……今日有些不同。”

系统在我脑中开始叫嚣。

系统:角色形象崩坏!角色形象崩坏!准备扣除点数!

系统:喂!你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啊!

我心中大惊,忙垂下眼睫,将慌乱掩藏。

“大王莫怪,实在是这群女人太能闹腾,奴婢怕她们扰大王心烦罢了。”

“都说了多少遍,你我二人私下时,无须以主仆相称。”

镜沉的指节抵在我的下颚,轻轻一抬,逼迫我与他对视。

“上回我教过你,要唤我什么。”

我不敢动弹,小声唤道:“阿沉。”

他周遭的冷冽气场顿时温和许多,指尖复而挑起我的鬓发。

“你觉得她们吵闹,何须说是担忧我。”

他叹口气。

“这群女人,我自有打算。”

系统也跟着松口气。

系统:幸好你救回来了,再晚点,我就拦不住扣点数的程序了。

系统:快跟他提月溪丹,我快下班了,火锅店那边我已经定好了。

我重新将视线放在木盒上,故作好奇道:

“大王,这是何物?”

“这是李国至宝,月溪丹。”

镜沉说罢,打开小盒。

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就静静地躺在盒中。

系统:恭喜恭喜!终于要离开这儿了!

按照剧情,待会男主就会喂你吃下这玩意。

我迫不及待地伸手触碰。

啪——

镜沉突然将木盒合上,轻飘飘地说道:

“那神医说了,此丹并非传闻中那般可治百病。

“万一服下加重你的病症……

“还是毁了比较好。”

他在撒谎。

他为什么要撒谎?

我与系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一脸懵逼。

系统:卧槽,什么情况?

我也跟着疑惑:剧情里有这段吗?

我开始着急,出于本能想要上前抢夺月溪丹。

系统:等等!任务还没结束,你这样容易触发角色崩坏。

系统:你先稳住他,我问问领导。

我听从系统的指挥,将语气放柔。

“如此至宝,毁了难免可惜。

“不妨先放入珍宝库,当作日后给忠臣的赏赐如何?”

我生怕镜沉真的毁了它,还撒娇般地扯住他的袖角摇晃几下。

“阿沉……”

镜沉没抵抗得住我的撒娇攻势,无奈地同意了我的提议,将月溪丹放入珍宝库中。

而后便离开我的住所,去关心慰问其他娇娘去了。

系统这时也回来了。

系统:没事,偶尔的角色自我发挥。

系统:毕竟你穿越过来,多少影响了书中世界,角色不可能完全按照原来的书中对话走。

系统:反正你只要吃下月溪丹就算完成任务了。

系统:加油,我加班陪你。

*

入夜,为了庆祝镜沉凯旋,皇宫举办了宴会。

大殿里热闹非凡,酒池肉林。

镜沉被娇娘们灌下琼浆,有些醉了。

众人欢笑着,拼命地使出浑身解数吸引他的目光,无人在意我的离场。

我行走在廊下,朝着珍宝库走去。

我与镜沉的相处,也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中。

为了演好舔狗丫鬟的人设。

镜沉幼年在府上饱受欺凌时,我扑在他身上,替他挨打。

长鞭一次又一次地抽在我的身上,将我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淋。

但我抱着镜沉的手从未松开过。

我的背上因此留下数道丑陋长疤。

他少年时被关禁闭,腊月寒冬,我偷偷给他送去冬衣煤炭。

回去路上被管事嬷嬷发现,我苦苦哀求,免去了发卖出府的下场。

但还是被罚跪在雪地里三天三夜。

这三天三夜里,我与他仅有一门之隔,但感受可谓是天差地别。

他在屋子里靠着我送的煤炭柴火,温暖度日。

我在冰天雪地中,四肢僵硬,险些冻死过去。

后来,镜沉应邀前往盟友赵国国君的宫宴。

毋庸置疑,这是一场鸿门宴。

赵国国君给镜沉倒酒,以庆祝两国友好往来的名义,劝他饮下。

谁都看得出这杯酒有古怪。

但碍于盟约,镜沉不好推辞。

我则按照剧情,拿起这杯酒一饮而尽。

“我自幼时与大王相识后,便跟随大王至今。

“大王曾说,我与他情同手足,可兄妹相称。

“今我饮酒,亦是阿妹代兄饮酒,还请赵王莫怪。

“实在是赵国美酒香醇,引人心……”

我话未说完,杯盏摔落在地,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

我昏迷前的最后一眼,是镜沉震惊不已的眼神。

我的中毒,给了他违背盟约,攻打赵国的理由。

他也按照剧情发展,被我的舔狗行为所感动,爱上了我。

他悬赏万金,求得神医为我解毒。

神医对镜沉说,我所中的毒药名为“难解。”

此毒会在体中不断蔓延,使中毒者的体质变得虚弱,最终力竭而亡。

真正的解毒方法是服下李国那号称可治百病的月溪丹。

而神医能做的,只是延缓毒素蔓延的速度,我的体质变得虚弱,仍然无可避免。

因这缘故,镜沉对我愈发怜爱。

他并未将神医的诊治结果告知我,只说这毒需要时间慢慢调养。

而后为我遍寻名医,治好我身上的陈年旧伤,唯独留下背上三道鞭痕。

每回情动时,他都会用指腹细细抚摸,一吻又一吻地落在我的鞭痕上。

他说这是我为他受的第一道伤,他很喜欢。

我:……有点变态。

但他是男主,他说的都对。

那段时日,他对我温言细语,宠爱非凡。

他怜我这么多年来为他所受的苦,说我是他此生挚爱。

纵使当时情浓,但他后面还是按着剧情发展,带着一姑娘登门。

彼时他褪去少年人的稚嫩,意气风发,搂着那娇艳无比的美人。

他轻描淡写道:

“招月,你与她皆是我此生挚爱。”

我听见这句话时,心头一酸。

许是被自我的舔狗人设pua太久,许是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

但很快回家的念头重新盘踞在我的脑海中。

那美人似是无根浮萍般依偎着他,与他十分般配。

郎才女貌,好一对璧人。

我笑吟吟地迎上去,牵起美人的手。

“能与姐姐共侍大王,是奴婢之幸。”

随着他带回来的美人越来越多,这句话很快就变成了:

“能与姐姐们共侍大王,是奴婢之幸。”

剧情发展到后期,镜沉在外打打杀杀,我在皇宫中跟女人们周旋。

我就这样熬到了现在。

如今,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我推开珍宝库的大门。

上前几步,打开角落里的木盒。

月溪丹完好无损地躺在其中。

还好、还好……

我拿起月溪丹。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死死攥住我的手腕。

身后响起我最为恐惧的声音——

是镜沉。

“招月,若有选择,我情愿你不来此地。”

*

他的另一只手,轻巧地揽过我的腰肢。

将我翻过来,与他对视。

我强忍住慌乱,为自己辩解着。

“大王,奴婢并无偷窃之心。

“只是想试试此丹,能否治好奴婢身上的毒。”

为了使人信服,我甚至还挤出几滴泪。

“奴婢只是不想过早的与大王阴阳永隔,以至此生不复相见。”

“招月。”

镜沉莫名地轻笑一声。

“你究竟是想治好病后,长长久久地陪着我,还是想回家?”

他的尾音落下,我毛骨悚然。

落在我腰上的力度,似是随时准备将我腰肢掐断。

系统:这什么情况?!领导!领导这里出Bug了!

我: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

他不就是一个完全按照剧情走的小说工具人男主吗?

纵使心中波涛汹涌,我仍是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

“大王这是在说什么?

“奴婢自幼跟随大王,大王所在之处,便是奴婢的家。”

镜沉听罢,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笑像是被气极了后,无可奈何的笑。

“都到这地步了,你还在演。

“演技这么好,也不怪我这十年看不出你不是原装货。”

他的话像一双双手扼住我的脖子,让我感到窒息。

我的沉默更加激起他的怒火。

他近乎是咬牙切齿般说道:

“你非得死到临头,才肯露出狐狸尾巴吗?”

他夺走我手中的月溪丹。

而后松开我的腰肢,后退几步,缓缓道:

“你是个带着系统来到这个世界的穿书人。”

他字字惊心,我眸色一暗。

“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他得意地挑挑眉,宛若年少时。

“因为我跟你一样。

“一样的来自现代,一样的怀揣系统,一样的不是原装货。

“换句话说,整个书中世界,只有你我二人算得上是‘人’。

“你演得的确很好。

“这十年里,我好几次对你起了疑心,但都被你糊弄了过去。

“可我对你还是放不下心。

“于是我开始试探,故意不走原来的剧情。

“你的反应虽然并未违背角色设定,但你留下月溪丹的行为,加重了我的猜忌。

“我便故意顺着你的话,将丹药放在珍宝库,设局引你前来。

“而你,果真来了。”

*

面对这突发情况,我在心中紧急地呼唤着系统。

系统却不断用冰冷的机械音重复:

已托管、已托管。

估计是去找领导还没回来。

万万没想到,我跟镜沉不是男神对舔狗。

而是老乡对老乡。

“你我既然是一样的人,那更应当互相扶持,早日脱离这个书中世界。”

我说完,观察着镜沉的反应。

他眼中并未出现触动。

不行,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我当机立断地磕头谢罪。

“我骗你十年,是我不该,我现在就给你认错。

“无论你想要什么补偿,等我回到现代,我一定补给你。

“只要你把月溪丹给我,这是我最后的回家机会了。”

我跪在地上,卑微如尘。

若非病弱之躯,我早就上前与他争夺,何须这般低声下气。

镜沉眼底出现动容。

“我已经回不去现代了,你口中所谓的补偿,又该从何谈起?”

我脸色一僵,“什么意思?”

“我走完剧情线后,放弃了回家的机会。

“现代哪能及在这个书中世界位登权力顶峰,呼风唤雨?”

镜沉看着我僵硬神色,心头一软。

“我想要的补偿很简单。

“你能留下来,陪着我。”

开什么玩笑?!

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知道这本架空小说的作者,写书时参考的是什么年代。

这个时代,民风彪悍开放,鬼神之说盛行。

自带一股民智初开的荒蛮气息。

若我有选择,我是打死都不会来这儿。

镜沉看出我的犹豫,他的手用力握紧。

月溪丹在他掌心粉碎成渣。

我脑子当场宕机。

“镜沉!你个畜生!”

我发疯般地扑到他脚边,小心翼翼地将散落的碎渣收拢。

系统冰冷的提示音传来。

攻略任务失败了。

这一切是徒劳无功。

一切都毁了。

我再也不可能回家。

再也不可能见到我的至爱亲朋。

我颤巍巍地站起身,嗔目切齿。

一把揪住镜沉的衣领,巴掌清脆地扇在他的脸上。

“他X的,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而被打的镜沉猩红着眼,眼底竟然流露几分可怜。

“我是喜欢你的,我不想让你恨我。

“但我太害怕了,招月。

“我怕你从未爱上我。

“怕你毫不犹豫地离我而去。

“怕此生再也无法与你相见。”

他话里滚烫的情爱,犹如炼狱中的滚滚岩浆,将我焚烧。

他不再是那个终结乱世的伟大帝王,而是一个被私欲裹挟着的魔神。

我怒极反笑,啐了他一口,又是一掌。

“谁他妈的爱你。”

他受了这句话的刺激,神色转为癫狂,大声质问着我。

“招月,留在这不好吗?

“小说已经完结,再也没有系统逼我扮演好男主,逼我做不情愿的事。

“回去现代又怎么样?你我都是普通人,注定只能做社会中的芸芸众生。

“而在这里,我会给你无上的荣光,我会让史书歌颂你的美貌与贤德!

“我会封你做普天之下第一位皇后,我会赐你珍宝万千,赐你美服华殿!

“我会给你无尽宠爱,让你做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

“我愿起誓,你若身死,我绝不独活。

“只要……只要你能陪陪我。”

他的质问到最后,化作一声声哀求。

我胃里翻江倒海,脸色苍白。

揪住他衣领的手也颤抖得厉害。

这是毒素运转,心力衰竭的现象。

攻略任务失败,我即将被抹杀。

我会死在这个垃圾种马小说中,成为这个垃圾堆里面的一摊垃圾。

“去你的……滚……”

我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眼,是镜沉震惊不已的眼神。

正如当年那场我为他挡毒的鸿门宴。

他就是从那时开始爱上我的吗?

那可真是——

太晦气了。

*

系统将我从无尽黑暗中唤醒。

她对我说抱歉。

因为托管AI判定我任务失败,我直接被抹杀。

而且他们高层打算不管我的死活,直接冷处理,放弃这个世界。

系统怒骂她领导是一群傻叉。

一本书里面有两个穿书的,这么重大的Bug,现在才发现。

幸好我扮演的角色在书中没有死亡结局。

系统才得以私自动用权限,走漏洞把我复活了。

但以她的权限,她无法停止冷处理程序。

接下来系统会被冻结,我跟她的联系会被切断。

但我仍然可以兑换商城里已有的东西。

她说每个书中世界,都有其独特的基本法则。

法则维系世界运转,且只有穿书人可以违背法则。

系统存在的真正目的,是监视穿书者的行为,避免破坏法则。

而现在系统全部冻结,这个世界无人监管。

唯一能回到现代的办法,是打破这个世界的三条基本法则。

使这个世界无法运转,才能把我这个外来者弹回现实。

法则一:拥有死亡结局的角色无法复活。

法则二……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接连喂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摸索四周,发现自己被装进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里。

是棺材。

我试探着推开盖在上方的木板。

使了些力挪开木板,雨后泥土的腥味涌入我的鼻腔。

幸好这个时代生产力低下,打造的棺材质量不太好。

幸好下过一场雨,冲散了盖在棺材上的泥土。

幸好我被系统复活后,体中毒素被清理干净,背上的鞭痕也消失无踪。

这才得已让我重见天日,不至于刚复活就窒息而亡。

我爬出墓穴,眼前的景色让我为之一怔。

连绵不绝的湖泊犹如明镜,大片芦苇随风飘荡。

兼霞苍苍,白露为霜。

这个地方我很熟悉。

是我与镜沉年少时私会的地方。

他竟选择将我葬在此处?

我涉足湖水,湖面映出我的身影。

是一个被华服金簪包裹的女人。

仿佛天下所有珍宝都系在我身上。

怪不得这么重。

我卸下首饰,只留了几个镯子贴身放着,以备不时之需。

紧接着打开系统商城。

回家的兑换按钮已经永远灰掉。

排在第二的是复活丹。

我看着下方的物品描述:

复活不光需要点数兑换,使用时还需宿主的一魄重塑被复活者的灵魂,请宿主谨慎使用。

我没有丝毫犹豫,摁下了兑换按钮。

积攒多年的点数霎时被清空。

一粒金丹凭空出现,落在我手中。

我想起系统说的法则一。

拥有死亡结局的角色吗?

我知道要找谁了。

*

我当掉镯子充当路费,日夜兼程,来到渭水河畔。

明月高悬,四下无人。

曾经的一国之君,死后的栖身之所只是个微微隆起的小土包。

我决定干一件极其缺德的事——

刨人祖坟。

复活一个拥有死亡结局的角色来打破法则一,我心中第一个人选便是李珞时。

因为他恨镜沉,这就够了。

若我真的回不去现代,我也要让镜沉此生无法高枕无忧,坐享富贵。

更何况我隐约觉得系统那未说完的法则二,是与镜沉有关。

一本小说里不可能没有主角。

可如果主角死了,这本小说又该如何呢?

棺材中的尸首有一部分已经露出森森白骨。

我皱着眉头,掩着口鼻,将金丹塞入李珞时嘴中。

眼前弹出一个对话框:

是否要复活李珞时?

我点了确定。

霎时心口泛起痛楚,遍布全身,仿佛有一只手将我的魂魄强行拽出。

我看着一丝金光从我体中钻出,缓慢地涌进李珞时的体内。

腐烂的尸首逐渐修复,恶臭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多时,一个面如冠玉、清冷矜贵的男子重现在我眼前。

李珞时缓缓睁眼。

我启唇道:

“多日不见,李珞时。”

他轻呵一声:

“想不到,你也这么快死了。”

我:……

这人能说些好话吗?

“我们都没死。

“那日我喂你服下的不是毒酒,是假死药。”

复活对于这种古人太骇人听闻了些,还不如寻个稍微不这么离谱的理由。

李珞时仍是半信半疑,我朝他伸手。

“不信你起身看看,我们身居何处。”

李珞时与我从墓穴中爬出。

他看着眼前奔流不息的河流,呢喃着:

“渭水……”

他复又瞥了眼自个的墓穴,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但面对我,他仍然保持警惕。

“你为何要喂我吃下假死药?”

我回道:“因为我恨镜沉。”

李珞时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嗤笑道:

“你恨他?

“天下人谁不知你对他忠心耿耿,当年甚至不惜以身挡毒。

“如今,你同我说你恨他?”

镜沉毁了我回现代的机会,我当然要恨他。

但说给李珞时听,这人怕是要以为我在胡言乱语。

我得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能令人信服的复仇理由。

“在你死后的第二日夜里,他也灌我喝下毒酒。

“若非我靠着假死药脱身,如今怕早就是白骨一具。

“我对他一片忠心,他却想要杀死我。

“这我怎能不恨?”

我叹了口气。

“帝王最畏惧的,便是身侧有一个知晓他所有秘密的人。

“而我知道的太多了。

“我虽提前得知他要杀死我的消息,但我也知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纵使我能靠着假死药假死脱身。

“但从此遮面不见人,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世上,这与死又有何区别?

“我深知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活在世上。

“我在得知消息那一刻起,就开始布局。

“所以我才会偷偷喂你假死药。”

李珞时眸色黯淡,似是在沉思什么。

“李珞时。”

我低声唤道。

“你被毒杀后,便被镜沉抛尸荒野。

“他还下令不许有人为其收尸,违者杀无赦。

“但你的子民们还是偷偷收敛尸首,将你安葬在渭水河畔。

“镜沉大怒,下令给所有李国人施以黥刑,以示惩戒。

“但脸上被刺字的他们并未退缩。

“他们日日前来渭水吊唁,唱李国歌谣,以解亡国之痛。”

面前的渭水依旧在缓缓流淌,水面的尽头若隐若现一座城池。

“起初我并不知为何你的子民会将你安葬于此。

“如今我知晓了。

“渭水的尽头,是被大火摧毁的李国旧都。

“你的子民们,也在盼着你的魂魄能够早日归家吧。”

李珞时的眼眸被烈火点燃,那是属于仇恨的火焰。

我朝他伸出手。

“与我合谋吧。

“我会把他的秘密、他的弱点、他的恐惧告知于你。”

李珞时没有握住我的手。

他朝我走近,一步一步地缩短我与他之间的距离。

似乎只要再近些、再近一些,他就能看出我的破绽与谎言。

但镜沉说过,我的演技一向很好。

最终李珞时放弃了。

他替我挽起被吹乱的发丝,在我耳畔低声道:

“祝我们皆能得偿所愿。”

*

李国残留的势力聚于离旧都不远的新城。

我与李珞时寻到一户船家,顺着渭水而下,前往新城。

这一路上,我听了不少关于镜沉的八卦。

传闻他曾抱着一女子尸首泣血三日。

直到群臣力谏,他才将女子下葬。

他日日甲骨卜辞,所问上苍的并非国运。

而是她可安好?

她可恨朕?

她可愿魂归故里?

划船的老者赞叹。

“也不知是哪家女子,能得陛下如此厚爱。”

我:……

他搁这装什么呢?

我因何而死,他心里清楚得很。

当初还说什么,我若身死,他绝不独活,这不还活得好好的吗?

自称皇帝,受万人敬仰,天底下人也跟着改口唤他陛下。

幸好有幕笠遮挡,不至于让我的白眼飞上天。

李珞时依旧没有放下心中对我的戒备。

夜里逮着这则八卦问我。

“你不是说他想杀死你,为何还会有这种流言?”

深夜无人,我终于能取下幕笠透透气。

白日那没飞上天的白眼,夜里尽数落在他身上。

“以镜沉的性子,你信他能抱着我的尸体痛哭三日吗?

“估计又是想让世人歌颂他重情重义的品德吧。”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我发现李珞时这人说傻倒也算不上傻,说聪明也不是特别聪明。

他本性仁善,这一路上不知帮船夫划过多少回船。

连老者都夸我寻到了个好夫君。

怪不得李国人如此爱戴他。

一个仁善的君主,有什么理由不去爱戴呢?

李珞时听到我的答复,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话。

紧接着,他也摘下自个的幕笠。

面容姣好,白衣飘飘,风光霁月。

他与我一同坐在船尾。

船身吱呀呀的轻晃着。

“若我真杀了他,你想要什么赏赐?”

这个问题将我打得措手不及。

我笑了笑,道:“赏赐就算了。”

“你事后没对我起杀心,已是万幸。”

李珞时似是听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为何要杀你?

“无论你当初目的为何,但总归是救了我的性命。

“而后又助我复国,于你赏赐,是应当的。”

他上下打量我,道:

“莫非你们呈国人都是恩将仇报,无情无义之辈吗?”

我自己心脏,请不要地图炮整国人谢谢。

我撑着脑袋,看着两岸连绵不绝的山峦。

“那届时赐我万金,做我归家的盘缠吧。”

李珞时忙追问道:“你家在何处?万金怎够?还应赐你香车良驹才是。”

“良驹就不必了,我的家在很远的地方,怕是要将你的马活活累死。”

“那你家中有几口人,尚有兄弟?我为他们加官进爵,也未尝不可。”

我笑道:“你的算盘要落空了,我是家中独女。

“我阿父也年近不惑,他并非追名逐利之人。

“他最喜坐在家门口那棵槐树下摇扇乘凉,骂我归家太迟,耽误晚饭。”

这些事,我从未对旁人提起过。

来到这里的十年,我一直在做丫鬟招月,而非现代人何秦秦。

而在这夜色下,我终于能做回一次自己。

“我阿母是个温柔至极的人。

“每日她都会问我过得可好?可曾挨了骂?

“她说我若是在外受了委屈,千万别憋在心中,大不了回家就是,说她与我阿父合力,还是供得起我这张嘴。”

话及此处,我的声音逐渐哽咽。

十年啊……

父亲的双鬓斑白否?他的背是否驼了些?

母亲呢?她的脸上是否爬上皱纹?她是否还如往日那般开心?

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回家。

很想、很想……

“招月,我……”

李珞时的呼唤将我从回忆中拉出。

他蹙着眉,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仿佛做了什么错事。

“我……并非故意提及你伤心处。”

一滴泪坠在我的衣领上,我这才意识到我哭了。

我沉默地擦拭着眼泪,但不知为何,越擦越多。

我索性将脸埋在双膝间啜泣着。

李珞时有些茫然无措。

毕竟我在他面前热衷于扮演一个心思深沉的坏女人。

成日带着捉摸不透的笑,要不就是板着脸思考着什么。

他出言安慰我:“想必他们也日日期盼着你能早日归家。”

星河璀璨,河流无声。

一声号子划破长空。

*

“前方船只速速退让!”

平静的水面突然涌起波涛,小船剧烈晃动。

“小心。”

李珞时想要拉住我,而我重心不稳,一头栽入水中。

深夜的河水冰冷刺骨。

我在水中拼命挣扎,却越陷越深。

一只手抓住了我。

他托着我的身子,朝水面游去。

劫后余生,我紧紧搂住这根救命稻草。

李珞时浑身湿透,唯独胸膛炽热滚烫。

一艘大船从我们面前驶过。

船上人影绰绰,灯火通明,一瞧便知是个大户人家。

提着灯笼的奴婢见了水中的我们,出言讥讽。

“早说了让你们退让,耳朵聋了不是?”

那婢子身后走出一女子。

弱柳扶风,我见犹怜。

“阿水,算了吧。”

我与李珞时同时瞪大了眼睛。

只因这女子的容貌,与我如出一辙。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1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霍北山| 现代言情

    反派觉醒了?原来那个兢兢业业操持家里的我。是书中的大反派。你以为我想当后妈的?当初你们亲妈丢下你们不闻不问你们咋不记。白瞎一个男主儿子。原来是个憨货。上辈子贤良淑德的受气媳妇。这辈子甩手不干了。想要我内耗自己贡献白眼狼?我直接发疯文学创飞全家!

  • 2 盛柠溪贺琛屹

    2盛柠溪贺琛屹

    拾一| 豪门总裁

    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 3 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3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柳小少爷| 都市生活

    女友私会白月光,被我发现后哭着求我原谅。发毒誓说不会再有下一次。后来我发现她们手挽手进了酒店。第二天,我把她的行李丢出门外,彻底跟她分手。她却在暴雨天,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冷笑道:“你就不怕发过的毒誓灵验?”

  • 4 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4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猫恩| 都市生活

    诊断癌症后,我决定帮沈欣雨的公司最后一次。然而竞选当天,她的海归师弟空降副总。沈欣雨仗着我的爱肆意妄为,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殊不知我离开后,她的世界将会顷刻崩塌。

  • 5 无敌丹神

    5无敌丹神

    血染神魔| 玄幻科幻

    没有丹道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干翻一切。沧澜丹帝为丹而生,为丹而疯狂,重活一世,只为踏足丹道的更高层次。没有什么是丹道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中。器丹,符丹,阵丹,剑意丹,刀意丹,武魂丹,万法皆可融入丹道。丹破虚空,横扫一切,所有敌人困难在丹道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 6 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6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十二妖| 古代言情

    北翼国一代传奇人物惠正皇太后重生回到侯府。上一世时安夏眼瞎,对无能又自私凉薄的晋王一见钟情,还把他费力推上皇位,害苦了老百姓。熬到他死后,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这一世她只想守着母亲和失而复得的哥哥安安静静过完一生,谁知天生凤命,随手捡个上门夫婿竟然是西梁国死了十年的幼帝。她哀叹自己好命苦,忍痛放一纸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