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容融雪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在线阅读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沈翎秦铮的小说叫《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容融雪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精彩内容

众目睽睽,状元郎林修远被踩在脚底,写下几张字据,蘸着自己脖子上的血,按了手印儿。

沈翎又叫林叡拿字据去找里正和族老按手印,都蘸林修远的血。

最后字据回到沈翎手中,她满意点头,“状元郎写字就是好看,状元郎的血都比秋天的枫叶更红呢!”

林修远终于从地上爬起来,一言不发往外走,满身血污灰土。

“站住。”清泠泠的女声就像夺命符,让林修远双腿颤颤。

“你当初伪造我爷爷的遗书,骗我以为爷爷不准我行医救人。把真遗书交出来。”沈翎前世临死才从林叡口中得知此事。

看客尚未散去,闻言更是惊愕。林修远明明得沈家大恩,却如此狼心狗肺!沈钧老大夫多年来待他如亲孙,他们可都看在眼里啊!

林修远身子一僵,“没有的事……”

“你是真不怕我爷爷夜里去找你啊!”沈翎冷笑,“一刻钟之内,我见不到爷爷遗书,就把你另外半边脸上也割一道,肯定更好看。”

本来林修远得丞相府**看中是秘事,毕竟不光彩。但从盛京回来的几个同乡,“悄悄”宣扬了出去。林修远气恼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林家离沈家不远,他很快送来一封拆过的书信,寒着脸说:“这遗书,你不看最好。”

“滚。”沈翎话落,人已进了屋。

林修远近来春风得意,却遭奇耻大辱,望着沈翎清丽的背影,咬碎了后槽牙,猛地转身大步离开。

林叡连忙追上去。踏出沈家大门时,下意识回头。

青石板上血迹斑斑,大院空荡荡,只见树影婆娑,没了人声,安静得像个鬼宅。

风吹开堂屋门,其上为庆祝林修远中状元专门挂的红绸随风乱舞,仿佛巨兽张开血盆大口,要把人吞进去。

林叡心头发紧,快步跑走。

丑事总是传得飞快,林修远父子污蔑沈翎偷人和得癔症的事,听者无不目瞪口呆。

……

林修远根本拿不出千两银子。或许当几年京官就有了,但如今尚未走马上任,回乡时花用还是高**资助。

唯一随从是高家安排的,孔武有力,今日却不曾为林修远出头,但也没拒绝拿高**给的牌子去钱庄取钱应急。

不如,让随从神不知鬼不觉把沈翎给杀了……林修远心中一跳,眼前浮现出沈翎清泠泠黑黝黝的眸子。以往他最爱那双美目,如今想起,如鲠在喉。

不可……林修远随即否认。高家随从未必愿意听他吩咐杀人,且他不可再行差踏错被人抓住把柄。此时沈翎死了,谁都会怀疑他。

况且,沈枫只是失踪,凶多吉少,也未必就真死了。他不担心沈枫报复,是因了解沈翎个性,情分已断,她不会让兄长再纠缠。

“对了,那紫玉佩呢?”林修远突然问。白日在沈家,他交给林叡拿着证据说话。

林叡怯声,“娘拿走了。”

林修远面色狠厉,“当真是你捡的?”

林叡点头。昨日之前,沈翎没做过任何越矩之事。

林修远心中恨恨。那玉佩触手温润,绝非凡物,刚想起来可以当掉换银子,却落入了沈翎之手。

……

是夜,西岭县落榜书生凑在一起饮酒,谈及林修远。

“圣上最喜俊男,科举偏要看脸,真是可笑。林修远若非生得一副好皮囊,绝对进不了三甲!”貌丑秀才郁愤难平。

另一秀才道,“美貌也是一种天赋,羡慕不来啊!”

“可他如今破了相了!听说被那下堂妇一刀划了尺长的血口子!那女人真是疯了啊!”说话的人瞪着眼睛比划。

“只要有钱有势,破了相也能恢复如初。谁让他入了高**的眼呢,林修远惯会拿捏人。”

“你们见过他那下堂妻沈氏吗?听说美若天仙,怪不得林修远休了人家还要毁掉名节,怕是不想那美人被他人染指。”

“美则美矣,可惜疯了,离远些,莫惹一身骚。”

……

下堂妇沈翎,两日之内,疯名远扬。

但重生归来,她早不在乎虚名。

烛光摇曳,桌上摆着林修远随从送来的千两银票和沈钧遗书。

遗书交代,若沈枫归来,兄妹俩一同打开。沈枫未归,沈翎莫看。

沈钧没料到遗书先落入林修远手中,被他私藏替换,用来控制沈翎不能行医为生,只能日日刺绣养活他和儿子。

遗书中写有沈钧所知两个儿子以及大儿媳被害的线索。零零碎碎,拼凑不出完整真相。

白发人送黑发人,沈钧为保孙子孙女平安,远离盛京避祸,也不敢再调查儿子死因,但到底不甘心,留下遗书,希望孙子孙女将来能查**相,为父母叔父报仇,告慰亡灵。

沈翎知道沈钧将报仇希望寄托在沈枫身上,期盼他建功立业,有所作为后再做这件事。

至于沈翎,传承了沈氏医术,沈钧却每每赞她学医天赋出众后,又望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反复叮嘱她不要轻易行医,容易招惹祸事。

她的脸,就是祸水。

以沈翎美貌,尚未及笄十里八乡的媒婆就踏破门槛。沈钧常常忧思,他老了,沈枫生死不明,他要为沈翎寻一稳妥夫家。小门小户护不住沈翎,高门大户却只能给人做小,他思来想去觉得林修远最好,出身贫寒,才华出众,知根知底,出人头地只是时间问题。得沈家资助,又爱慕沈翎,将来定不会负她。

沈钧看错林修远,今日也并未显灵。

家人的仇,是否要报,如何报,沈翎打算从长计议。但她并不后悔今日彻底得罪林修远父子。

除非她任由他们控制摆布,如前世般被榨干所有利用价值后再乖乖去死,否则本就不存在任何和解的可能。

但暂时只能如此。

若真杀掉林修远,她也必死无疑。

重活一世,她绝不会跟那对父子同归于尽,他们不配。

正要起身去洗漱,又注意到桌上紫盈盈的那团玉。

触手温暖润泽,林叡说从西山捡来,也许真是那位神秘人遗落。流言沸沸扬扬,那人得知可能会来找她取玉佩。

沈翎把玉佩、遗书以及林修远立的字据,都藏在了沈钧房中暗格里,才去休息。里面还藏着沈翎父母和叔父的遗物。

翌日天刚蒙蒙亮,沈家大门被拍得震天响。

门外一老一小。

老者精瘦身材,须发花白,眉心一颗黑痣,不苟言笑。

小娃六七岁模样,不似林叡少年老成,五官精致小脸**,眯眼扬起笑,胜过山花烂漫。

“沈姑姑!”小娃抱住沈翎的腿,自来熟道,“听说你跟我爹是一对!”

沈翎额头跳了跳,讶然道,“你是谁?你爹哪位?”

“我爹就是暂住你们村西山那位啦!他把贴身玉佩送给了沈姑姑,还说不是一对?”小娃笑嘻嘻跑进门,“邹爷爷,把车赶进来,咱们到家啦!”

沈翎快走两步,在小娃冲进堂屋之前把他拎起来面对她,“乱说话,你没娘吗?”

“沈姑姑果然知道我娘死了,还说跟我爹不是一对?”小娃伸手欲往沈翎怀中扑,没成功却笑得更灿烂,“开玩笑啦!其实我爹娘都过世了,沈姑姑的情郎是我舅舅,我来找他的!刚到此地就得知舅舅铁树开花,真是可喜可贺!”

沈翎前世跟高手打过交道,见邹老头脚步轻盈,力气也大得不寻常,颇具高人气质,心念一动,决定留下两位不速之客。

怀疑近日会有人来杀她,她的功夫只够对付普通人,家里有高手更安全。

“扔掉,都扔掉!那**父子欺负我舅母,把他们的东西都扔了!”小娃坐在桌上晃着小腿指点江山,不消片刻清空林修远书房和林叡房间,把他们的行李放了进去。

好一个登堂入室!

忙活完,小娃走出堂屋,就见沈翎正在院中沏茶。

茶香浮动,如烟如雾。沈翎的脸模糊了轮廓,娴静温柔,似悬挂的仕女图。

小娃摇头晃脑赞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两杯茶放在邹老头和小娃面前,沈翎开门见山,“你们来找人,找不到,打算赖在我家,守着流言中的玉佩等人现身,我说得对吗?”

小娃鼓掌,“舅母真厉害,这都知道!”

邹老头深深看沈翎一眼,没否认,也没承认,掏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借住些许时日。”

一千两。

沈翎笑意立时真心许多,“欢迎小公子和老前辈在我家做客。”

前世刺绣为生,如今想起指尖都隐隐作痛。不管在哪里生活,没钱万万不能,而钱越多越好。

小娃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冲沈翎笑,“舅母,邹爷爷单名一个衍字。我叫穆屾(shen,一声),两个山,你可以叫我小山!据说我在我娘肚子里很闹腾,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稳重些!”

小家伙在石凳上晃来晃去好不欢快,沈翎点头道,“人如其名。”

邹衍嘴角抽搐,轻咳道,“沈姑娘可认得西山那位?”

沈翎轻笑,“这得问小山。”

“我叫舅母,你没否认,当然是认得啦!”穆屾话落又装模作样凑到邹衍身旁,用再隔十米都能听见的声音说,“不管认不认识,玉佩就是天定良缘,先叫着舅母!万事最怕念叨,我念叨着念叨着就真有舅母了!”

邹衍耿直反对,“她是下堂妇。”

穆屾皱起小眉头,“邹爷爷你进村时还夸舅母敢爱敢恨呢!”

邹衍板着脸摇头,“两码事。”

“嫁过人怎么啦?舅舅还杀过人呢,舅母都没说嫌弃他!对了舅母,你杀过人吗?”穆屾眸光狡黠,三分好奇,七分打趣。

沈翎摇头,“暂时没有。”

“哈哈哈哈!舅母真真是个妙人!”穆屾嘿嘿一笑,“舅母就应当宰了林修远那**才畅快!”

沈翎笑而不语。

喝完茶,穆屾正襟危坐,“舅母,我有个问题,你听了别生气哦。”

沈翎点头。

“那个林叡,你当真不要他了?”穆屾神色小心翼翼问。

那可是沈翎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才六岁。

不止穆屾有此疑惑,听闻此事者皆认为沈翎不可能真舍得下儿子,兴许在跟林修远赌气,此刻已经后悔。

今日没后悔,明日也定会后悔。

世间男子抛妻弃子者众,司空见惯便觉寻常。但若有母亲放弃儿子,就十恶不赦般。

穆屾见沈翎不悲不喜也不答,知她心意,便摇头晃脑念道,“有道是,虎生犹可近,人毒不堪亲。外面都传舅母疯了,但我绝对支持舅母!”

“叫我沈姑姑吧。”沈翎笑笑。这孩子表面天真无邪,实则也是个人精。

聪明总是好事,只要莫存害人之心。

林叡随爹,沈翎要不起。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1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霍北山| 现代言情

    反派觉醒了?原来那个兢兢业业操持家里的我。是书中的大反派。你以为我想当后妈的?当初你们亲妈丢下你们不闻不问你们咋不记。白瞎一个男主儿子。原来是个憨货。上辈子贤良淑德的受气媳妇。这辈子甩手不干了。想要我内耗自己贡献白眼狼?我直接发疯文学创飞全家!

  • 2 盛柠溪贺琛屹

    2盛柠溪贺琛屹

    拾一| 豪门总裁

    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 3 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3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柳小少爷| 都市生活

    女友私会白月光,被我发现后哭着求我原谅。发毒誓说不会再有下一次。后来我发现她们手挽手进了酒店。第二天,我把她的行李丢出门外,彻底跟她分手。她却在暴雨天,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冷笑道:“你就不怕发过的毒誓灵验?”

  • 4 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4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猫恩| 都市生活

    诊断癌症后,我决定帮沈欣雨的公司最后一次。然而竞选当天,她的海归师弟空降副总。沈欣雨仗着我的爱肆意妄为,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殊不知我离开后,她的世界将会顷刻崩塌。

  • 5 无敌丹神

    5无敌丹神

    血染神魔| 玄幻科幻

    没有丹道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干翻一切。沧澜丹帝为丹而生,为丹而疯狂,重活一世,只为踏足丹道的更高层次。没有什么是丹道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中。器丹,符丹,阵丹,剑意丹,刀意丹,武魂丹,万法皆可融入丹道。丹破虚空,横扫一切,所有敌人困难在丹道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 6 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6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十二妖| 古代言情

    北翼国一代传奇人物惠正皇太后重生回到侯府。上一世时安夏眼瞎,对无能又自私凉薄的晋王一见钟情,还把他费力推上皇位,害苦了老百姓。熬到他死后,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这一世她只想守着母亲和失而复得的哥哥安安静静过完一生,谁知天生凤命,随手捡个上门夫婿竟然是西梁国死了十年的幼帝。她哀叹自己好命苦,忍痛放一纸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