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边月李斯珩结局完整全文

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

更新时间:

主角叫边月李斯珩的小说叫《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是作者傅五瑶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孤,带回抚养。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足够少女一生心动。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分手你提的,我结婚你哭什么?》精彩内容

李斯珩却在她面前蹲下,他少有的放低身段,轻声的,带着恳求说:“在此之前,和我回家吧。”

边月只是看着自己不知何时,被李斯珩握在手中的手。

她缓缓摇头,平静地说:“李斯珩,那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我讨厌背叛,绝不原谅。”

她说完,不带一丝迟疑,将手从李斯珩手中抽出。

动作恰似慢镜头,一帧帧放缓,锥心刺骨。

没等李斯珩反应,边月已经起身,往楼上走去。

她的身后,李斯珩维持着被她推拒的姿势,一动不动。

边月夜里睡着,又梦见了六年前的雨季。

那是边月的16岁。

香江雨季潮湿,无征兆的大雨落下,摧垮人生。

边家刚办完葬礼,肃穆的灵堂恢弘庄严,黑白的配色和外面连绵的暴雨相得益彰。

灵堂正中端放两副灵像,是边家的掌权人和他的妻子。边家已经内讧,九龙城权势巅峰的边家大厦将倾,已显颓势。

灵堂内,众人询问边月下落,正预备合力逼着这个刚刚失去双亲的小千金交出遗产。

无人知顶楼大雨滂沱,边月抱着全家福坐在地上,雨水打在她酸涩胀痛,流尽泪水的眼睛上。

边月毫无感觉,认真估算,用什么姿势从顶楼跳下去,才能够死的又快又没有痛苦。

她想的专注,直到视线中,出现一双白色板鞋。

雨水被黑伞和隔绝,边月错愕抬眸,看见一身白色的李斯珩。

18岁的李斯珩容貌无敌,一身参差错落的白被他穿的味道十足,是阴霾雨天唯一的亮色。

他的身后,是两排打着黑伞穿着黑衣的保镖。

他看着自己,温淡清浅的桃花眼,笑容温温柔柔的,开口的瞬间,就在边月的心脏下了蛊。

他说:“边月,我来带你回家。”

边月没有一丝犹豫,就把冰凉的小手放在了他的手中。

初遇怎么不算救赎?

这分明符合所有温情故事的救赎开场。

怎么现在,就走到了如此绝境?

边月在睡梦中,百思不得其解,惊醒已经是后半夜。

温皎不知何时睡到她旁边,此时温大**已经没心没肺的沉在梦乡里。

边月好笑的看着她,之后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夜色大雨,看不清窗外的景致,更不知道这风景通向何方。

边月看了会儿雨,下意识偏过脸,看向被自己随意放在桌上的雨伞。

木质伞柄的哑面黑伞,伞的主人倒是和这雨季十分般配。

什么时候把这伞还回去呢?边月思索着。

而此时,同样风雨交加的夜,李家大厅,时安安跪在李斯珩的脚边,一张精致娇艳的脸,表情委屈。

时安安其实没想过和边月争什么,她只是...心动了,于是在李斯珩冷落自己的某个夜晚,鬼使神差的给边月发消息。

时安安没想过边月会赴约,也没想过此时此刻,李斯珩会让自己住进李家。

可既然住进来了,她就不能再被赶出去。

“阿珩....”时安安手轻扯男人的西装裤角,声音柔弱无害:“我不是故意惹边月生气的,她是你的未婚妻,我怎么会不自量力去找她?”

李斯珩目光轻扫时安安,从头到脚。

他淡淡道:“把衣服脱了。”

时安安心中一喜,李斯珩除了刚刚在一起那天醉酒碰了自己,之后就再没碰过自己,今天....

白色的丝绸睡衣被随意扔在沙发上,在灯光下散发着漂亮的光泽。

时安安急切的想要抱住李斯珩,男人却拿起了那件睡衣,细细折叠好。

时安安必须承认,李斯珩是不爱自己的。

他对待边月的东西如此郑重,看这件睡衣的目光,都比看自己时温情很多。

下一刻,她听见李斯珩的声音,温和寡淡,他说:“住在这里只有一条规矩,边月的东西,你别碰。”

时安安觉得身体发冷。

她很想问问李斯珩,你对边月究竟是什么心思,外界都说你是变心了,可是哪个变心的人,还这么在乎对方的每个物件。

但这不是她该问的,她和李斯珩之间,更像是明码标价的交易。

李斯珩是出价的人,她是待价而沽的物品。

他们之间最浪漫的事,不过就是男人大发善心,给自己一个远超市场的价格。

“好...”时安安话还没说完,李斯珩已经扯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

他的眼眸自带温柔气质,偏偏细看,里面一片暗沉沉的冷意。

时安安听见李斯珩说,吃药了吗?

时安安笑得干涩,伸手勾住李斯珩的脖子,说,吃过了。

李斯珩表情平静到没有波澜,他随意的拍了拍时安安的脸,“以后不用吃了,我不会碰你。”

时安安一口气,几乎是梗住。

她真的看不懂李斯珩,下意识脱口而出:“为什么?”

李斯珩推开她,起身,说:“腻了。”

腻了?

睡一次就腻了?

那边月在你身边的那些年年岁岁,你李斯珩又是怎么强忍下来的?

时安安心中酸楚,难掩面容悲哀,看着李斯珩,“那你还把我留在这里干什么?当一个花瓶,还是一个吉祥物?”

李斯珩背对着时安安,从管家手中接过了一把伞。

他好似没听见时安安的问话,对于她的以下犯上,完全是无关痛痒的姿态。

时安安屏息凝神,看见李斯珩折返回来。

他手中的伞模样精致,于时安安而言,足够眼熟。

那是野餐湾的码头,边月让她签字的那把伞。

李斯珩无视时安安僵硬的表情,他把伞扔在她的面前,声色温柔残酷,他说:“这么喜欢签名,把这把伞签满。”

时安安只觉自己是否听岔,错愕抬眼看李斯珩,见后者神色坦然,一副旁观姿态。

她扯了扯唇角,笑容僵硬,“我不喜欢签名,是边月,一定要我签!”

‘边月’二字,用的是重音。

可李斯珩心硬如铁,看着美人红眼无动于衷。

他说:“愣着做什么?签。”

同样的夜幕沉沉,深水湾,沈家。

黑色迈巴赫停在庄园空地,雨夜中,空气中弥漫着草木腥气。连带着复古中式的建筑都有种冷清之气。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1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霍北山| 现代言情

    反派觉醒了?原来那个兢兢业业操持家里的我。是书中的大反派。你以为我想当后妈的?当初你们亲妈丢下你们不闻不问你们咋不记。白瞎一个男主儿子。原来是个憨货。上辈子贤良淑德的受气媳妇。这辈子甩手不干了。想要我内耗自己贡献白眼狼?我直接发疯文学创飞全家!

  • 2 盛柠溪贺琛屹

    2盛柠溪贺琛屹

    拾一| 豪门总裁

    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 3 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3女友躺在我身边,却跟白月光聊暧昧

    柳小少爷| 都市生活

    女友私会白月光,被我发现后哭着求我原谅。发毒誓说不会再有下一次。后来我发现她们手挽手进了酒店。第二天,我把她的行李丢出门外,彻底跟她分手。她却在暴雨天,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冷笑道:“你就不怕发过的毒誓灵验?”

  • 4 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4我离开后,总裁前妻疯了

    猫恩| 都市生活

    诊断癌症后,我决定帮沈欣雨的公司最后一次。然而竞选当天,她的海归师弟空降副总。沈欣雨仗着我的爱肆意妄为,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殊不知我离开后,她的世界将会顷刻崩塌。

  • 5 无敌丹神

    5无敌丹神

    血染神魔| 玄幻科幻

    没有丹道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干翻一切。沧澜丹帝为丹而生,为丹而疯狂,重活一世,只为踏足丹道的更高层次。没有什么是丹道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融入丹道中。器丹,符丹,阵丹,剑意丹,刀意丹,武魂丹,万法皆可融入丹道。丹破虚空,横扫一切,所有敌人困难在丹道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 6 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6天生凤命?捡到的夫君是幼帝

    十二妖| 古代言情

    北翼国一代传奇人物惠正皇太后重生回到侯府。上一世时安夏眼瞎,对无能又自私凉薄的晋王一见钟情,还把他费力推上皇位,害苦了老百姓。熬到他死后,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这一世她只想守着母亲和失而复得的哥哥安安静静过完一生,谁知天生凤命,随手捡个上门夫婿竟然是西梁国死了十年的幼帝。她哀叹自己好命苦,忍痛放一纸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