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完整版全文阅读 温月宫恒夜 大结局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更新时间:

主角是温月宫恒夜的小说叫做《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本小说的作者是掌心有颗糖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娱乐圈+女主前期魂魄后期回归+男二追妻火葬场+酸酸甜甜】温月死后才知道,自己只是恶毒炮灰女配,衬托女主的假千金。男主是面前这位被她鬼压床的,她未婚夫的小叔,宫恒夜。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已经自杀身亡的人,宫恒夜语气淡定:“想报仇?飘错房间了。”温月看着面前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主,缓缓摇头:“没飘错,就是你了......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精彩内容

宫恒夜去了程永安的医院。

被层层封锁的特别病房内,已经没有了呼吸的温月安静躺在特制的冰冷病床上。

而在床尾处,温月的魂魄蜷缩成一团,因为接连不断的雷声瑟瑟发抖。

她那天是想偷偷跟着宫恒夜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出医院她就走不出去了。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车离开,越来越远,她怎么喊他他都听不见。

对了,他是男主,才不会管恶毒女配的生死,他是要去找他的女主的。

温月只能退了回来,在这病房里被困了整整两天。

平时还好,可是一打雷她就害怕得不得了。

病房门被人推开的时候,她也没顾得上抬头看。

只埋头在膝间,恨不得把自己缩小再缩小。

只求不要被雷劈到。

直到宫恒夜站定在病床前。

属于他的气息很明显,明明是疏冷而让人畏惧的压迫感,在某些时候,却能成为让人心安的安全感,几乎瞬间就让温月的恐惧散去了几分。

她诧异抬头,睁大眼看着两日不见依然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宫恒夜,眼睛瞬间就亮了。

她朝前扑去,想要扑到他身上靠他紧紧的,语气也是可怜巴巴,“小叔你终于来了~”

而此刻,宫恒夜刚站定在病床前,垂眸看向病床上的温月。

她的小脸很白,连带着唇色都是白的,眼睛浅浅闭着,眼睫轻轻搭在眼敛。

就这么看着,其实完全看不出已经死了,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似乎随时都能睁开眼。

就在宫恒夜这样想着的下一秒,她的确睁开了眼。

甚至,朝他扑了过来。

宫恒夜瞳孔微缩,几乎条件反射的抬手,食指就抵在了她眉心,阻止了她想要扑到他身上的动作。

温月停了下来。

她跪坐在床上,仰着脑袋眼巴巴望他,“小叔~”

宫恒夜眉心狠狠跳了几跳。

他想,自己又在发梦了。

喉结滚动几下,目光从眼前这个温月,移到病床上的温月,再移回来,反复几次之后。

他确定,自己的确是在发梦。

宫恒夜闭上眼,“走。”

温月疑惑偏头:“走哪里去?”

她还挺烦恼,“我走不掉的呀,小叔你要带我走吗?”

宫恒夜:“……”

我是让你走你听不出来吗?

见鬼这种事,说实话他其实并不太喜欢。

宫恒夜收回抵在她眉心的手,“我的意思是,请你离开。”

温月垂下眼睫,“可是我害怕,我也没地方可以去。”

宫恒夜差点被她逗笑了。

晚上八点,一个女鬼在她尸体旁边,跟他说,她害怕。

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经彻底麻木了,“如果这是笑话,那恭喜你,我笑了。”

温月着急抬眸,“不是笑话,我真的……”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雷响,闪电几乎劈开半边天,隔着四面墙壁好像也能劈到她身上。

温月尖叫起来,什么也顾不得了,直接扑到了宫恒夜怀里。

宫恒夜:“!”

她活着时,距离他十米远就已经开始发抖,抬头看他一眼就像是见到了野兽,如果他跟她说上一个字,她会吓得像只青蛙般呱呱叫着蹦得老远。

现在死了,仗着自己变成了鬼,倒是敢朝他怀里扑了!

宫恒夜双手垂在身侧,努力忽略她靠过来时那种格外冰冷的触感,再次闭上眼,麻木道,“松手。”

温月紧紧抱着他腰身用力摇头,两条腿也死死缠着他。

她现在恨不得长在他身上,怎么会松,不要松呜呜呜。

这雷太可怕了,简直像要让她魂飞魄散,可宫恒夜让她感觉很安全。

他自己送上门来的,她才不要松。

她紧紧抱着他,含糊呜咽:“小叔,你别这么凶我,我真的害怕~”

不知道是她带着哭腔的软声,还是她呜咽着叫的这声小叔。

宫恒夜睫毛忽然颤了下,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四年前的事儿。

那次,她跟宫宸他们偷喝酒,喝醉了胆子大了,扑到他怀里。

那时候,她也和现在一样呜咽着叫他“小叔”,委委屈屈控诉他:“你为什么这么凶巴巴的?小叔,你好凶~”

宫恒夜沉默下来。

好一会儿,他忽然问她,“你怕什么?”

说着,转眸看向窗外,明白了什么似的眯眸,“怕被雷劈?”

温月“嗯”声,用力点头:“怕。”

宫恒夜安慰她:“放心,雷劈而已,我已经被劈过了,最多就是昏迷片刻,不会有事。”

温月:“?”

她眨了下无辜的眼,还没问他怎么回事,病房门被人敲响。

接着,程永安就推门进来了。

宫恒夜眼神忽闪,沉声对挂在他身上的温月道:“赶紧消失。”

刚进门的程永安:“?”

他双手揣在白大褂口袋里,步子微顿,好笑道:“九爷这就过分了吧,我刚进来就让我消失?”

他走到宫恒夜身边,好奇挑眉,“怎么,这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宫恒夜神色微变。

和挂在身上并没有消失的温月对视两秒,再看向程永安。

这么大个人挂他身上,可程永安好像并没有看到?

他正疑惑时,温月小声在他耳边给他解释,“他看不到我的呢,这两天他每次来病房都看不到我,我就算挂他身上他也看不到。”

宫恒夜太阳穴忽跳:“你也挂他身上了?”

她还挺随便。

温月摇头,“我就是打个比方嘛。”

程永安疑惑:“我挂谁身上了?”

宫恒夜:“……”

程永安又略显担忧的道:“冯阳说你好像被雷劈傻了,现在看来的确有点问题,要不要我给你开个单子,去脑科检查检查。”

宫恒夜:“……不必。”

虽然他之前对自己三百的智商有过怀疑,可他很清楚,他的脑瘫是脑科检查不出来的。

程永安还没说话,宫恒夜忽然又咬牙低声,“你做什么?”

他说这话时,目光低垂着,看到方向是程永安的手。

程永安:“?”

他也垂眸看看自己的手,抬起来,五指张开很是疑惑:“我这手,做了什么让你咬牙切齿的事吗?”

而挂在宫恒夜身上的温月正对他报告,“你看,我碰不到他的,只能碰到你。”

她刚才,松开一只抱紧宫恒夜脖子的手,朝程永安摸去。

随后她的手就从程永安手臂中穿了过去,不留痕迹,程永安也没有任何察觉。

宫恒夜也难掩惊讶,终于开始正视起某些问题。

比如现在,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做梦。

温月的魂魄是真实存在的。

而他能看到她,甚至也能碰到她。

程永安观察着宫恒夜的表情,几秒后,终于还是严肃道:“恒夜,我知道有时候要承认自己有病是件很难的事,可有病必须早治,讳疾忌医终究不是好事。”

宫恒夜努力维持着冷静人设,语气冷漠:“我来这里,不是跟你说这些废话的。”

程永安:“可从我进来,你就一直在说废话。”

缠着宫恒夜的温月忽然笑了声。

宫恒夜:“……”

呵。

她还有脸笑?

宫恒夜无法忍耐,握紧温月的手,把她从他身上扯下来。

她重新跪坐回床上,正想控诉他的‘凶残’时,宫恒夜冷冰冰盯她一眼。

温月苍白的脸更白了,唇瓣颤了颤到底还是闭紧了嘴巴。

窗外电闪雷鸣还在继续,温月捂住自己的耳朵把脑袋重新埋进膝间,重新蜷缩起来,微微颤抖。

宫恒夜眉心收紧。

她做这副可怜模样,给谁看?

而程永安看着宫恒夜越发冰冷紧绷的脸,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话生气。

也不再和他玩笑,转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温月,终于正了色,甚至带着几分古怪的疑惑:“之前给你打电话已经告诉你了,温家这位大小姐的身体,两天了没有任何变化,实在是有些奇怪。”

宫恒夜让程永安把温月带回来,没有马上送入太平间,而是送到特别病房。

因为他觉得,温月到底是温家人,应该由温家人来处理。

可第二天一早,程永安就给他打电话,说温月有点古怪。

古怪在,她的身体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虽然没有送进冰柜,可特制的床也是有冰冻效果的,何况就算没有冰冻效果,死了一夜了,人也该发僵。

然而温月并没有。

轻轻碰触她的肌肤,除了冰冷之外,竟然还很柔软,完全不像已死的人。

宫恒夜因此没有马上通知温家人,他让程永安再仔细观察观察。

反正温家人好像也不在意温月在哪儿,两天了并没有联系过她。

可程永安给温月做了各种检查,的确是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再然后就是过了两天,她的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这不能不说诡异。

怕引起恐慌,程永安甚至不敢让别的医护过来。

温月的病房,只有他可以进入。

宫恒夜闻言,目光却是落在蜷缩的温月魂魄身上。

难道,她其实还没有死,还可以活过来?

宫恒夜沉默半响,终于开口,“那就先放在这里,再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医学奇迹呢?”

程永安诧异,“你的意思是,她还能活过来?”

说完,他先笑了,是那种听到了笑话的笑,“那不叫医学奇迹,那叫神迹。”

宫恒夜眼角余光又飘到了温月身上。

她显然是听到了他们的话,也正惊讶的抬起小脸看过来。

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表情竟然很丰富,微微张着嘴瞪着眼,像只傻乎乎的青蛙。

可眼睛也依然是亮晶晶的,如落了晚星明月的光。

宫恒夜眼神深深,唇角轻撩,“奇迹也好,神迹也好,只要活着……就很好。”

温月喉咙忽然发紧,而宫恒夜的目光已经落在温月身体的手腕上。

已经被清理过的伤口,能清楚看到狰狞的伤层层叠叠,至少曾割过三次。

他眼神更冷,笑也冷,“死的时候,倒是很有决心。”

温月目光微闪,狼狈低头。

程永安也点点头,“这位温大小姐,对自己是挺狠的。”

说完又道:“对了,如果按你说的,这事儿要告诉温家那边吗?如果不说,温家那边怎么解释,还有你那侄子,你把人未婚妻抢了藏在这里,总得有个说法?”

宫恒夜:“就说已经烧了。”

温月噘嘴。

程永安:“烧了也得有骨灰吧?”

宫恒夜:“随便烧条死狗给他们,让他们去祭拜吧。”

温月:“?”

她觉得他在骂她。

程永安:“?”

好的,你更狠。

程永安有事先离开,宫恒夜也转身要走时,袖子被人扯住了。

他回头,对上温月的眼。

很奇怪。

她现在只是魂魄,按理说是不会哭的。

可宫恒夜总觉得,她看他时,眼神湿漉漉的,眼底的光很碎,像是眨眨眼眼泪就能掉下来。

没出息的样子,真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做什么?”

宫恒夜自己还没有发觉他的声线其实有些紧绷发哑。

而他的神色落在温月眼中,依然清冷淡漠。

可温月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已经不该存在的倒影。

“我……”

温月手指捏得更紧,她抿抿嘴唇小声说:“小叔,只有你,能看到我。”

宫恒夜眼眸越发幽深,“然后呢?”

温月眼神怯怯,苍白的唇色好像都被她咬红了,才终于垂眸,像是在哭,“小叔,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有人爱我……”

宫恒夜认真看着她。

巴掌大的小脸白如雪,脖颈也是纤细洁白的,微微低垂着,脆弱得不堪一击。

他忽然笑了,笑得很温柔,叫她,“温月。”

温月抬眸,他微俯身,目光牢牢锁住了她:“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以为,我会爱你吗?”

他眼底有深敛的情绪,语气却冰冷如霜,“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我凭什么爱她?”

温月苍白的脸闪过难堪。

在知道自己可能是他心里的白月光后。

她的确是想要利用他。

让他爱上她,这样她就能活过来。

她想活过来。

何况她也不想让他和温夕在一起,一点儿也不想。

这样的想法很无耻。

她知道。

她手指微颤,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衣袖,低下头,“对不起。”

宫恒夜站直身,看她两秒,转身离开。

快走到病房门口时,他忽然又停下,默了默转头看她,“还不走,想缩在那里做孤魂野鬼吗?”

温月眼睫一颤,抬眸,“小叔~”

宫恒夜别开目光,冷冰冰,“你想做孤魂野鬼,我也无所谓。”

温月看着他依然冷若霜雪的侧脸,却忽然觉得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

他看起来很凶,可其实仔细想想,他是唯一一个,从来不会丢下她的人。

温月忙跳下床跑到他身边,“小叔。”

宫恒夜没看她,抬步朝外去,温月鼓鼓脸颊,乖乖跟在他身后。

冯阳等人在外等着,却没有一个人能看见宫恒夜身后跟着的小尾巴。

宫恒夜确认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唇角下意识抬了抬。

这只小尾巴,注定是要跟着他的。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1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晨梦| 短篇言情

    前世,登山社团在野外遇到地震泥石流,一行人艰难徒步求生。为了照顾穿着纱裙和皮鞋的室友,我把自己的羽绒服和运动鞋都换给了她。但在马上等到救援的前夜,她却将我骗到了山洞——被男神和室友凌辱一夜后,我被扒光衣服在山林中失温冻死,尸体被野狼啃食。而其他人却被顺利救援,借着荒野求生的经历大肆炒作名利双收。重来...

  • 2 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2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指尖的烟| 短篇言情

    我已经半个月都联系不上周城了。周城是我三个月前认识的男朋友,也可以说是我新找的提款机。这人是个家里做医疗生意的富二代,对我出手挺大方,名牌包包、首饰送了不少。作为一个捞女,这几年在各种男人身边转来转去,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又出手大方对我有几分真心实意的男人,其实我想过就这么收心好好跟周城在一...

  • 3 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3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笔墨未净| 古代言情

    顾娇娘重生了,回到了刚进朔王府当奶娘时。这次回来她只有两个目的。一:找出前世杀害全家的凶手。二:挣很多钱回家养儿子。可谁能告诉她,裴朔为啥那样看她?还问她:“奶水够吗?”娇娘千躲万防,还是被人设计,上了裴朔的床。她乞求裴朔放过自己,她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奶娘。谁知,宫宴当天,娇娘被当众诊出怀有身孕。自...

  • 4 孟苏曼沈彦杰

    4孟苏曼沈彦杰

    孟苏曼| 现代言情

    孟苏曼虽然心里不愿,可小时候,姐姐曾救过她的命。她为了报恩,就答应了。不可否认,沈彦杰高大英俊,又是军区团长,正派威风。所以孟苏曼即使知道自己嫁过来名不正言不顺,也还是爱上了他。

  • 5 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5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柿子不红| 短篇言情

    租房遇到变态房东,不但在我租了房子后随意进出,还偷拍我洗澡。法律无法制裁他时,我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吐苦水。第二天,我那超雄的爸,精神病的弟和躁狂症的妈杀了过来。这下,轮到房东跪地求饶了。

  • 6 珠帘锦幕

    6珠帘锦幕

    伊人何归| 古代言情

    〔重生×先婚后爱〕〔撒娇粘人小美人vs温文尔雅清贵臣子〕元姝锦(元阿福)娇美可人,自幼父兄宠爱,家世显赫,一朝识错人,父兄因她而丧命,一腔真情尽是利用,最后在那无人的夜里了结自己。再次睁眼,回到了与前世渣夫初遇那年,这次她丝毫没有犹豫的上了那位温文尔雅的矜贵权臣的马车,元阿福使尽全身解数背上包袱千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