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被豪门认回后小说 男友被豪门认回后蓝画江奇在线阅读

男友被豪门认回后

更新时间:

由作者格格叶撰写的小说《男友被豪门认回后》,主角是蓝画江奇,故事情节生动引人入胜,细节描写到位。这本小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让人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我和男友江奇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他被豪门认回,做回了高高在上的大少爷。我以为我们会越过越好。可江奇不愿公开我们的关系,他放任那些豪门女孩辱骂我,甚至偷偷劈腿相亲。我装作不知,转身投入了身后男人的怀抱。再次见到江奇时,我笑着告诉他:“听话,叫大嫂。”

《男友被豪门认回后》精彩内容

第1章

我和男友江奇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后来他被豪门认回,做回了高高在上的大少爷。

我以为我们会越过越好。

可江奇不愿公开我们的关系,他放任那些豪门女孩辱骂我,甚至暗中劈腿。

我装作不知陪他演戏,殊不知我也早已经攀上了高枝。

等他发现我的好时,我却勾唇:“现在该叫大嫂了。”

-------------------------

江奇喝醉了。

醉醺醺得给我打电话,让我去“蓝迹”接他。

蓝迹是南城有名的酒吧,也是江奇最近应酬总去的地方。

出差连轴转了几天,又是才下飞机。

叹了口气后,我还是开着车绕过半座城接人。

酒吧包厢里烟雾缭绕。

见我进来,一双双眼睛不怀好意地望着我。

江奇在沙发上瘫作一团,不适地捏着额角,看样子醉得厉害。

有人问他:“这妞挺辣,你的?”

看了我一眼,江奇的声音不耐。“正经女孩,来接我的,想玩别找她。”

心下一暖。

自从被豪门江家认回去,他鲜少在人前维护我。

现在看来,他还是念着我这个女朋友的。

旁边的人追问了一句:“是女朋友?没见你提过啊,这么漂亮。”

江奇下意识反驳:“别瞎说,是项目组长,我下属。”

这一刻我心里不免酸痛。

恋爱谈了四五年了。

原来在江奇眼里,我们.....仅仅是上下级关系。

把江奇扶进车里,他歪坐在副驾上。

“法国那边的项目结束了。”他

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是。”我应道。

车里一片寂静,似乎意识到气氛不对。

江奇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摩挲,而后逐渐向里探索。

“不然,今晚去你那里。我明天没事。”

明晃晃的暗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跟江奇的男女朋友关系,只有在这件事上才能体现。

毕业时,放着全球五百强的外企没去。

我毅然决定入职启峰去帮江奇。

但从那之后,我们的关系有点变质。

江奇好像真的把我当做下属,只偶尔有了需要,才会到我那里。

郁气将我笼作一团,混合着心里的酸涩,酿成了一杯苦酒,在心头缭绕。

江奇的手还在探索,脸上是带着深意的微笑。

我转头看向他,那双瞳孔里没有我的影子。

“算了吧,我明天要上班。”

我摁住了他的手。

他凝眸望了我片刻,像在确认我的情绪。

“刚刚在酒吧,我说你是我的下属只是......”

“只是在保护我,你被认回江氏不久,根基不稳,江凛远可能会对你下手。”

我的声音淡淡,替他解释了那句话。

“那就好,我知道你会体谅我的。”

江奇拍了拍我的手,歪头睡了过去。

车厢又沉入死寂。

像是我跟姜奇现在莫名其妙的关系。

江奇是我在孤儿院外捡到的。

当时他正哭着吃垃圾桶里别人丢下的食物。

小小的,浑身脏兮兮,像是被人扔掉的流浪狗。

旁边有孩子拿石头砸他:“你是狗吗?汪汪叫两声,我给你东西吃。”

他们笑闹着,肆无忌惮的伤害无家可归的江奇。

是我将那些孩子赶走,牵着江奇的手,把他领进朝阳孤儿院。

“谢谢姐姐,你叫什么啊。”

“我叫蓝画,你呢?”

“江奇,我是江奇。”

江奇像是我的小跟班,或是终于找到主人的流浪小犬。

总围着我打转。

孤儿院的孩子不多,理所当然的,蓝画和江奇成了形影不离的,关系最好的小朋友。

十八岁生日时,江奇攒了三个月兼职的钱给我放了满院的烟花。

因为我说过,烟花照人还。

如果有人为我放了满城的烟花,我一定会嫁给他。

少年人的心思昭然若揭。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引线,就会“砰”得一声,将爱意肆意挥洒。

那时我快要去省会读大学。

江奇终于按耐不住表了白。

他期待得看着我,眼眸充满期待。

我在他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小小身影,就像是,他的心里满心满眼都是我。

我从小没有家人,看着坚强,内心却柔弱。

我羡慕别人有家人,同时也渴望一份纯粹的爱意。

所以,面对赤诚的江奇,我同意了。

他说:“蓝姐姐,我不能再叫你姐姐了,我叫你蓝蓝好不好?”

“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你相信我,我会拿命对你好。”

“等我们毕业,我就娶你。我们就有家了。”

我信了,真的以为自此以后就有了归途。

家这个字眼,对我来说有着无以伦比得吸引力。

江奇也确实做到了他说的话。

只是,他没说时间。

大学实习时,江奇被豪门江家认了回去。

但江氏父母已经双双病故。

现在执掌江家的,其实是假少爷江凛远。

江凛远自小就显露的极强的商业天赋,后面更是以一己之力将江家从二线豪门带到顶奢。

若是没了江凛远,江氏早在十年前的危机中破产消亡。

现在的江家,是江凛远的江,不是江奇的江。

可江奇看不透。

他迫切得想做出一番成绩,将江凛远踩在脚下,拿回自己应有的东西。

所以,他迫不及待得要求上任启峰的总经理,到处应酬拉投资。

他让当时已经签了公司的我转而去他身边帮忙。

而他再也没提过男女朋友或者结婚的话题。

可能只有那晚的烟花,还记得江奇的誓言。

也是我傻,当时不明白。

所谓的誓言和真心,都是有时限的。

快到年底,总部会来人视察。

启峰是老江总留下的公司,而总部是江凛远打下的江山,都属于江氏,平时各自运营,只有年底审查时,那边才会来人。

江凛远好像不太在意这个野心勃勃的弟弟,从不干涉江奇的行径。

一年的项目几乎都过了我的手。

为了年底审查,我忙得团团转。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维持着以往的习惯,每天早上为江奇准备便当。

他说过,什么饭都没有家里的香。

因为这句话,毕业后我开始为他准备便当,每天如此。

去总经理办公室交项目方案的时候,前台的秘书尴尬得拦住了我。

“蓝画姐,江总正在接待客人,您看......”

以往,接待客人都是我过去,从未被拦过。

想到这段时间江奇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香水味,和车里留下的女生口红。

我抬头冲秘书笑笑:“没事儿,有份总部的文件需要江总签署,就进去一会儿。”

“耽搁的话,咱们谁都赔不起,是吧。”

摸了摸鼻子,秘书侧开了身。

迈着高跟鞋进去,在门口,我看见了江奇正在陪一个女孩吃饭。

他们相谈甚欢,气氛融洽极了。

江奇甚至笑着给身边的女孩夹菜。

我看见了女孩的正脸,是祝念-祝家的独生女,出了名的娇贵傲慢,也是财经新闻报道的,最有可能跟江奇联姻的人。

桌子上摆着打开的盒饭,是我做的那份。

那些奇奇怪怪的不安好像彻底坐实。

我在原地站着,指甲不自觉嵌进手心。

钻心的疼痛赶去了心头的酸意。

深吸口气,我敲了敲门:“江总,有份文件要签。”

见我过来,江奇的脸色变了一瞬。

“拿进来吧,放这就行了。”

他不着痕迹得起身,却被祝念笑着挽住胳膊。

“江奇说便当是你准备的。”

“味道不错,你喜欢给人做饭啊,以后也带着给我做一份吧。”

她笑吟吟得揽着江奇,眼里是明晃晃得警告。

江奇笑着打圆场:“你想吃我天天给你订嘛,哪轮的上让你开口要。”

他拍了拍祝念的手,“先去车里等我,我处理下公务。”

带着一丝傲气白了我一眼后,祝念昂着头走了。

临走前抛下一句:“什么人就该干什么事,姜小姐可不能惦记自己配不上的东西。”

多讽刺,明明我才是江奇女朋友。

我站在原地,像是心口被掀开了什么盖子,或是被针刺了进去。

又冷又痛。

江奇在办公桌上低头签署文件:“我们两家最近有生意往来,这个项目多亏了祝念帮我才能拿下,你别多想。”

是吗?

愣愣得看着台面上被吃掉一半的便当。

我的声音艰涩:“可她,那是我准备的。”

不在意的看了便当一眼,江奇头也不抬:“她是娇养长大的,你们不一样,体谅一下。”

她跟我不一样,她是豪门贵女,我是孤儿院出身。

所以我不应该计较吗?

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我走上前去拿了文件。

低头嗅到了江奇身上女士香水的味道。

很难闻。

总部过来视察的时候。

作为项目负责人,我跟江奇一起站在前列迎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风衣的男人,一米九的身高,眉眼冷峻,压迫感十足。

“哥,你来了。”江奇走上前迎接,脸上的表情不甘混着讨好。

原来,这就是江凛远。

“马上准备开会。”

直入主题,江凛远带人进了会议室。

迎着下面两排人的视线,江奇在上面磕磕绊绊得讲起了近一年的项目方案。

这些项目都是我负责的,那段时间他天天去蓝迹“应酬”,自然说得漏洞百出。

江凛远蹙起了眉,直接让江奇下去。

“项目组长呢,让组长过来讲解。”

这无疑是对江奇能力的否认。

底下江奇的脸色难看得惊人。

一向自诩为江家真少爷,江奇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在江凛远面前丢脸。

抱着手里的文件,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

“近一年的项目集中在无人机电子模型......”

项目从头到尾都是我在经手,每一个环节我都知晓,PPT做得深入浅出。

江凛远提出的几个问题我都应答如流。

慢慢的,江凛远的脸色缓了下来。

“PPT都是你做的?”

江凛远抬头看我。

我刚想点头,江奇突然插话。

“哥,她只是我的下属,我做的。”

于是我也就住了嘴。

我知道,这是他不想输得太难看,给自己找点场子罢了。

“在外面不用叫哥,喊江总就好。”

“是......江总。”

看着江奇不甘隐忍的脸,我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第一次怀疑,我回来帮江奇,是正确的吗?

会议室之后,江奇特意把我留下。

“刚刚那么说,是......”

“我知道,你本就是我上司,我能理解。”

我这么说无非就是想给彼此留一些体面。

“那就好,我是启峰的总经理,在江凛远面前肯定要表现的好一点。”

“蓝蓝,我迟早能当上总部总裁,对吗?”

他突然抬起头问我。

我说不出口。

在江凛远从清北毕业开疆拓土的时候,江奇连二本都没考上。

差距太过明显,没什么可比性。

也许是自己也察觉到了某些难以逾越的差距。

江奇越发的燥怒:“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能压过他。”

“江家,本该是我的,怎么可能空手送给外人。”

他的神色带了些阴毒,不像我印象中的样子。

正说着,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肉眼可见的,江奇的情绪平复下来,“好的,我知道了,晚上过去。”

他瞥了我一眼。

“没事的,我有时间,一定赴约。”

又是哪个女孩吧。

最近,江奇总接到这样的电话。

我隐隐知道他在干什么,又不敢直接戳破那层表象。

我没有父母,江奇是我唯一的家人。

我害怕,害怕事实的真相是我不能承受的。

害怕江奇真的是那样的人。

害怕,我会失去这唯一的家人。

所以我日复一日的,在江奇敷衍的理由下自欺欺人。

可这两天经历了那么多事。

我突然有一点小小的不甘。

江奇如果真的在乎我的话,为什么不承认我的身份?又为什么让祝念那样羞辱我?

想到江凛远秘书给我发的短信。

我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去赴个约。

上次会议室后,江凛远的秘书就告诉我,总裁很欣赏我的能力,让我有空去见个面。

为了前途,不丢人。

我如期赴约了。

江凛远坐在咖啡厅,烟灰色的外套,低垂着眼睛。

似乎连这里暖黄温馨的灯光,都驱不散他一身寒意。

“我很欣赏蓝小姐的才华,不如调来总部,职位跟现在一样,但薪资加两倍。”

他抬起头看我,脸色居然是少有的缓和。

“可能我要想一下。”

我摸着咖啡杯把手,迟疑着吐出了这句话。

总归,我要考虑江奇的态度。

他凝眸看着咖啡:“不适合的咖啡,哪怕再贵再喜欢,喝下去都会不舒服。”

“蓝小姐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没说话,只苦笑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也知道,哪怕只论上下级,江奇也不值得我跟随。

他在商业上天赋一般,又自大专制,自尊心极强。这样的人,很难成事,倒是失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不过是,不舍得而已。

脑海里闪过无数跟江奇在一起的画面。

恍惚间,我好像真的听见了他的声音。

“你好,黄家的二小姐是吗?”

“对的,我现在是单身。目前在启峰任总经理。”

“我们公司有个项目跟你们有合作,也算是天赐的缘分。”

思绪拉回,我的脸色变得难看。

这分明就是江奇。

他居然在这里相亲?

一股火气烧到心头,江奇的话衬得我刚刚的迟疑像是个笑话。

在我为他考虑的时候,他对着另一个女孩献殷勤。

以往刻意忽视的画面在脑海里交织。

江奇做得肆无忌惮。

各种各样的应酬,衣服上的香水味,找到公司来的祝念,现在又是相亲现场。

凭什么,他怎么敢的。

我掐紧了手,心脏被酸痛和愤怒包围。

脑子里“咔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裂成了碎片。

冷着脸走到江奇身前,我压着火气问他。

“江总这是在干嘛?相亲吗?”

突然见我过来。

江奇变了神色,眼中闪过一抹心虚:“你怎么在这?”

瞟了一眼对面的女孩,他又变得平静:“有什么事情回公司说,这会儿我有私事。”

我低头看着他,看着这个陪伴我十几年的人。

他现在的脸精英,俊美。

透着股我讨厌的市侩气息。

与当初赤诚热烈的少年大不相同。

“这位小姐是?”对面的女孩好奇的问。

江奇干笑了一声,“我下属,可能公司有事,我问问......”

“啪!”

江奇的话还没说完,我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1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晨梦| 短篇言情

    前世,登山社团在野外遇到地震泥石流,一行人艰难徒步求生。为了照顾穿着纱裙和皮鞋的室友,我把自己的羽绒服和运动鞋都换给了她。但在马上等到救援的前夜,她却将我骗到了山洞——被男神和室友凌辱一夜后,我被扒光衣服在山林中失温冻死,尸体被野狼啃食。而其他人却被顺利救援,借着荒野求生的经历大肆炒作名利双收。重来...

  • 2 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2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指尖的烟| 短篇言情

    我已经半个月都联系不上周城了。周城是我三个月前认识的男朋友,也可以说是我新找的提款机。这人是个家里做医疗生意的富二代,对我出手挺大方,名牌包包、首饰送了不少。作为一个捞女,这几年在各种男人身边转来转去,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又出手大方对我有几分真心实意的男人,其实我想过就这么收心好好跟周城在一...

  • 3 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3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笔墨未净| 古代言情

    顾娇娘重生了,回到了刚进朔王府当奶娘时。这次回来她只有两个目的。一:找出前世杀害全家的凶手。二:挣很多钱回家养儿子。可谁能告诉她,裴朔为啥那样看她?还问她:“奶水够吗?”娇娘千躲万防,还是被人设计,上了裴朔的床。她乞求裴朔放过自己,她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奶娘。谁知,宫宴当天,娇娘被当众诊出怀有身孕。自...

  • 4 孟苏曼沈彦杰

    4孟苏曼沈彦杰

    孟苏曼| 现代言情

    孟苏曼虽然心里不愿,可小时候,姐姐曾救过她的命。她为了报恩,就答应了。不可否认,沈彦杰高大英俊,又是军区团长,正派威风。所以孟苏曼即使知道自己嫁过来名不正言不顺,也还是爱上了他。

  • 5 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5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柿子不红| 短篇言情

    租房遇到变态房东,不但在我租了房子后随意进出,还偷拍我洗澡。法律无法制裁他时,我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吐苦水。第二天,我那超雄的爸,精神病的弟和躁狂症的妈杀了过来。这下,轮到房东跪地求饶了。

  • 6 珠帘锦幕

    6珠帘锦幕

    伊人何归| 古代言情

    〔重生×先婚后爱〕〔撒娇粘人小美人vs温文尔雅清贵臣子〕元姝锦(元阿福)娇美可人,自幼父兄宠爱,家世显赫,一朝识错人,父兄因她而丧命,一腔真情尽是利用,最后在那无人的夜里了结自己。再次睁眼,回到了与前世渣夫初遇那年,这次她丝毫没有犹豫的上了那位温文尔雅的矜贵权臣的马车,元阿福使尽全身解数背上包袱千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