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林禾袅袅》李袅袅林晏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林禾袅袅

更新时间:

《林禾袅袅》是由作者佚名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林禾袅袅》精彩章节节选:我相公是个大奸臣。人人都骂他,啐他一口,害得我经年大街上行走不敢抬头。但他却对我极好的,东市的枣糕,西市的清蒸鲈鱼,南街的赏雀,北路的茶……...

《林禾袅袅》精彩内容

往事不堪回首。

我现在是发愁近在咫尺的百花宴。

长公主的百花宴我先前都是去的,只不过这一次去换了个身份罢了。

小翠宽慰我:「**,无论身份怎么变,您依旧就是您呀。」

我被安慰到了,然后让小翠随便找了个戏折子念给我听。

小翠声情并茂:「话说当今国泰民安万朝来贺,只可惜就如同一碗白米饭中有一颗夹生米,一手好字帖中有个墨迹,这林晏啊就是一个臭鱼坏了一锅汤……」

小翠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拿起戏折子一看,正是最近风靡的《朗清台》,以御史刘大人等为主角痛打林晏的故事。

我气得把书扔地上了。

我想和离了。

我之前跟长公主的私交还算不错,私下里能说得上几句。

就像是小翠说的,即使是我已成婚,也改不了我还是我的事实。

可是也得分我嫁给谁啊。

林晏——全朝廷知名臭鱼、**之徒、搅屎棍大王。

我不想等下了地狱之后,列祖列宗指着我鼻子骂:还有你那丈夫我都不想说……

觉得我前半生积累的这些声誉,全要被我丈夫败光了。

巧的是这时候林晏回来了,他步履优雅轻缓,身影清瘦如竹,一袭天青色的锦衣长袍裁剪得恰到好处,腰间系着的绛带随着动作晃动。

果真是风采无二,缺德也无二。

他手里拎着个纸皮包裹,似乎装着吃食。

我觉得那本书扔早了,应该现在捡起来扔在他身上。

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买吃的。

林晏把纸皮包裹放到桌子上,故意缓慢地拆开,就像是展示惊喜一样:「瞧,这是什么?」

我想先开口骂他,但还是目光被他的手上动作吸引住。

修长莹白手指扯开系带,里面漏出的是熟悉的香味——我最喜欢的枣醉坊的枣糕!

可是这是在东市,离这里五里地呢。

他刚下朝,要是从宫里走的话就更远了。

我疑惑地看着林晏,他怎么买到的?

林晏道:「知道你喜欢,我特意去的。」

我觉得这人是胡说的。

若是从宫门口走到东市,得走多远才能到,更何况一个来回。

可是……

我目光落在他染了东市特有的黄泥的靴面上,他好像真的走了来回十里,就为了这个枣糕。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1野外求生被闺蜜害死后我重生了

    晨梦| 短篇言情

    前世,登山社团在野外遇到地震泥石流,一行人艰难徒步求生。为了照顾穿着纱裙和皮鞋的室友,我把自己的羽绒服和运动鞋都换给了她。但在马上等到救援的前夜,她却将我骗到了山洞——被男神和室友凌辱一夜后,我被扒光衣服在山林中失温冻死,尸体被野狼啃食。而其他人却被顺利救援,借着荒野求生的经历大肆炒作名利双收。重来...

  • 2 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2我的伪富二代男友

    指尖的烟| 短篇言情

    我已经半个月都联系不上周城了。周城是我三个月前认识的男朋友,也可以说是我新找的提款机。这人是个家里做医疗生意的富二代,对我出手挺大方,名牌包包、首饰送了不少。作为一个捞女,这几年在各种男人身边转来转去,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年轻英俊又出手大方对我有几分真心实意的男人,其实我想过就这么收心好好跟周城在一...

  • 3 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3奶妈重生后,王爷的眼神不对劲

    笔墨未净| 古代言情

    顾娇娘重生了,回到了刚进朔王府当奶娘时。这次回来她只有两个目的。一:找出前世杀害全家的凶手。二:挣很多钱回家养儿子。可谁能告诉她,裴朔为啥那样看她?还问她:“奶水够吗?”娇娘千躲万防,还是被人设计,上了裴朔的床。她乞求裴朔放过自己,她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奶娘。谁知,宫宴当天,娇娘被当众诊出怀有身孕。自...

  • 4 孟苏曼沈彦杰

    4孟苏曼沈彦杰

    孟苏曼| 现代言情

    孟苏曼虽然心里不愿,可小时候,姐姐曾救过她的命。她为了报恩,就答应了。不可否认,沈彦杰高大英俊,又是军区团长,正派威风。所以孟苏曼即使知道自己嫁过来名不正言不顺,也还是爱上了他。

  • 5 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5奇葩一家人整治黑心房东

    柿子不红| 短篇言情

    租房遇到变态房东,不但在我租了房子后随意进出,还偷拍我洗澡。法律无法制裁他时,我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吐苦水。第二天,我那超雄的爸,精神病的弟和躁狂症的妈杀了过来。这下,轮到房东跪地求饶了。

  • 6 珠帘锦幕

    6珠帘锦幕

    伊人何归| 古代言情

    〔重生×先婚后爱〕〔撒娇粘人小美人vs温文尔雅清贵臣子〕元姝锦(元阿福)娇美可人,自幼父兄宠爱,家世显赫,一朝识错人,父兄因她而丧命,一腔真情尽是利用,最后在那无人的夜里了结自己。再次睁眼,回到了与前世渣夫初遇那年,这次她丝毫没有犹豫的上了那位温文尔雅的矜贵权臣的马车,元阿福使尽全身解数背上包袱千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